厦漳两村庄脉连异国两元首 _中华许氏
nav_top
  通行证 |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中华许氏  中华许氏导航  简体中文 
Logo
Home首 页 许姓传说 许氏地图 各地族谱 许氏文化 历代人物 现代名人
许氏人才 我的家谱 许氏宗祠 许氏社区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RSS
    现代名人 淘宝购物频道综合·商城·电器·男人·女人·数码·家居玩具·美容·饰品鞋包·食品·台湾馆·风云榜 
厦漳两村庄脉连异国两元首


这原本是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它们分别是一位异国元首的祖籍地。它们现在分辖于不同的行政区域,但在以前却同属于同安县。

  这两个村庄就是厦门市集美区后溪镇崎沟村和漳州市龙海县角美镇鸿渐村,而这两位异国元首则是新加坡首位民选总统王鼎昌和菲律宾第一位女总统科·阿基诺。

  早报记者苏丽艳

  鸿渐村:菲律宾第一位女总统科·阿基诺故乡

  “鸿渐”二字源于史载:“有鸿徐徐而逝……”“徐徐”谓之“渐”,故名“鸿渐”,漳州龙海角美鸿渐村名由此而来。

  身为鸿渐村许氏二十二世后裔,1988年4月14日,时任菲律宾总统的科·阿基诺夫人回到鸿渐村。虽然这位异国女元首仅仅在祖籍地逗留了一个小时,这一天却成为鸿渐村史难以磨灭的一页。

  近日,记者重走阿基诺夫人当年寻根谒祖的路线。此时,离阿基诺夫人踏上故土,已整整过了17年。

  17年,阿基诺夫人的音容在鸿渐人的记忆里已经有些模糊。她亲手栽下的南洋杉已从1米多高长到10多米,而当年为阿基诺夫人送上鲜花的少年也已为人父。虽然如此,我们还是通过鸿渐村老者的介绍,再见了当年阿基诺夫人荣归故里的空前盛况。

  接待一小时准备一个月

  许永洋老先生是鸿渐村里的德高望重者。1988年,他是村里的支部委员,负责参与接待阿基诺夫人的准备工作。为了迎接阿基诺夫人的到来,他们做了整整一个月的准备。

  由于阿基诺夫人是以一国元首的身份回祖籍地省亲的,省、市、县各级派有专门人员到鸿渐村协助准备迎接工作。许永洋先生负责后勤准备工作。他说,在阿基诺夫人到来之前,进出鸿渐村的人骤增,村里特地修建了三四个临时食堂。每次采购,许永洋先生总是挑选市场上最好的食品。

  1988年4月14日上午10时,身穿银灰色套裙的阿基诺夫人带领两个未出嫁的女儿,以及该国政府官员一行10多人走下车子,踏上故土。在这之前,一切准备工作早已就绪———从村口到广场的一条崭新的柏油路修起来了,位于村部办公楼二楼的接待室铺上了地毯,准备迎接阿基诺夫人的人们也已排好队列。在总统车队驶抵村口时,鼓乐齐鸣,鞭炮震天,大鼓凉伞舞、南音、芗曲,具有闽南特色的欢迎仪式热闹非凡。

  此时的许永洋先生也已做好最后的准备:他小心翼翼地把一个白熊猫标志别在胸前,戴上这个特殊的标志后,他将被特别允许陪同在阿基诺夫人身旁。而获此殊荣的另外2名基层人员分别是当时的鸿渐村村长许行务,以及阿基诺夫人的堂叔许源兴。

  据许永洋介绍,阿基诺夫人在鸿渐村逗留的时间正好是一个小时,当天上午11时,她离开鸿渐村前往厦门吃午饭。在这短短的一个小时里,阿基诺夫人按照既定的行程前往许氏家庙拜祖,回到曾祖父的故居参观,到村办幼儿园观看表演,亲手栽下一棵南洋杉,并在广场上进行了10多分钟的精彩演讲。“几个活动的时间安排得刚刚好,不多一分钟,不少一分钟,这和事前精心的准备是分不开的。”对于当年一个贫困的小村庄,却成功承办了这样一个“高规格的接待活动”,许永洋先生颇多感慨。

  记者重走总统省亲之路

  据了解,阿基诺夫人的曾祖父原名许尚志,1861年到菲律宾谋生后改名许玉寰。许玉寰的长孙就是科·阿基诺总统的父亲。阿基诺夫人于1986年成为菲律宾和亚洲国家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1992年去职。

  许永洋先生介绍,当年,阿基诺夫人寻根谒祖的线索是许玉寰先生在菲律宾打拉省(当年,许玉寰就是在这里发展起来,最后成为大地主的)的墓碑,该墓碑上刻有碑文“皇清同邑鸿渐”6个字,“同邑”即当时的同安县。因此,阿基诺夫人先行派菲律宾的体育代表团团长找到厦门同安,但没有找到鸿渐这个地方。体育代表团离开同安时,还留下一个奖杯,至今仍保存在同安。

