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名人_中华许氏
nav_top
  通行证 |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中华许氏  中华许氏导航  简体中文 
Logo
Home首 页 许姓传说 许氏地图 各地族谱 许氏文化 历代人物 现代名人
许氏人才 我的家谱 许氏宗祠 许氏社区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RSS
    历代人物 淘宝购物频道综合·商城·电器·男人·女人·数码·家居玩具·美容·饰品鞋包·食品·台湾馆·风云榜 
北宋名人


存仁公:【北宋】許存仁,諱名元,以字行,乃係許謙之子,金華人。宋太祖克金華,訪許謙後,召存仁語,大悅,授應天府教授,仍命入諸子。歷任博士,吳元年擢祭酒,存仁出入左右垂十年,自稽古禮文至進退人村,無不與議論,後以忤旨死獄中。

許均公:【北宋】許均公,開封人。與父許邈,官太常博士,宋太宗建隆二年(公元九六一年),許均應慕為寵捷卒,隨征遼州,以功補武騎十將。開寶元年戊辰( 公元九六八年 )至開寶八年乙亥(公元九七五年)中,遷武召騎副兵馬使,從曹彬出征金陵,率眾陷水砦,流矢貫手。改本軍使,從征河東,攻州州城,先登陷之,受中八創,遷副指揮使。前後屢被賞賚,出屯杭州。妖僧紹倫,結黨為亂,許均從巡檢使周瑩,悉擒殺之。宋端拱元年戊子( 公元九八八年 )初,捕指揮使,從李繼隆、秦翰赴夏州,擒趙保忠;令許均率兵衛守,改龍衛第四指揮使。俄屯夏州,賊來犯境,一日十二戰走之。又從石善擊賊於原州牛欄砦,普表上其功,遷第三軍指揮使。宋真宗咸平元年戊戍( 公元九九八年 )初,以御前忠佐馬軍都軍頭戍秦州。王均之亂,遣乘傳之蜀,隸雷有終麾下,守魚橋門。
又從秦翰追殺賊黨於廣都,降其眾七千餘人,驛召授東西班都虞侯,領順州桶史。咸平五年壬寅( 公元一○○二年 )稍遷散員都虞侯,嘗受召見,訪以北面邊事,翌日,真拜磁州桶史。深州兵馬鈴轄。咸平六年癸卯,公元一○○三年,改涇州駐泊部署,數月,知鎮戎軍,嘗出巡警,至隴山木峽口,真宗以其無故離城,慮有狂寇奔突,招書戒敕,俄以其不明早吏治,用曹瑋代之;徙為邠州駐泊部署,改永興軍部署。車駕將幸澶淵,詔許均與知府向敏中,及鳳
翔梁鼎同提總陝西諸州,巡檢捕盜事。時有王長壽者,本亡命卒,聚徒百餘;是春,抵陳留剽劫,縣民捕之不獲,朝廷遣使益兵,遂之澶濮間。會契丹南侵,夾河民庶驚擾,長壽結黨愈眾,人皆患之,許均至胙城,長壽擁眾五千餘人,入縣鈔掠,許均部下徒兵,揚袒力鬥,許均以方略誘之,生擒長壽,斬獲示眾,其黨皆盡。帝以方禦敵,未欲因捕賊獎許均,但賞許均部下卒被傷者,賜帛遷級焉。明年,追敘前勞,擢為本州團練使。尋出知代州,景德四年丁未( 公元一○○七年 ),許均被疾以米代銳代,還未至而許均卒。錄其子懷忠為奉禮郎,懷信信為侍禁,幼子懷德自有傳。

許洞公:【北宋】許洞公,字淵天,別字洞天,蘇州吳縣人,又云吳興人。生於北宋開寶三年(公元九七一年),其祖延壽,仕北宋刑部尚書;父仲容,太子洗馬致仕,許洞性疏雋,幼習弓矢擊劍之枝,及長,析節勵學。
尤精左傳,登北宋真宗咸平三年庚子( 公元一○○○年 )進士。解褐雄武軍推官,嘗詣府白事,有卒踞坐不起,即扶杖之,時馬知節知州,許洞又移書貴知節。知節怒其狂狷不遜,會許洞輒用公錢奏除名。免歸吳中數年,日以酣飲為事,嘗從民坊貰酒。一日,大署壁作酒歌數百言,鄉人爭往觀,其酤數倍,乃盡涓許洞所負。北宋景德二年乙巳( 公元一○○五 ),獻所撰虎鈐經二十卷應。許洞識窞韜略,運籌決勝,科以負譴報罷,就除均州參軍。大中祥符四年辛亥( 公元一○一一年 ),祀汾陰獻三盛禮賦,召誠中書,改任烏江縣主簿。卒時享年四十二歲。著有:「文集一百卷,及春秋釋幽五卷,演玄十卷。」所居惟植一竹,以表特立之操;吳人有稱曰:「許洞前門一竿竹」。其兄許洸,許洸之子許實,事海陵胡璦,能以師法終始者也。由平江徙婺之金華,以後遂為金華世家焉。

