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名人_中华许氏
nav_top
  通行证 |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中华许氏  中华许氏导航  简体中文 
Logo
Home首 页 许姓传说 许氏地图 各地族谱 许氏文化 历代人物 现代名人
许氏人才 我的家谱 许氏宗祠 许氏社区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RSS
    历代人物 淘宝购物频道综合·商城·电器·男人·女人·数码·家居玩具·美容·饰品鞋包·食品·台湾馆·风云榜 
南宋名人


伯鳳公:【南宋】許伯鳳,字廷瑞,號少侯。年少惠敏,精究十二淹經史,尤善屬文,下筆江河。與兄伯鷥談經書,名魁首。竟以宋紹定二年己丑( 公元一一一九年 ),特奏起家,尉長安,今行禁止,轉丞青城行事,爵若秋水。征科時,其嬴詘無人,奇羨以六行。呼寐者,蓫然覺之。事理民馴,政稱最調,丞銅陵,即以青治青城者治之。未幾,轉為宣德郎、武學博士、御史台主簿。以母
老乞養,甚略云:「陛下大德,所當效報犬羊,堂上高年,不能忘情烏烏。如固縻錄,未免傷恩。﹂有旨諭允,欣然桂冠,與配宜人陳氏,字順德,奉敬老母,朝夕潃瀡,色養備至。慈母致病,陳氏躬湯藥,不離左右,中夜吁天請代,不殊高大陳之事其姑,母瘳乃大歡,古謂不以三公易其孝,伯鳳與陳氏躬之,咸淳問論定,加贈為孝順宜人,許氏賢淑云。陳氏生有五子:公生五子:長子名頁,字夷獻,以伯父伯鶯公德蔭,補迪功郎,浦城尉,後無考。次子名責,字夷歸,大學生,後亦無考。三子名戇,字夷簡,太學生,後亦無考。四子許貴,字夷爵,邑庠生,第貢員,從居福建省漳浦縣赤湖鄉寶安,遂為漳浦縣寶安開基一世祖,瓜瓞綿綿,今之子孫蕃盛,蔚成一大巨族。五子許績,字夷袞,後亦無考。伯鳳公與妣陳氏,卒墓合葬在東湖鐵灶山,馬口保之古蒼,山坐巽向乾。
摘自:( 元,漳州路學正馮顆撰 )

叔徵公:【南宋】許叔徵,字知可,真州人。宋紹興元年辛亥( 公元一一三一年 )至紹興卅二年壬午( 公元一一六二年 )進士,精於醫術,其歷官無知者,醫家謂之許學士,當為詞臣,其所作有:「擬偈寒歌、治法、仲景脈法卅六圖、異傷寒論、排類」等。已佚其傳者,又有:「類證普濟本究方」。按:叔徵( 或曰:是揚州人、或曰:是昆陵人,曾敏行獨醒志載:是真州人,兩人生於同時,實當不誤,今從紀之。

一諭公:【南宋】許一諭,晉江可慕村人。乳名生九,許一諭其諱也。乃係良秀公之子,登北宋紹興三年癸丑( 公元一一三三年 )進士第,仕於朝,以忠君腹國為心,蒙朝廷眷顧,擢為刑部尚書,御敕曰:「執法之臣,非卿莫任也。」一諭可謂北而允文矣。配娶卓氏夫人,生司戶公,公其生庚辰無存,只載卒十月十四日。卓氏卒於十月十九日,墓合葬在南安四十一都,小孟嶺覆鼎之陽,坐向壬丙兼子午,墓客安二秀,可慕子孫歲時祭掃,見其墓賣塋頗有傾頹,清雍正九年辛亥( 公元一七三一年 )用工修茸,煥然一新,石址如故,方知一諭為大司寇,執法雖嚴,性尚寬厚,刑無冤濫,自方於公,遂有高大門閭之意,及後致仕,築五座高樓於下蓮池之西,華美壯麗,以為觀遊之所,中樓曰:「清意」,東樓曰:「義方」,西樓曰:「仁爵」,其外東樓曰:「遠明」,外西樓日:「月隱」,又設雙上馬后,至今乃存焉。
附誌:尚書一諭公,初所築五座高樓,及提領公所蓋涼亭水閭,屋宇併譜牒,誥命詔書,於七月十四日,被賊寇所焚毀,時在至正十四年甲午( 公元一三五四年 ),李賊作亂,凡蓮池之西,皆樓閭遺址,今墾為良田,特為附注矣!其世系譜序,祖宗遺址,幸有宣議公起,而再誌之。

升之公:【南宋】字順之,號存齋,福建同安人。仍係承信大夫之孫,虛齋公之子,公生於宋高祖紹興十一年辛酉( 公元一一四一年 )三四月初四日,紹興廿四年癸酉( 公元一一五四年 )秋,文公朱熹先生為同安主簿時,許升年方十三,即勵志聖賢之學,盡棄所學以從先生故朱熹先生及門之士,而許升從遊最早,恬淡靜遠,退無物欲之累,朱熹先生甚敬而愛之,其於先生恩義兼盡,又非他人之為師,弟者已而大,同集載其問答之語頗多,紹興廿七年丁丑( 公元一一五七年 )次年,朱熹先生秩滿去任,許升從北歸於建陽以卒,講業其學益進廿八年,宋寧宗嘉定十一年戊寅( 公元一二一八年 ),朱熹先生茲潭州南嶽廟復與偕往,孝宗隆興二年甲申( 公元一一六四年 )季秋,朱熹先生作存齋記授之,孟東俾舊刻孟金先生未公曰:順之,為字說畀之將南歸,臨別宿雲際寺,公偶占一律求教朱熹先生,次韻酬之復餞之詩兩絕,別後有懷覆附律林子擇之,縱其感舊之情,輒用黃山即事之韻,許升始畢昏後,朱熹先生惠以兩書,南宋孝宗乾道二年丙戍( 公元一一六六年 ),許升在裒經之中,留意禮記喪禮,朱熹先生報以兩書,重有所論難,南宋乾道四年戊子( 公元一一六八年 ),邦人程舶求二程語錄,遺書將刊刻,朱熹先生委與柯諸友分校,許升到城中裒其曲折書,訂正論量先生答書,甚悉先命領湖南之命公遺書,勤勿行先生,朱熹先生有書報焉。至遘於論放氣切近理會,難與祝弟酬示,孟子云:「及所諸毫所辯難事書,蓋常諄諄勉勵不綴云:許升家居常與陳子齋仲聚首,靜隱以習舊業,有與石子、子重、徐子、元聘、柯子、國材、陳子、汝器、王子、近思諸友,上下議論,又交四方之士,若范子、伯崇、劉子、德明、古田、林子、擇之、潮州、許子、敬之等。致書來往論道,是時誠德尊學者,宗之有司館之,許升庠中與諸生講論稱充說,朱熹先生聞之有書慰焉,所著:有「孟子、說禮記、文解」。後著:有「易解、經解」等書行於世。
南宋孝宗淳熙十年淳熙十年癸卯(公元一一八三年),復會朱熹先生於雲台,孝宗淳熙十一年甲辰(公元一一八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卒於家,享年四十四歲。明年,孝宗淳熙十二年乙已(公元一一八五年)夏,征生在華州聞之痛悼,遣香茶賻幣為文來祭焉。光宗紹熙元年庚戍( 公元一一九○年 )春,朱熹先生守漳道同安,為順之卜葬於西安橋之西,北向依天馬三秀。配妣薛氏生子巨川,廷煒兄弟,餘子闕記。歲載自宋以來,崇祀鄉賢;明代尤尊為先哲,塑公遺像傳列,弘治入通志,享祀儒林文公祠,晚令張公伋為文祭焉,列郡誌綁賢傳、列弘治八閩通志儒林傳,明孝宗弘治七年甲寅( 公元一四九四年 )教諭方公圯重題其墓曰:「故宋名儒順之許公墓」為碑文記焉。明世宗嘉靖三年甲申(公元一五二四年)督學副使邵公銳,行縣便道拜謁,嫌看其墓淆迫於旅舍,命知縣邵公旭街,以垣墻以崇雅觀,典史周帷董其事,後構中亭而扁之曰:宗儒許先生墓道,其字則縣嘉鄭理書也。厥後溪流漲溢沖壞典亭,至明世宗嘉靖卅二年癸丑( 公元一五五三年 )歲,督學副使宗公臣命重修茸,未幾後毀於倭寇,明世宗嘉靖卅九年庚申,( 公元一五六○年 ),督學副宗朱公臣,泉郡熊公汝遠移檄縣有,司命其厚加修理,以崇先生,正以勵士風,而郡令潭公維鼎成其美焉。
按:方圻所載:墓道甚廣,為於莊郭二家而蠶食,當明世宗嘉靖十二年癸巳( 公元一五三三年 )之歲,逸翁白於院司,為莊家官勢制,事不獲伸,迨明嘉靖世宗卅二年癸丑( 公元一五五三年 )督學朱文公衡縣諸孫純道,垂芳居正等。以反墓域侵地為言,下有司堪奪未報,巡按御史趙公孔昭、吉公澄僉事、汪公泊、盛公、唐相次下其事,於縣有司,明世宗嘉靖卅六年丁巳( 公元一一五七年 ),邑令徐公崇奭承檄造之,始得明堂侵地,劉孟印先生為碑文記焉。然自官道墓域,至溪滸方十餘丈未反也。墓地稅銀伍錢三房輪收,清聖祖康熙五十二年癸巳( 公元一七一二年 )仲秋九日,邑主林奇珍為文臨祭,迨至清高宗乾隆二年丁巳( 公元一七三七年 )端月十七日,奉旨諭行唐縣主字孝平,著令闔族重修壯固。
按許升公英髫之年,而聖賢之學,從名世大儒賢士,不屑科舉之習,其天資恬澹,學問淵源天下,賢士大夫之鄇所瞻仰,矧諸邑子實沐,餘風德議儼,在學宮之東俎石馨乎!紫陽之側其望,生人以瞻敬企慕之思者何陋乎!蓋公觀公所著詩文書集,無誹誅泗謙洛,相傳之正也,務體道成德者,所當循其言以用其功,無習科舉,「書藝」者奈世運變革,元人入侵易宋,郡邑屢被兵火,凡呂圭叔邱吉甫輩所著書,多毀於賊,而公之書無毀不傳,幸有留存者,乃載於大同集中,與晦庵先生績問數條,使我後人猶得讀公之書者,此是我之厚幸也。則夫卮而揚振聲,光紹武先哲者,宜可伙其人哉。摘自:( 高陽許氏宗譜 )