  后来,省侨联的有关负责人写信到角美侨联寻找线索,但此信件却一度被搁置在抽屉里。直到有一天,角美侨联的工作人员与许永洋先生在闲聊中谈及此事,许永洋先生称,他们村村民许源兴(即阿基诺夫人的堂叔)曾向他透露,他的叔公许玉寰早年前往菲律宾谋生,在菲律宾小有成就,阿基诺夫人寻根谒祖的线索才再次被连接起来。后来,阿基诺夫人的舅舅和弟弟曾两次前往鸿渐村确认宗亲,最后终于确认鸿渐村就是阿基诺夫人的祖籍地。

  近日,记者来到鸿渐村。陪同我们重走总统省亲之路的现任村委会支部委员许小猛说:“17年前,村子里的房子都是矮旧的,那一天,上千个村民都挤到广场争睹总统的风采,广场上简直是人山人海。”许小猛带领我们来到旧村口,他说,当时,从旧村口一直到广场,四五百米的路两旁都站满了迎接阿基诺夫人的人们,上千名学生手中挥动着中菲两国的国旗。

  “村办幼儿园、广场、旧村部里的接待室,当年阿基诺夫人曾经逗留的地方,现在都还是老样子。”经过鸿渐村村办幼儿园时,许永洋先生告诉记者,这就是当年阿基诺夫人观看小朋友表演节目的地点。当年临别之时,阿基诺夫人那一段既显得体又不失热情的告别讲话的发表之地———偌大的村广场,如今却显得有些杂乱。许永洋先生在广场上回忆阿基诺夫人临别时的讲话,她说:“我到中国既为国事,又有私人原因,因为我既是菲律宾国家元首,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这个村庄的女儿。”这段话,曾经真真切切地感动了鸿渐人。

  当年阿基诺夫人曾经驻足休息的接待室位于村部办公楼二楼。接待室里的布置和当年几乎一致:软沙发靠墙一字摆开,玻璃茶几分散排放。不同的是,当年铺上的地毯如今早已抽去,而无论是沙发、茶几,还是天花板上安装的花样吊灯,都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

  村部大楼后,是一个小苗圃,里面生长着一棵郁郁葱葱的南洋杉。这棵南洋杉,是当年阿基诺夫人亲手栽下的,代表着中菲两国的友谊,当时才1米多高,如今已经长到10多米了。

  一碗鸡蛋茶牵挂十七年

  许永洋先生介绍,阿基诺夫人的堂叔许源兴与阿基诺夫人共见过两次面,一次是在1988年,第二次,便是在两三年后的菲律宾。此后,阿基诺夫人在鸿渐村的族人基本与她失去联络。1998年,许源兴过世。而许永洋先生却有幸在同一年,在菲律宾再次见到阿基诺夫人。当年,许永洋作为漳州许氏宗亲团副团长,前往菲律宾参加世界许氏宗亲会,当时,他们在菲律宾呆了一个星期,直到最后一天,才通过阿基诺夫人的一个好友、菲律宾华裔洪玉华与阿基诺夫人取得联系,阿基诺夫人当即安排了两个小时的时间与他们会面。

  从1988年在鸿渐村的省亲之旅,到两三年后在菲律宾的再次相见,乃至1998年的第三度相见,鸿渐村人与阿基诺夫人的相聚总是显得匆促短暂。事隔多年,当年代表鸿渐村民为阿基诺夫人献上鲜花的懵懂少年如今已为人父。

  许永洋告诉记者,鸿渐村全村旅居海外的侨胞近千人,70%左右的家庭有亲人在菲律宾、新加坡、美国、加拿大,其中大部分在菲律宾,所以鸿渐又有“吕宋村”之称。对于侨胞,鸿渐人的心里藏着思念,这种思念,很好地寄托在了郑和庙。郑和庙是一座占地仅10多平方米的小庙宇,是我国惟一的一座供奉明朝太监郑和的庙宇。据史料记载,明代的鸿渐村先贤就有很多人随郑和下西洋,并得到郑和的大力支持。为纪念郑和的功德及恩惠,每年的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海外游子携家亲专程归来,本村及邻村的侨眷侨属都要携儿带女前来祭拜,寄托敬仰之情。

  据了解,阿基诺夫人曾祖父许玉寰的祖籍故居位于村中心,紧邻郑和庙,占地近千平方米,是中西合璧式的建筑,至今仍有许氏宗亲在里面居住。

  1988年,当阿基诺夫人在堂叔许源兴的陪同下走进这座故居时曾问道:“这就是曾祖父的出生地吗?”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现年77岁的颜氏是许源兴弟弟的遗孀。她仍然清晰地记得,17年前,阿基诺夫人的舅舅和弟弟先行到鸿渐村确认宗亲时,喝过她亲手沏的鸡蛋茶,而前来省亲的阿基诺夫人离开得太过匆忙,没能喝上她为夫人沏的鸡蛋茶。当记者问及是否挂念远在他国的阿基诺夫人时,这位77岁高龄的老人颤声道,她做梦都盼着阿基诺夫人再回来看看,无奈的是“她没有联系我们,我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找她”。



更新时间:2006-4-21 18:44:15

友情链接: 中华许氏族谱  新加坡许氏总会  许由与许氏文化研究会  中国根源网  许广崇  明宗网  鸣谢:高山网络 提供本站网络空间


 
CopyRight(C)2006-2010,中华许氏 www.ChinaXu.net
联系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大英三里66号,邮编:570206
琼ICP备06002430号,Powered by:Jixin Studi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