許瓊公:【北宋】許瓊公,開封鄢陵人。宋開寶五年壬申( 公元九七○年 ),其子永罷仕盧氏縣 尉,上言臣七二十五,父壽九十九,長兄年八十一,次兄年七十九,欲乞近地一官,以就營養,帝覽之奏,即命迎其父赴闕,顧問久之,悉能奏對,言唐末以來事,歷可聽。賜厚資之,即授其在本郡任永郾城令。

許堅公:【北宋】許堅公,字介石,唐末廬江左人。精有異術,早歲以時事於江南李氏,人以其狂,不見禮儀,因上詩徐舍人鉉云:「幾宵煙日鎖樓台,欲寄侯門薄福才;滿面塵埃人不識,謾隨流水出山來。」竟拂衣歸,隱於茅山。太平興國元年丙子( 公元九七六年 )至興國八年癸未( 公元九八三年 )之間,遊於廬山,及洪州四川、吉州玉苛山,後不知所終。全唐詩收其詩有首如下:【遊溧陽霞泉寺限白宇】一「近枕吳溪與越峰,前朝恩賜雲泉額( 南唐以大唐為前朝 );竹林晴見雁塔高,石室曾棲幾禪伯。荒碑字沒莓苔深,古池香泅荷花白;客有經年別故林,落日啼猿情。」二【幽棲觀】:「仙翁上昇去,丹并寄晴壑;山色接天台,湖光照寥廊。玉湖絕無人,老檜猶棲鶴;我欲掣青蛇,他時沖碧落。」三【題茅山觀】:「嘗恨清風千載鬱,洞天今得姿遊邀;松梑一色古壇靜,鸞鶴不來清漢高。茅氏并寒丹己化,玄宗碑弚夢仍勞;分明有簡長生路,休向紅塵歎二毛。」四【題扇】:「峨吟但寫胸中妙,食酒能忘身後名;但願長閑有詩酒,一溪風月共清明。」

許驤公:【北宋】許驤公,字允升,世家俱居薊州,為薊為人。其祖許信,父許唐,世以財雄邊郡。後唐之季,唐知契丹將擾邊境,白其父日曰:「今國政廢弛,狄人必釁而動,則朔易之地,民擢其災,苟不即去,且為所虜!」祖許信以資產富殖,不樂他徙,唐遂潛齎百金而南。未幾,晉祖革命,果以燕薊胳契丹。唐歸路遂絕,嘗擁商貲於汴洛之間,見進士綴行而出,竊嘆曰:「生子當今如此」!因不復行商,卜居於睢陽。娶妻李氏,生許驤,風骨秀畏。許唐曰:「成我志矣!」郡人戚同文,以經術聚徒,許唐攜子許驤詣之,且曰:『許唐頃者不辭父母,死有餘恨,今拜先生,即吾父矣。』又自念不學,思教子以興宗緒:此子雖幼,願先生成之。許驤年十三能屬文,茄於詞賦,許唐不識字,而罄家產,為許驤交當時秀彥。許驤狂太平興國元年丙子( 公元九七六年 )初,詣貢部與呂蒙正齊名,太宗尹京頗知之。及廷試擢甲第,解褐將作監丞通判益州,賜公錢二十萬,遷右贊善大夫。太平興國五年庚辰( 公元九八○年 )轉右拾遺,直史館改右補闕,太平興國六年辛巳( 公元九八一年 ),出為陝府西北路轉運副使,會罷副使,徙知酅州,召還為比部員外郎,歷知宜昇二州。雍熙二年乙酉( 公元九八五年 ),改江南轉運副使。
洪吉上供,運船入水損物,主吏懼罪,故意覆舟,鞠獄者,按以欺盜,當流死者,達數百人。許驤馳往訊問,得其情實以聞,多獲輕典,優詔襄之。又上言劫盜,配流遇赦,原還本鄉,警告捕者,多所殺害,自今請以隸軍,詔可遷正使。端拱元年戊子( 公元九八八年 )初,拜至客郎中,俄徙知福州。累表求還,不俟報入朝,召對便殿,延問良久,改為兵部郎中,領四川轉運使。以久處外任為辭,擢授右諫議大夫,就命合益州,召歸,上言蜀氏淳窳易搖,宜擇忠厚者,撫之為預備。既而李順逆,眾頗服其先見,命知審知院,遷御史中丞,以疾固讓,不許,占謝日,命坐勞問,出良藥賜之曰:「此朕所服得驗者。」後許驤以久病不能振職,真宗即位,改仕兵部侍郎。屢求小郡養疾,因入朝失儀,為御史所糾,詔不問,命知單州,咸平二年己亥( 公元九九九年 )卒,享年五十七歲。贈工部尚書,賜其子宗壽出身,許驤雖無他才略,而人以儒厚長者稱於時。其子宗壽,後為殿中丞。