文蔚公:【南宋】許文蔚,字衡甫,休寧人。年幼家貧,力勤苦學,嘗從朱熹,呂祖謙游,南宋紹興十六年丙寅( 公元一一四六年 )中,以上舍擢第,教授通州,又為海陸丞。時有旨審察,文蔚恥於千進,杜門不出者六年。朝廷嘉其恬退,累遷著作郎,後卒於家。

克昌公:【南宋】許克昌,字上達。宋紹興卅二年壬午( 公元一一六二年 )舉進士第一,累官右正言。時松江新涇堰閘,因海水倒灌,延入蘇湖境上,民為災患,流離失所,克昌上疏,奏請於朝,移堰入運海,以避海水潮勢,由是三郡獲安。

許壽公:像讚曰:山川間氣,天地氤氳;誕降飛偶,篤生壽君。赫赫斯怒,忠義從軍;功成爵顯,遯跡耕耘。志存社稷,名著榆衿;投蘇聲遠,刻視斯文。
許壽公:【南宋】雲川下許人。乃係許麒之子,以忠勇見知,南宋時與岳武穆,鎮守邊事,同殉宋難,宋紹興十七年丁卯( 公元一一四七年 ),歿封為投蘇王爵,併敕賜纂修族譜,以表揚其功德,公生有二子:長子志忠、次子志良。厥後志良,又傳二子:長子和三,字仲穆、次子訓三,字泰來。和三生庚寅,庚寅公生二子:長子七公、次子許八公,許七公生許五,字仲顯,號正欽,高隱而不仕宋,寶慶年間,自徽續邑雲川下許村,徙居昌化昌晚村,為昌晚村許姓始祖。

及之公:【南宋】許及之,字深甫,溫州永嘉人。南宋隆興元年癸未( 公元一一六三年 )進士第。知袁州分宜縣,以部使者,薦除諸軍審計,遷宗正簿。乾道元年乙酉( 公元一一六五年 ),林栗諸增置諫員,乃倣唐制,早與薛叔似同置拾遺補闕。黨事起,叔似累斥遂,以許及之為拾遺班序,在監察御史之上。高宗崩,許及之言皇帝既躬三年之喪,臣難從純吉,當常服黑帶,王准當國久,許及之奏陛下即位廿七年,而暐臣未廳如聖意者;以苟且為安樂,以姑息為仁慈,以不肯任事為簡重,以不敢乒怨為老成,敢言指為輕儇,鮮恥者謂之樸實。陛下得若人而相之,何補於治哉!准克竟罷職,子嗣光宗受禪,除軍器監,遷太常太卿,以言者罷。光宗紹熙元年庚戍( 公元一一九○年 ),除淮南運判兼國東提刑。以鐵錢濫惡,不職貶秩。知盧州,召除大理少卿。寧宗即位,除吏部尚書,兼給事中。許及之日與薛叔似同擢遺補,皆為當時所予。
黨事既起,善類一空,薛叔似累斥逐,而許及之諂事佗胄,無所不至。嘗值佗胄生日,朝行上壽畢集,許及之後至,閹人掩關拒之,許及之俯僂以入。為尚書二年,不遷,見佗胄流涕,序其知過之意,許及之袞逞之收狀,不覺膝屈。
佗胄惻然憐之!曰:「尚書才望,簡在帝心,行且進拜矣。」居亡何同知樞密院事,時有由竇尚書,屈膝執政之語,傳以為笑。嘉定二年己巳( 公元一一○九○年 )卒,著有:「涉齋集」傳世。

許巽公:【南宋】許巽公,字少陽,福建仙游人,以禮學魁舉鄉薦,南宋乾道五年已丑( 公元一一六九年 )科進士。知歸善縣,縣有捕民,以為盜者,賂郡守,成其獄,巽驗非實,事格不成。歷知滁州、漳州,所至以廉潔德稱,人號耐貧先生,終朝散大夫。

許錫公:【南宋】許錫公,南宋淳熙元年甲午( 公元一一七四年 )至淳熙十六年己酉( 公元一一八九年 )登進士第,歷官至刑部郎中,所至有聲名,以論政弊,言訐切忤,時請老歸,家著有:「帚集」傳世。