許渤公:【北宋】許渤公,江州德化人。八世同居,一堂長幼,七百八十一口,太平興國七年壬午( 公元九八二年 ),旌其門閭,淳化二年辛卯( 公元九九一年 ),本州言祚許家,春秋常乏食,詔歲貧米千千斛也。

許平公:【北宋】許平公,字秉之,姓許姓,生於北宋至道三年丁酉( 公元九九七年 ),王安石曾經編列過其他家譜的世系:所說的現在泰州海陵縣主簿。先生跟他兄長許元,相互友愛,曾經受到天下人的稱讚;並且在他年輕時就非常突出,性豪爽放縱,長於辯論,與他兄長由於俱有智謀,其才略被當代大官所器重。寶元二年己卯(公元一○三九年),朝廷特開『軍謀宏遠任寄邊科』考試,
以招攬天下奇異才能之士,而陝西大帥范文公、鄭文肅公,爭以將先生的行事呈書向皇上推薦,於是能夠被召入京參加會試,做為太廟齋郎,不久又被選拔做了泰州海陵縣主簿。不少地位顯貴之人推荐先生有大才,可以試用擔任重要的職位辦事,不應當棄置在州縣做小官,先生也曾經激昂慷慨充滿自信心,想為朝廷做一番宏宏烈烈的事業;可是終無機會能夠稍微撥揮其智慧才能就身故。唉!這實真值得悲痛矣!
在士人中間,確實有如此之人,遠離人世,不同凡俗,只按照自己意志而行事,被人謾罵諷剌譏笑欺侮,一生困窮受到屈辱,卻不悔恨。彼皆無眾人欲望之求,欲對後世有所期待的人,他們之不得志,本來是應當的,至於頗智謀赴中功名的人,看時機上下應付,來取獲權勢與利祿的機會,可是時常而遇不得志,為數也無法枚舉。但是,能講會道可以移動萬物,卻在盛行遊說時代遭受困宭;謀略能制服三軍,卻在崇尚武功的國家,受到羞辱,這又如何
解釋泥?唉!先生是一定有所期待,遭受困窮而不悔恨的人,大概懂得其中道理吧。
先生卒於北宋嘉祐紀元丙申(公元一○五六年)某月甲子日,享年五十九歲,墓葬在真州楊子縣甘露鄉山麓原野。夫人李氏,生有四子五女:長男許瓖,未出仕、次男許璋,任真州司戶軍、三男許琦,仕太廟齋郎、四男許琳,中進士。長女適配進士周壽先、次女適配泰州泰興縣令陶舜元,三、四五女未出嫁。
按:銘文說:『有人將您提拔起來,沒有人排擠您阻止您上進,唉!許君您卻這個地位就完,是誰使您這樣的吧』? 摘自:(泰州海陵縣主簿許君墓誌銘) 宋王安石