許謨公:【南宋】許謨公,字聖哲,號宏楷,原籍福建省莆田縣許腊村。許謨之父許輔,官居太常寺卿,謨為季子,許謨生而聰慧,博聞善記,凡指物論事,洞達玄微,南宋察宗淳熙十六年己酉(公元一一八九年)中式舉人。光宗紹熙二年辛亥(公元一一九一年)奉台憲授海南瓊州通判,在任期間十餘載,清謙自持,勤政愛民如子,鄉民亦尊敬如父母。御任之後,擇地定居海南省文昌縣東閣村,遂為海南省文昌縣許氏創基始祖。卒時享壽六十七歲,諡文范。
海南文昌始祖墓記云:「其墓葬在文昌縣馮波鎮五龍港地,坐東北朝向東南,墓佔地約有一百平方公米。墓室全用石砌結構呈橋形,長一點五米,寬零點八五米,高為一點四米,墓室前壁可正面鐫刻「許謨公墓」。款:「任瓊州通判」;下款:「考四全、金、企立」。前墓碑正面鐫刻「宋過瓊始祖任瓊州通判許謨公之墓」,上款為「皇清乾隆甲戍年冬月吉旦」,下款為「瓊山、文昌、臨高裔孫補立」墓後碑正面蔭刻「宋許遷瓊始祖晉封奉直大夫署瓊州府通判鄉進士許謨三公墓」,上款為「公乃福建省莆田縣賜進士太常寺正卿十二世許輔公三子也,字聖哲,號宏楷,壽六十七歲,諡元范,大宋紹熙二年辛亥渡瓊派生三男」,下款為「長籍文昌庠宜全、次籍瓊山處士金、二籍臨高儒士企」。大清德宗光緒卅三年丁未(公元一九○七年)夏月吉旦,瓊邑闔族裔孫重修,墓圍是圓型,前後高,中間低,用火磚,水泥結構,近年再由瓊霞許氏后裔重修。 
【墓山誌】:嘗聞涉東塞之哉者,必測金鼎之輝,游南融之夫者,切挹珠崖之秀,文挹五龍港者,乃元范公卜兆之所,誠海外大觀也!崑崙為遠祖山,五指嶺為近祖山,而小祖山屬水,水星體自文邑北海丁未來脈突起,行甲卯龍十二里,即分派五龍行十二里至五龍港歸結。左邊得山石二支龍纏護過身,右邊亦得山石二支龍纏護過身,而元範公塋哉!即由中幹山石龍行結穴處。坐甲向庚,是為坐七空朝滿,前得白虎,七洲等嶺為旗鼓,峰境七洲嶺串海沙行龍至七星嶺之東海會合,大口在辛戍方,為外纏護帳山抱虎巑之龍血脈,係上堂左庫,由辛方出口,戍乾方出港而歸大海,鎖納分明,南方屬火星形,北方得海水壘壘環繞,自然水火既濟,且西海之水盡流東,而得月督港抱護為案。七星嶺在辛方敵西海之水為外潮,東海得七星嶺護小祖山南洋海得長沙越南,山龍護五指祖山。夫嶺名五指,是一掌之山,而港稱五龍,亦一掌之地,子似母相,亦母子相顧也!發源在丙,坐位在甲,得癸水而有滋榮,由是熊也,占魚多,夢聲鳳木茂,鍾壽泉甘,龍盤虎踞,磬石奠百年之基,鳳舞鸞飛,苞桑郁之萌」。古遣云:「地靈人傑」,否為元範公之子孫,卜是為記。

許謨公娶夏氏,生有三子:長子許全,親隨父居文昌縣東閣村;次子許金,遷居瓊山縣東山鎮卜正村;三子許企,遷居臨高縣加利村。三枝繁衍昌熾並茂,生聚教訓,瓜瓞綿長,其後子孫分支派別遷移,散居海南全島各地,其主要分佈聚居在瓊山、文昌、臨高、瓊海、萬寧、定安、澄邁、儋州等縣、市、鄉,鎮。南宋理宗紹定二年歲次己丑(公元一一二九年)春 韓顯卿灼道氏書巨川公:【南宋】許巨川,字東甫,號鈍齋,福建同安溫陵人。乃係許公之裔灸,存齋公之長子,為開基同安之祖。公十歲而孤,浸長慕繩先志酷耽程朱之學,建四時佳與亭以居,業吾家號為亭上,蓋始於此。公以明經,登南宋嘉定七年甲戍( 公元一二一四年 )袁甫榜進
士,有司為建魁坊,位在於營城口,初名魁坊,其後改名為福星坊,天而今已無存矣。現有庮星小樓,舊名尚在,宋塔定十七年甲申( 公元一二二四年 )茸,怒齋公所建造西安橋,壤圯二道載邑誌。宋嘉熙二年戊戍( 公元一二三八年 )建造石獅港橋跨越小同溪,全長二十丈餘,通水九道,謝周南有載郡邑誌。初試中教官科,歷任廣州建康教授,薦志訓誨學者,有所矜式,人士惑之。建生祠於泮宮之東,崔與之蜀歸,聞而知之,某某年改秩知東莞縣首謁以禮,殿堂蕪陋捐彙繕茸,邑務難煩,必日與諸生講解芍義理,復立小學以訓童蒙,殿中書劉克莊,時為計使閱其斷訟,以為仁王義盡人士,倣郡庠建生祠,主管治司辟守象州,公生於南宋孝宗淳熙二年乙未( 公元一一七五年 )十月初一日,南宋淳祐十年庚戍( 公元一二五○年,七月十六日卒於官,享壽七十六歲。墓櫬葬在同和里郭山,有碑曰:﹁宋象臺太守奉朝宋許公墓道﹂,今入祀鄉賢祠事蹟,載郡邑鄉賢志,廣州阿傳詳見,李文溪莞經史閣記。公配妣林氏,諡順德,從順里石倉少卿林斐公之女也。林氏生於南宋孝宗淳熙六年己亥( 公元一一七九年 )二月初八日,卒於南宋淳祐十一年辛亥( 公元一二五一年 )七月十八日,享壽七十二歲。墓與公合葬在同安禾和里郭山,因衛定嫌不利,後卜葬於岩石山前,與舊墓相望,壯固舊墓等。墓前地一圍砌石為界,佃與岩僧不債其償租,而今守封塋焉。舊塘現存墓道,碑在東溪頭官道,往郭山分路處,今牌遭賊廢無存,而石座仍在焉,林氏生二子:長子日進公,字惟學、次子日新公,特奏名進士,子孫分居,同安縣內外,及陳、南陽、蒲下、菜山頭等村。摘自:安溪( 仙地許氏族譜列祖傳略 )

許詡公:【南宋】許詡公,字紹京,別字子揚,號東軒,泉州同安蕭山人。南宋淳熙十六年己酉( 公元一一八九年 )科,登鄉試榜,年廿二歲,淳熙十六年己酉( 公元一一八九年 )九月十二日,捧薦書赴春宮不第,繼丁父艱,服闕,至慶元二年丙辰( 公元一一九六年 )春,年廿九歲,以通判南阜公遣降蔭入官,授將仕仕郎,初任南劍州順昌縣尉,次任興化軍,仙遊縣事,終任臨江通判。

許騫公:【南宋】許騫公,潮州潮陽人。許申之第八世裔孫。登南宋光宗紹熙二年辛亥( 公元一一九一年 )乙科進士,為惠州府推官,後調為南思僉慕。居官有守,遇事不詭,隨父丁憂歸。病卒於家,享年三十九歲,官終為從仕郎。

賢國公:【南宋】始祖諱國賢公,號古田,世居南昌府南昌縣廣閨門鐵柱宮,古田村。於南宋紹慶三年丁巳(公元一一九七年),幸賜進士第,初入翰林學士,出十三道巡視御史,為失印敕詔貶職福建漳州府署理知府。事因有福建巡視陳工任,祖具一拜帖,殊觸巡視怒。奉文眨廣東提督古崗州,後征南賊有功。欽取回京,陞史禮兵三部尚書兼文華殿。在古崗州娶側室黃氏夫人,生三子:三世禎、四世祥、五世傑;元配楊氏夫人,生二子:長世福,歲進士,分居大溪村、次世祿,鄉科舉人,分居那竹村。
三世禎,鄉科舉人,分居湴沖村。四世祥,歲進士,分居那囿村。五世傑,鄉科舉人,官仕南雄太守。分居勒竹村,因被禍南遷廣東新會開平為新會始祖。

許奕公:【南宋】許奕公,字成子,蘭州人。以欲任主長江簿,丁內艱,兔喪,調涪城尉。宋甯宗慶元五年己未( 公元一一九九年 ),甯宗親擢進士第一,授簽書劍南東川印度判官,召為秘書省正字,梁歷起居舍人。韓侘胄議開邊,許奕突貽書曰:「今日之勢,如元氣僅屬,不足以當寒暑。又因轉對,論今日之急惟備邊;而朝廷晏然,百官充位如平時。京西淮上之師,敗同罰異,總領王人也。而聽宣撫司節制,或為參謀,廟堂之議,社外庭莫得聞。
謹聖之軍;半發於外,而禁衛單薄。乞鞠勘賊吏,永廢勿用。特與放行,以啟僥倖者,宜加遏絕!」所言皆侘胄所不樂也。蜀盜既平,以起居舍欽宜撫四川。按:( 宋史職官志,宣撫使統護諸將,以二府大臣充宣諭使,以從官為之。許奕時為起居舍人,應是宣諭使,本傳宣撫似誤。 )
許奕謂使從中遣,必淹時乃至,既又徒云犒師,而不以旌哨淑愿為指,無以慰蜀父老之望。」執政是其言,遣許奕使金。許奕與骨月死訣,詣執政趣受指請行。執政曰:「金人索議未決尚多,今將奈何?」許奕曰:「往集逸時,許奕嘗謂增歲幣,歸俘擄或可耳;外此其可從乎?不可行者當死守之。」尋遷起居郎,兼權給事中;以國事未濟,力辭不許。金人聞許奕名久,體迓甚恭,方清署離宮,相距二十里,至是特為許奕還。內方射,訣奕破的有十一,乃卒行成。還奏帝,優勞久之。許奕復奏和不可恃,宜茸紀綱練將卒,使屈信進退之權,復歸於我權禮部侍郎,條六事以獻,俄兼侍講。會諫官王居安、傅伯成,以言事去職。
許奕上疏力爭之。其後又因災異,申言曰:「比年上下,以言為諫,諫官無故而去者再矣!以言不名官,且不得盡,況疏遠乎?」天論用兵以來,資償汛濫,僥倖捷出,宜加裁制。夏旱詔求言,許奕言當以實意行實政,活叱於死,不可責償於禱祠之間而己也。蝗至都城,然後下禮寺講酺祭,孰非王土,顧及境而懼!偶不至輦下,則終不以為災乎?又曰:更化之初,人有厚望,久而無相遠也。此謗讟之所從生。又曰:內解非盛世事。王瑢進狀不實,而經營以求僥倖,裴仲何人,驟為帶御器械。時應昭者其眾,訣奕言最為剴切,攝兼侍讀。每進讀至古今治亂,必參言時事,願陛下試思。設過事若此,兼當何以處之?必拱默移時,俟帝凝思,乃徐竟說。遷吏部侍郎,兼權給事中。論駮十有六事,皆貴族近習之撓政體者,而封還劉德芳贈典,高文虎之奉祠,士論尤韙之。加之揚次山少保,永盼郡王。
許奕疏言自古外賊,恩寵太甚,鮮不禍咎。又言:「彌遠力辭歜命,宜徙從之以成其美。」疏入不報,突遂臥家求補外,以顯謨閣待制,合瀘州。彌遠問所欲言,許奕曰:「此觀時事,調護之功深,扶持之意少,非朝廷之力也。」嘉敘瀘俱接夷壤,東獄未在大入,俘殺兵民,四路創安邊司,窮治其事,許奕得夷人質之,以致所掠,由是迕安邊司。
夷首王桀,浮杉木萬計賈,許奕慮其藹水陸之險,驅之安撫。使安丙新立大功,讒忌日聞宰相錢象祖,出謗書問許奕。文奕喟而言:「士不愛一死,而困於眾多之口,亦可悲也!許奕願以百口保之。」象祖艴然曰:「公悉安,子文若此乎?」適子文詔節宣撫荊湖,還亦曰:「僕願亦百口,以信許公之言。」於是異論頓息。移知夔州,表辭不行,改知遂甯府。捐緡錢數十萬,以代民輸,復鹽筴之利,以養士為浮梁,作提數百丈,民惠德之。進龍圖閣凡制,加寶謨閣直學士。知漳州府,霖雨壤城,撒而築之,不以煩民。又捐緡錢,十二萬,為十縣民代輸。會人人敗盟,蜀道震擾,許奕請速選威望大臣宣撫,信賞必罰,以獎忠義,收取人心。又言忠義之招,體勢倒持,兵食頓增,未知攸濟,且斬將之人未聞襄擢,敗軍之將未見施行,事勢不決,將有後時之悔。御史劾許奕欺罔,降一官,詔提學王隆宮,未數月,特復原官,提學崇福宮,還家草遣表曰:「自念本非衰病,初染微,當湯熨可去之。時臣以疾而為諱,及鍼可已窮之後,求醫束手而莫圖,靖言膏肓所致之由,大抵脈絡不通之故。」皆寓諷諫之意!許奕顯謨閣直學士致仕,贈通議大夫。在許奕之守瀘,帝顧禮部尚書章穎曰:「許奕已去乎?起居舍人,真德秀。」侍帝前論人才,上以骨鯁稱之。許奕天性孝友,送死恤孤,恩意備至。著有:「毛詩說、論語叛書、周禮講義、奏議雜文」等。

之選公:【南宋】許之選,字叔仁,臨川人。南宋開禧元年乙丑( 公元一二○五年 )至開禧三年丁卯( 公元一二○七年 )授南雄教官。時峒寇逼城,守令欲棄之,之選毅然率同僚修備城外,避寇者王者納之,寇遂引去,部使者諭薦分教連州,考試五年,多得知名士。蜀帥辟幹官,有巨商為吏誣匿稅,之選直之,刻石頌德。魏翁薦授泰和宰,明巨奸戕民撓政罪,豪民歛跡,秩滿,士民為立德政生嗣碑。

許炳公:【南宋】許炳公,字仲明,平江人。精通春秋,南宋嘉定元年戊辰( 公元一二○八年 )至嘉定十七年甲申( 公元一二二四年 )科進士第,授寧鄉尉,以清廉稱。

許應龍:【南宋】許應龍,字恭甫,諡文簡,福建省福州人也。五歲通經旨,坐客曰:「小兒氣食牛」,應龍應聲以「夫夫才吐鳳」為對,四座驚嘆。入大學,南宋嘉定元年戊辰( 公元一二○八年 )舉進士,調汀州教授,差浙東宣撫司,掾差戶部架閣,遷籍田今太學博士,時李全青輩歸附,應龍入對,有荓蜂是懲,養虎顱禍之說,後皆如所言。遷國子博士,國子丞,士宗學博士。理宗即位,
龍首陳正心,為治國平天下之綱領,遷秘書郎,兼權尚左郎官;遷著作郎,丐外知潮州,盜陳三搶起贛州,出沒江閩廣間,其勢熾甚,而盜鍾全相挺為亂。樞陳密帥江西,任招圍捕,三路調軍,分道追勦,盜逼境上,應龍亟調水軍禁卒,士兵弓級,分扼要害,明間諜,守關隘,斷橋開塹,斬木寨涂,點集民兵,激勸隅總,諭以保鄉井,守室鹽,全妻子;蒐補親兵,日加調閱。既而橫崗桂嶼,相繼以捷聞,招補司遣統領官齊敏師,由漳趨潮,截贛寇餘黨。
應龍諭敏曰:「兵法攻瑕,今鍾寇將窮,陳寇猖獗,若先破鍾,則陳不戰擒矣。」敏懼令,於是諸寇皆平。方未解嚴,時有行旅數人,隅總搜其囊中金銀,指為賊黨,應龍辨其非盜,即時釋之,皆羅拜感泣。始人疑毫龍儒者,不閑戎事,及見其區畫事宜,分別齊民,靜練雍容,莫不歎服,僚屬請上功,應龍曰:「守職扞城,保安何功之云!」距州六十里曰山斜,嗣撩所聚,丐耕土田不輸賦,禁兵與閞,應龍平決之;其首感悅,率父老鳴缶聲簡,踊躍詣郡。謝去之日,闔郡遮道舉送。端平初,召為禮部郎官入對。帝謂應龍曰:「卿治朝有聲,與李宗免治台齊名。」應龍頓首曰:「民無不可化,顧牧民者如何耳。臣治州幸免曠瘰,皆陛下德化所暨,臣非曰能之。」兼榮文恭王府教授,力辭。
遷國子司業祭酒。徐僑儀學校差職,欲先譽望。應龍以為不若差妁資格,資格一定,則僥倖之門杜,而造請之風息。僑以為然。時有憑勢干職者,力卻之。遷國子祭酒,攝侍右侍郎,兼學士院權直。是日罷鄭清之喬行簡制,應龍所草也。翌日,文德殿宣佈畢。帝遣中使召應龍諭之曰:草制甚善。應龍復謝曰:「臣聞昔人有言進人若將帖諸膝,退人若將墜諸淵,今二相乞罷機政,與陛下體貌大臣之意,兩盡其美可也。」帝善之,就令草敕書,戒諭諸閫。權吏部侍郎兼侍講,兼權直學士院試,吏部侍郎升侍讀,權兵部尚書。時楮幣虧其,行簡主稱提之說,州縣希旨奉承,貧富猜懼。應龍奏從民便,節用二說,行簡然之。兼吏部尚書,遷兵部兼中書舍人。三上章丐外不允。兼給究中,兼吏部尚書,請外詔免兼中書,拜端明殿學士簽書樞密院事,累辭。會正言郭磊卿有論疏,以端明殿學士,提學洞霄宮。卒時享壽八十有一歲。諡文簡,贈資政殿學士,銀青光祿大夫。應龍不躁不競,不激不隨,不忘薦士,而亦無傷人害物之事。潮州有治,最為紀也。著有「東洞集」

正欽公:像讚曰:智勇深沉,曠籌區宇;文章隱世,巢窟啟土。自績遷昌,為昌鼻祖;奕葉祥開,比小鄒魯。偉哉先生,高風振古。
誠意伯 劉基題
正欽公:【南宋】,行五,字仲顯,下許村人。乃係許七公之高隱不仕宋室,南宋理宗寶慶元年乙酉( 公元一二二五年 )年間,安徽績邑雲川下許村,徙遷昌晚村,遂為該族各派之始祖。元配徐氏,繼娶何氏,生有六子:長子國珍,後嗣自西晚村,遷居於鐵鎮岩,其派下詳載於秩宗祠譜。次子國寶,後嗣遷居於水南,派下詳載於敦敘祠譜。三子國璽,行太五,字安仁,任官守雲南,敕封為大都督,娶徐氏,生子曰德昌,自昌晚村遷居於皛川,遂為皛川許姓開基鼻祖。四子國瑞、五子國祥、六子宜正,後嗣傳派,詳載皛川許氏族譜。

伯鸞公:【南宋】許伯鸞,字廷微,號前溪。少師光亨公之八世孫,其故世家,世有聞人,伯鸞魁梧聰敏,少學經史,尋章摘句,深究大義,嘗語人曰:「為學當為經賢得第一,以博富貴,儒學耳!」南宋嘉定二年己巳( 公元一二○九年 ),以明經荐授四門博士。訓迪生徒,先修德行,後學文藝.循循如也。擢朝散大夫,金部員外郎,正色立朝,擢貴憚之。遂以中書,機直文字,進朝列大夫,出知江州,兼管內勤農使.興學校,教農桑,除奸猾,絕苞苴,揭:「清慎勤」三字於中堂,朝夕銘心曰:「所愧斯言,有如皎日。」歲遇旱飢,將發倉糧,僚佐告曰:「此朝廷重事,不待旨可否?」伯鸞答曰:「民飢咕孔,待請於朝,民無遺矣!」寧遣於君,無死吾民,君輩無害耳。民得全活者,不上千萬。及上於朝,下詔褒揚。此一舉也,即以汲長儒,并列爭光可也。會績滿就道,民攀留者,履錯郊外,至肩殺不可行。竟以年老未之,疏致仕,朝上憐之,賜允歸養,乃以弟伯鳳之長子頁補蔭,配恭人李氏,晚舉
二子:長許貞、次許真,公與妣李氏,墓合葬在雨亭之後山,坐子向午。事蹟載於郡誌。摘自:( 元御史劉氏格撰 )

廷煒公:【南宋】字揚甫,號朗齋,福建安溪人。乃係 存齋公之次子,公以明經,登南宋理宗端平二年乙未( 公元一二三五年 ),吳叔吉進士第,官至知州。
按:「榜志」載:公為宋承德大夫公之子孫,存齋公之次子,存齋公弟朗齋公叔父,舊譜傳載:宋末自簽祐景炎年間,因避亂徙入南安廿八都佳區大帽山而居焉。開基佳區大帽山,遂為安溪南安祥雲開基始祖。
今屬小台兌現入宗祠,止於家駒,卒墓葬在南安某都雙髺山之椒,蜈蚣形,鄉人故老相稱,以甚官名稱之曰:
知州許公墓,即是大成公之五世祖也。
按:仙地舊譜傳載:知州揚甫公,由同安入南安止,家駒因卒墓葬焉。蓋在德祐乙亥( 公元一二七五年 )至景炎丙子( 公元一二七六年 )之間,因避亂而來,非擲 柳遷喬之謂也。故其事不及詳?歷經元成武至仁英之世,七十餘年,凡四傳而隔一百餘載。至大成公,又以未經事之年少,趯然有遠引之志,緬維締造之艱,不憚櫛沐,是則所謂商兌而未寧者也。故其詳不及載;由今而觀之,自知州公而下,衣冠既任隱逸,自我祖而上,山水暫作繁華,流寓之餘,不無樂卻陵降之悲嗟!夫後之拾遺補亡,以盡其報本追遠之意者,幾何不問銅駝於荊棘而嘆陔忝之僅存哉!迨見有:「宋存齋公之家乘」,備載六龍迭興,焜燿輿志,獨良肱廷煒二公,子孫居住未詳,謹以世次則廷煒公者,寔後鈍齋公而登第,且是鈍齋公,既字東甫矣。又字揚甫,將何所取哀乎!華偉不達,以謂東甫云者,如韓子所云:障百川而東之是也。若揚甫如夬之欲遂辭云:揚於王庭即廷煒公,而知吾祖知州公之謂也。世之相隔,傳後四百卅九年,而後考之,不異若合符節,可謂質諸鬼神而無疑矣。 廷煒公配妣。生一子:繩遠公,字習齋,官至司法參軍,子孫派衍同安縣內外,及陳板、南陽、蒲下、萊山等處。裔孫 華偉拜誌
摘自:( 仙地許氏族譜列祖傳略 )

許日新:【南宋】許日新,字惟學,號習齋,福建同安縣溫陵人。乃係純齋公之次子,公生南宋理宗端平三年丙申( 公元一二三六年 )四月十八日,度宗咸淳四年戊辰( 公元一二六八年 )特奏名陳文龍進士,官至廣州司法參軍,景定七年維造從順里太平橋,已載邑誌。公卒於度宗咸淳九年癸酉( 公元一二七三年 ),得年三十八歲。
配娶洪氏,生有一子:子才公,卒與公合葬在惑化里盧嶺後虎櫃山,續娶李林氏趙氏。
摘自:安溪( 仙地西庚許氏族譜 )
許孔明:【南宋】許孔明,字元熙,祁門人氏。南宋嘉熙元年丁酉( 公元一二三七年 )至嘉熙四年庚子
( 公元一二四○年 )間太學生,上書諫游幸,并言賢否混淆,丞相丁大全,變理失道。帝嘉納之,孔明仕終宣教郎。

許斐公:【南宋】許斐公,字忱父,號梅屋,海鹽人。南宋嘉熙元年丁酉( 公元一二三七年 )至嘉熙四年庚子( 公元一二四○年 )間,許斐年少,家境貧窮,隱居於秦溪水南,種植梅屋四檐數十樹,構屋讀書,儲書數千卷,因自號為「梅屋」。匡中於三楹下分四隔,中垂一廉,對懸曰:「白香山」、「蘇東坡」兩像事之,所著有:「梅屋稿、獻醜集、樵讀談、春融小綴」行於世。摘自:( 鹽縣圖經 )

許子良:【南宋】許子良,字肖說,東陽人氏。南宋嘉熙二年戊戍( 公元一三二八年 )科進士,用宰相喬行簪薦,監鎮江酒庫,前此贏羨率自人,子良不納,以公歸公家。遷知普陵縣,版籍紛亂,官賦多放失,子良為稽逃亡考隱漏;催科定縣,條序桀然,改宣教郎。知都昌縣,庫藏赤立,子良節縮浮冗,兩年之間,供輸有餘。轉承議郎,差幹辦行,在諸司糧科院,有旨俾閥,滯獄八十餘,子良為繙案,一一讞之,雖累歲不引決者,一曲旦曲直皆白,進太子博士。請外出,知台州府,節縮如都昌,凡典例所宜得者,亦謝去,居半載,郡計裕如,敘朝郎卒。摘自:( 宋濂許子良傳記 )

許鑒公:【南宋】許鑒公,溫州人也。南宋淳祐元年辛丑( 公元一二四一年 )至淳祐十一年辛亥( 公元一二五0年)間,知古田,政有風力,抑強扶弱,人畏憚之。摘自:( 福建通志 )

許月卿:【南宋】許月卿,字太空,後更字宋士,婺源人也。南宋淳祐元年辛丑( 公元一二四一年 )科進士,授濠州司戶參軍,數疏斥丁賈奸邪。出提舉江西常平事,召試館職罷歸,元軍南侵,兵下錢塘,月卿深居一室,自號為泉田子,隱居五年,不言而卒。謝枋得深推重之,時人稱曰:「山屋先生」,著有:「百古箴」許登公:【南宋】許登公,字希進,號龍山,龍溪徐翔人。乃係進士宗彥公之長子,南宋高宗紹興十八年歲次戊辰( 公元一一四八年 )科進士第,官居朝散大夫,水部郎中,知興國州事。

許衡公:【南宋】許衡公:字仲平,懷州之內河人。學者尊稱:「魯齋先生」。世家為農,其父許通,避地河南,生許衡於新鄭,幼有異質,七歲入學,授章文句,即問其師:「讀書何為?」師曰:「取科第耳!」許衡曰:「如斯而耳乎?」師大加之。每授書又能問其旨義。稍長,嗜學如餓渴,。家貧無書,嘗從日者家,見書疏義,因請寓宿,手鈔而歸。逃難岨崍山,按:( 孫奇逢理學宗傳二云:以家貧為郡從事,見州縣追呼旁午! )嘆曰:「民不聊生
矣!遂棄而去。」始得王輔嗣易注,夜思日誦,言動必挨諸義而後發。嘗署中過河陽,晦甚,道有梨,眾爭取之,許衡危坐自若。或問之曰:「非其有而取之,不可也。」人曰:「世亂此無主」。許衡曰:「梨主無主,吾心獨無主乎?」轉魯留魏,人見其德,稍稍從之。而居三年,聞亂且定,乃還居懷,往來河洛之間,從柳城姚樞,得程朱二氏之書,益大有得。尋居蘇門,與樞及寶默相講習,概然以斯道為己任。嘗語人曰:「綱常不可一日亡於天下,苟在上者,無以任之,則在下之責也。」凡喪祭娶嫁,必徵諸禮,以信
其鄉人,學者寢盛。元延祐元年甲寅( 公元一三一四年 )元世祖出王秦中,召許衡為京兆提學,時年四七歲。按:「耶律有尚考歲略云:元延祐二年乙卯( 公元一三一五年 )廉希憲,宣撫關中,奏授許衡京兆提學,仍給月俸,許衡而辭不受,往還凡六七次,知不能強,所載與史異。」秦人新脫於兵,欲學無師,聞許衡來,莫不喜幸,郡縣皆建學校,民大化之。世祖南征,衡乃還懷,世祖即位,召至京師,時王文統以言利進,為平章政事,許衡樞輩入侍,言
治亂休賊,必以義為本。竇默又日於帝前,排其學術,文統患之,疑許衡與之為表衷,乃奏為太子太師,默為太子太傅,許衡為太子太保,陽示尊用,實不使數侍帝也。默屢攻文統不中,欲因東宮以避禍,與樞拜命入謝。許衡曰:「此不安於義也!禮師傅與太子位東西鄉,師傅坐太子乃坐,公等度此乎?不能則師道自我廢也!」乃相與懷,制立殿下,五辭得免,改許衡國子祭酒。未幾,謝病以歸。至元二年丙子( 公元一三三六年 )帝以安圖為右丞相,欲許衡輔之,復召至,命議事中書省。許衡乃上書陳時務,一曰:立國規模,謹按:「通鑑輯覽」( 御批立國規模,惟當權其法之善與不善,而折衷於聖人之道。若云必行漢法而後可,則歷代破國亡家者,非行漢法之人乎?蓋許衡漢人,修史者又出於漢人之手,遂有此不輕之論耳。如許衡之說,正如陸行者不知有舟,水行者不知有車;泥古之見,物而不化,未為通達政禮也。今謹依元文類欽次,刪存其目。 )二曰:中書大要,三曰:為君難,四曰:農桑學校,
五曰:頃徵書奏。帝喜納之。許衡每見帝,必有數陳,及退皆削其草,故其言多秘,世罕得聞。許衡多病,帝聽五日一至盾省,四年聽歸懷。逾年,復召還朝,與太常卿徐世隆定朝儀,成帝臨觀甚悅。又與太保劉秉忠,左相張文謙定官制。
許衡歷考古今,分辨統屬之序,舉省部院台郡縣,與夫后妃儲藩,百司所屬統制定為圖。七年奏上之,使集公卿雜議中書院台,行移之禮。許衡曰:『中書佐天子總國政,院台宜具呈。』時商挺在樞密,高鳴在台,皆不樂,欲定為咨原,因大言以重許衡曰:「台院皆宗親大臣,若一忤,禍不可測!」許衡曰:「吾論國制耳,何與於人。」遂以其言質帝前。帝曰:「衡言是也!吾意亦若是。」未幾阿哈瑪特以中書領尚書省六部事,因擅權一時,大臣多阿之。許衡每與議,必正言不少讓。已而其子又有僉樞密院之命。
許衡執奏曰:「國家事權,兵民財三者而已,今其父典民與財,子又典兵,不可。」帝曰:「卿慮其反耶?」對曰:「彼雖不及,此反道也。」阿瑪特由是許衡之,亟薦許衡宜在中書,欲因事中之。俄除左丞,許衡屢入辭。帝命左右掖許衡出。許衡出及閾,還奏曰:「陛下命臣出,豈出省邪!」
帝笑曰:「出殿門耳。」從幸上京,乃論列阿不哈瑪特,專權罔上,蠹政宮害民若干事,不報,因謝病請解機務。帝惻然召其子師可入,諭旨且命舉代者。許衡奏曰:「用人天子之大柄,臣下汛論其賢否則可,若授之以位,當斷自宸衷,不可使臣下有市思之漸也。」帝久欲開大學會,許衡請罷益力,乃從其請,八年改集賢大學士兼國子祭酒,親為擇蒙古弟子俾教之。許衡聞命喜曰:「此吾事也!國人子大僕未散,視聽專一,若置之善類中,涵養數年,必為國用。」乃請徵其弟子:王梓、劉季偉、韓思永、耶律有尚、呂端善、姚燧、高凝、白棟、蘇郁、姚燉、孫安、劉安中等。十二人為齋長。時所選弟子皆幼稚,許衡待之如成人,愛之如子,出入進退,其嚴若君臣,其為教因覺以明善,因明以開蔽,相其動息,以張弛。課誦少暇,即以習禮,或習書算;少者則習拜跪揖讓,進退應對,或射,或投壺,負者罰讀書若干遍。久之,諸生人人自得,尊師敬業,下至童子,亦知三綱五常,為生人之道。按:( 耶律有尚國學事跡云:「許衡說書章數不務多,惟愁款周折,見學者有疑問,則喜溢眉宇,嘗謂書中無疑,看得有疑,卻看得無疑,方是有功。又曰:教人與用人,而正相反,用人當用其所長,教人當教其所短。」 )十年,權臣屢毀漢法,諸生稟食或不繼,許衡請還。帝以問翰林學士王磐。王磐對曰:「許衡教人有法,諸生行可從政,此國之大體,宜切聽其去。」寶默為許衡懇請謂之,乃聽許衡還。以贊善王恂攝學事,耶律有尚、蘇郁、白棟為助教,以守許衡規十三年。詔王恂定新曆,恂言曆家知數,而不知理,宜得許衡領之。乃以集賢大學士兼國子祭酒,領太史院事,召王京,許衡言多至者曆之本,而求曆本者在驗氣;今所用未舊儀,自汴遷至京師,己自乖舛,加之歲久,規環不葉。乃與太史令郭守敬等。新製儀象圭表,其法視古,皆密一本,天道自然之,數可以施之永久。十七年曆成,上之賜名授時,曆頌天下。尋以疾請還懷,皇太子使束宮官來諭曰:「公毋以道不行為憂也!公安則道行有時矣,其善學自愛。」十衡曰:「吾一日未死,寧不有事於祖考。」扶而起奠獻如儀,既撒,家人餕怡怡如也。已而卒!許衡善教,其言煦煦,雖與童子語,如恐傷之,故所至皆樂從,所去人不忍舍。服念其教,如金科玉律,終身不敢忘,或未嘗及門傳其緒。餘而折節力行者,往往有之。丞相安圖一見許衡,語同列曰:「先生神明也。大明二年,贈司徒。諡文正。武宗至大二年己酉( 公元一三○九年 )加封魏國公。仁宗皇慶二年癸丑( 公元一三一二年 ),詔從孔子廟庭。延祐元年甲寅( 公元一三一四年 )初,又詔立書院,京兆以祀許衡給田奉祀事,名善齋書院,魯齋居,魏時所署齋名也。有魯齋心法,魯齋遺書等。
按:許衡著有:「讀易私言」一卷,本傳略曰:許衡避難徂徠山中,得王輔嗣說,夜思晝誦,身休而力踐之,言動必揆諸義,而後發後從。姚樞學凡經傳,子史禮樂、名物星律、兵刑食物、水利之類,無所不講,概然以道為己任也。生子四:長子師可,字可臣、次子師俞,字敬臣、三子師德、四子師厚。
伯繼公:【南宋】許伯繼,字為可,東陽人氏。父子良,仕至台州府,伯繼以蔭入官,南宋咸淳十年甲戍( 公元一二七四年 ),差婺州通判時,李開府處州辟伯繼主管機宜文字,未幾移間永嘉。元兵南侵,攻入臨安。三宮北遷,宰相陳宜中,以衛益兩王王永嘉。元兵追及之,力戰數日,城破降,伯繼就縛,不屈殉難死之。
摘自:( 金華先民傳記 )

許夫人:【南宋】許夫人,潮州畬人,又曰莆陽人。乃係南宋末年,福建路興化軍,知軍陳文龍之女。出身宦家。適配晉江宋末進士許漢青為妻,南宋景炎元年丙子( 公元一二七六年 ),南宋幼帝昺岳被元兵追迫逃亡泉州之後,是時據守泉城原閩廣招撫使蒲壽庚於泉州,已降元,而閉城不納帝進,昺帝無法只得與宋端宗分路逃亡。端宗從筆州法石抄小路逃至晉江蚶江。
其時張世傑,於景炎二年丁卯( 公元一二七七年 )六月,招義軍稱勤王,「自將淮軍討蒲壽庚於泉州,許夫人痛故國將倫為異族,悲憤赴國難,以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匹婦何能例外?遂伯叔率諸峒畬族戶應命,遂與族弟陳大舉( 渾號陳吊眼 ),各率所部會合,在圍攻泉州九十日,勝敗反復,使有轉機,後蒲壽庚有元將唆都來援,張世傑與許夫人,腹背服敵,陷於危險境地,迨於是泉州不克,世傑乃解宋帝所泊之淺灣。
宋帝端宗,由勤王張世傑接往南安,然後再派覓幼主,而幼主則沿驛道奔逃而至晉江下攀,由從泉城潛出南宋宗子和子臣,擁駕王可慕村駐驆,許漢青夫婦聞訊,乃率族兵與義兵支援勤王張世傑於海上,枕戈海上,不避風寒,壯懷豪俠,與將士卒,同甘共苦,至百丈埔時,又遇追趕元兵死戰,力保幼帝昺岳,退至許西村與下許村交界處,還三渡晉江到塔頭南找張世傑,但由於錯過時間,張世傑已保護端宗先走南安,而後轉廣東去了。
昔時叛將蒲壽庚,因其父曾在東石興建花苑,而與許漢清發生過糾紛,兩家從此結下仇憤,如今許漢青夫婦聯合南宋宗子保駕,以致認為此時可立功泄恨,便極力固守泉城,並派兵進剿可慕村。許漢青夫婦,先派得力捍將保護少帝退往廣東惠州,自已和許夫人負責殿後,並組織族親與共他義兵,於在可慕村與蒲壽庚一決戰,許漢青夫婦,身先士卒,鬥志昂揚,雙方激戰多日,元兵為之喪擔。後許漢青殉難,其他族人亦遭殺戳,慘不忍睹。一年半以後,
景炎三年戊寅( 公元一二七八年 ),張世杰又與元兵大戰,被追迫於崖,力不支而戰敗,連同宋帝一起跳海自盡,宋朝江山易主,就此改朝換代。
可是許夫人仍然聯合陳吊眼與義軍,繼續在閩南、龍溪、漳浦、雲霄、詔安、汀州、贛南一帶;聯絡畬族,以及華為首的抗元義軍,抵抗元兵兩年之後,到世宗至元十九年,陳吊眼才在千巖被擄,壯烈殉軀。許夫人回到家鄉厝巷,其府第己被叛將蒲壽庚焚之一炬,成為廢墟,許夫人以家仇未報,國難未解,便「罊盡定貲」,到處招納黃軍,成為漳泉抗元領導者,後退居山峒,準備積蓄力量,山東再起,終見大勢己去,復國無望,不久便懮憤而卒許鄉人欽其節操,在百丈埔建祠奉祀之,帝昺咸其忠勇,封諡世代為孺夫人,得加銀笄,後我潮婦人沒後,飾終之義典,皆戴銀髻。云即許夫人之功,而得宋帝之封所致也。

許顗公:【南宋】許顗公,字彥周,襄邑人也。精研詩經,所著有:「彥周詩話」,議論具有根底。
國璽公:像讚曰:滇南淂垂臣,用兵為召計,代兄拊奇蹟,凱旋終浹旬,功成彈爵秩。仁和子謹題
國璽公,【南宋】行太五,字安仁,乃係正欽公之三子,其父自安徽績邑雲川下許村,徙遷昌晚村,遂為昌晚村人,任官鎮守雲南,封為大都督,娶徐氏,生子曰德昌,自昌晚村遷居於皛川,遂為皛川許氏開基始祖。

許儉公:【南宋】許儉公,字幼度,閩南福清人。乃係朱熹先生門人,不蓄私財,不置私器,三世同堂聚居而不分異,庭無閒言,鄭性之為書曰:「孝友」二字,以匾其堂也。

進亨公:【南宋】許進亨,晉江縣可慕村人。乃係尚書一諭公之子,蔭補為宋吏,官至司戶參軍,配娶蒲平章之女,于歸早亡,未有所出,墓葬在本縣卅九都,烏墩尾保,上圍前面,東南至吳地,西北至劉慰地墓,客黃以德,今墓鴒据矣。續娶柯氏孺人,生提領公,柯氏墓葬在本都溪邊鄉,係十二都仁和廟南,坐向酉庚申,六世祖墓南一穴是也。今之子孫皆柯氏所出,客許初公,卒於三月十五日,墓葬在南邑卅九都,九溪東林崎,墓元客吳元發看守,墳後山崙一所,柏木數百株,大十餘圍修百尺,清雍正二年,被地棍莦厝鄉,蕭假號軍功工,欲倒柏樹十五株時,族親聞知,到山計較,后花牠邑生陳俎,諱濤,偕本族賡瑞等,為借公戕害等事,具控本府張諱無咎結斷,柏木歸還,東林崎許姓墳山,一崙不准地棍戕害,併行南邑縣主湯啟聲給示多,張曉諭仍告示,一張存炤,嗣後倘有地棍,借端砍伐者,可將告出,庶有憑據。

彪孫公:【南宋】許彪孫,乃係許奕之子。仕顯謨閣學士,為四川制置使參謀官,南宋景定元年庚申( 公元一二六○年 )初,劉整謀叛,召彪孫草降文,以潼川一道為獻。彪孫辭使者曰:「此腕可斷,此筆不可書也!」即閉門與家人俱仰藥殉難而死。

君宰公:【南宋】許君宰,別名君弼,字朝隱,揭陽人。登南宋咸豐三年丁卯( 公元一二六七年 )科進士第,擢授常山知縣,分居揭陽。
君輔公:【南宋】許君輔,廣東潮州人。登南宋咸豐三年丁卯( 公元一二六七年 )科進士。授常山知縣,分居揭廷。
道寧公:【南宋】許道寧,河間人,一載長安人。官著作佐郎。善於墨畫,峰巒峻拔,林木勁梗,別成一家;兼精工詩畫學,李成之亂,初市藥端門前,時拈筆作案,林干遠之圖,以聚觀者,若有購必兼與,具稱精妙,由此有聲譽,遂遊於公卿之門,多見禮待,畫山水特著有三:「一林木、二平遠、三野水」。中年尚矜謹,老年筆墨簡快,故峰巒峭拔,林木勁硬,自成一家,曾於長安涼樹中,寫大華終南二山各一壁,據於宣和畫譜記載:御府收藏道寧作品有一百卅八圖,統計有:「四季景色、春八圖、夏十五圖、秋十六圖、冬卅九圖,其他皆漁樵牧旅者。
按:錢杜之松壺圖憶言:道寧雖宗北京,而有秀峭之格,非馬遠諸人所能比擬.嘗見劍門飛雪一幀,峰石模稜,其形容迫真極矣!
明汪砢玉珊瑚網皴可法,以長斧劈,為許道寧所創,其法或稱「雨淋牆頭」,亦足證其自成一家。淳化進士張文懿,曾賞詠許道寧作品,不忍釋手,而贈以詩曰:「李成謝世范寬死,惟有長安許道寧。」實非過言也。附圖私山齋寺圖,水墨絹本,為日本京都,藤井齊成會收藏。

許沆公:【南宋】許沆公,瀘州人氏,累官太府少卿,為性至孝,善究文詩,著有:「章奏賦、詠雜著」等書。

許孚公:【南宋】許孚公,號止齋,係昌國人。受業楊簡,終身不仕,以行孝義,倡其鄉閭,屢微不赴。

許規公:【南宋】許規公,祁門人也。嘗寓宜州客邸,傍舍客有病者,乃係建康人氏,許規為其請醫診治,終久不愈。其人因以囊中有金百兩,付交許規,託以後事。許規為之購棺殮葬,並將餘金,送還其家,人稱為長者。

知言公:【南宋】許知言,福建省福清人。其兄逢言,三弟知白、四弟知什、五弟知億,知言居次。俱業詩書。慈母我病,知言兄弟,昕夕不離側,越三月,湯藥弗效。知言乃遼戒籲天,封股烹調以進,母病遂愈,享壽七十歲始卒。知言兄弟,哀毀踰禮,氖然香於臂,祀以資冥福。進士許叔度,為之立傳,刻於藥書院。後知億之子禹錫,請改其居之里為「孝順」從之。
魯瞻公:【南宋】許魯瞻,天台人也。乃係許嗣之從子,年幼而孤,慈母徐氏,守志撫育之成立。時適遇寇,聚眾逼城,徐氏八十有四,臥病不能起,諭魯瞻行,子伯通亦請肩與避難,魯瞻曰:「汝盡子情,我亦自盡子道,希勿多言!「待母不去,竟死於刃。元旌其閭,曰:母子節孝之門。摘自:朱熹文中( 許孝子傳 )

許尚公:【南宋】許尚公,自號「和光它人」,南宋華亭人。所著有:「華亭百錄」,足備志乘參考。
許瓊公:【南宋】許瓊公,字子英,東陽人也。陸寇竊發,許瓊收集鄉兵捍抗,民賴以安。奉檄援郡城,滅寇有功,補奉義郎,受攝郡事。既而兵食不繼,與寇力戰,殉難而死,屍彊如生,所乘馬馳歸。鄉人義葬,為之立廟,祀於岩關之陽。摘自:( 金華先氏傳 )
許玠公:【南宋】許玠公,字介之,魏了翁門人。了翁與之書,勤其函詠體習,務自收歛,以超於實。

許遂公:【南宋】許遂公,字伯通,係祁門人。許規公之長子,年幼即孤,事母至孝以聞,里人每勵其子侄,輒曰:「汝獨不慚許伯通乎!」

許迪公:【南宋】許迪公,乃係昆陵人。善於工畫,草虫鳥類,稱為神品。

許道人:【南宋】許道人,洋州人氏。乃係許東齋之女也,從幼就有超塵之志。父母禁之不得,遂清齋入道。
先是磈石和尚創庵梯山,號張道人。至修庵而居之,經年獨處,有虎衛其廬。歐陽修有寄許道人詩云:「綠髮青瞠瘦骨經,飄然乘鶴去吹笙,郡齋獨坐風生竹,疑是孫登長嘯聲。」

許洪公:【南宋】許洪公,精通醫學,著有:「指南總論」。摘自:( 本草綱目 )

許應辰:【南宋】許應辰,晉江可慕村人。乃係司戶參軍之子,宋時曾以雄師三萬,破賊十餘萬於邊庭,王朝廷授以提領之職,如今之提督軍門也。配娶趙知縣之女,生鄉貢進士隱中,是時尚書公之遺澤猶存,應辰獨再振家聲,統戎帥受節鉞提轄等處,可謂孝而允武矣。卒於四月廿八日,墓與妣趙氏合葬在本處前鄉西畔東西四至俱至自地,其墓二礦,分為二石匾,王今歲時孫奠,墓客姓顏我甲首也。摘自:( 可慕許氏族譜 )

學士公:【南宋】許學士,南宋人。著有:「南北十論」。

許肇公:【南宋】許肇公,原名起烈,字始一,號烈,潮州韓山人。為潮州韓山俊整公之十世孫,兆基公之子長子也。宋末名儒,精通天文與地理之學,初卜居於梅花村,因鑑地靈,為鄭氏先得,荏鞋於爭競後徙居潮陽勝前鄉,子孫繁派,蕃衍旺盛,遂為開基潮陽勝前鄉始祖。縞纂:「許氏宗譜」之許教正,為其廿二世裔孫。摘自:( 許氏宗譜 )

中正公:【南宋】許中正,乃係蜀人。善工畫鬼神,以及龍鳳。

龍秋公:【南宋】許龍秋,江南衛士,善畫山水,自成一家,設色清潤。


更新时间:2006-4-23 20:24:01

友情链接: 中华许氏族谱  新加坡许氏总会  许由与许氏文化研究会  中国根源网  许广崇  明宗网  鸣谢:高山网络 提供本站网络空间


 
CopyRight(C)2006-2010,中华许氏 www.ChinaXu.net
联系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大英三里66号,邮编:570206
琼ICP备06002430号,Powered by:Jixin Studi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