許申公:【北宋】諱名賢,字維之,宋時為廣東潮州二世祖,先世申公之父烈公,自漳州遷潮,遂為潮陽人,後卜居於郡城韓山麓山前鄉,咸平元年戊戍( 公元一○○一年 )中,陳堯佐通判潮州,許申以布衣見之,與語奇之,其觀其所文,益加器重。堯佐自潮州倅以漕檄攝惠州,要許申偕行,中道艤舟,新月初出,舟人皆登岸,纔甲夜,俄有介胄百輩,乘騎數人,指呼甚明云:「今丞相漕使宿,其或疏虞毫髮,不敖!」許申與文惠公驚喜,固不知孰相孰漕也。明日詢其地,有姚娘廟。文惠公自惠還潮,親以文祭,後居釣軸,凡歷官皆如向所言公 (與地紀勝)。
北宋大中祥符元年戊申(公元一○○八年)初,詔令各地荐舉賢良,許申與焉,天子東封,新申獻賦,頌者數百人;召試三人,許申在列。學士院第其文,許申擢為第一。授將仕郎,秘書省校書郎,蓋舟恩也。出知鄞縣。天禧元年丁巳( 公元一○一七年 )初,遷合詔州,更吉建二州。修張九齡廟。又修吉、柳、建三州,遷廣西提點刑獄。改江西湖南路轉運使,景祐二年歲次乙亥( 公元一○三五年 ),以度支判官工部郎中,歷官出為江南東路等轉運使。
許申在三司,建議以藥化銅雜鑄錢,銅三鐵六,費省利厚,乃用其法,鑄於京師,旋徙湖西,復任廣東轉運使,仕終刑部郎中,嘗因災異言事,極詆時弊凜然,有直臣風。
許申為人,姿宇軒特,識見通敏,少讀書一經目,終身不忘,為文淵洽溫潤,切劘端正,根於所養,著有高陽集。新申其子許因,字乃甫,登仁宗景祐三年丙子進士,仕太子中舍,孫三人:長聞誨,衛尉寺丞;次聞義,仕州知府;三聞一,仕皇祐元年己丑( 公元一○四九年 )。曾孫許字君瑤,號國璽,尚太宗曾孫女德安郡主。授左班殿,直繼聞義知賓州;在賓賜錦袍者六,金帶者三,終武功大夫,明州觀宗使,累官至廣南西路兵馬都監,四世許弁,登元豐二年己未( 公元一○七九年 )進士,復繼許知賓州,終官朝議大夫,五世孫居仁,字則榮,遷居同安,同登元符三年庚辰( 公元一一○○年 )進士,居仁仕至朝議郎,知貴州。許玉之子仲禮,字則敬,仕至武節郎,為東南第十一將,八世孫許騫、許宜,同登紹熙二年辛亥( 公元一一九一年 )進士。許騫為惠州推官,後調南思僉判。自許申而下,仕總文武四十一人焉,有高陽集遺稿,劉允
作序。(潮州許氏族譜)
按:許申公所著:書於靈山開善禪院碑記,至今猶誦士林,其記曰:『潮陽靈山之為名也,寰海聳聞,其勝者何?罔阜環沓,如西天之鷲嶺,曹淡之寶林,盧陵之清源,福唐之支提,梗概存焉。』誰何居之?大顛首之,顛師唐之高僧也。西山惠照,石頭希遷,即乃師焉。既聞道矣,人居羅浮山瀑布岩,寂然宴坐;暴客能遠凡者,遊於其間,謂師學人,不將不迎,揮刀將剚之,師神色自若,引領當其鋒。客擬以至丙,帥道之曰:『得大無畏道用如是開元十九年(公元七一三),自羅浮山來栖是山,無修無訂,無念無可,直趟菩提,解脫諸縛,禪機電決,迷妄俱照。

許致公:【北宋】許致公,始興人也。南宋仁宗天聖二年甲子( 公元一○二四年 ),以文學著,登進士第,卒時墓葬在始興許塘邊。
許彥先:【北宋】許彥先,始興人也。深明易學,尤工書法,南宋仁宗天聖三年乙丑(公元一○二五),與族人致問第進士。許彥先累官殿中丞,後遷廣東轉運使,素有文名,彥先所著,並詩存有:
一、「花藥氛氳海上洲,水中嘗影帶沙流;直應路與銀演接,槎客時來犯斗牛。」神宗熙寧七年甲寅( 公元一○七四年 ),謹按:詩雕刻在廣州督學署池西,大石之左。首句云:﹁花藥氛氳海上洲﹂,蓋以種花藥著也。石訂汴南百詠古蹟記,名勝志稱:劉氏集方士,鍊藥於此之誤。
二、「崖春層宵潤,溪穿碧玉橫;銀河一派水,終日潟天聲。玉峰刳不盡,滿室碧琅玕;太始藏靈氣,廖廖五月寒。」神宗熙寧十年丁巳( 公元一○七七年 )八月,權發遣廣南東路轉運副使公事殿中許彥先,被召北歸,艤舟琅石遊落洞,十二日書。謹按:詩雕刻在英德碧落洞。彥先在通真嚴題詩,如左行有:
三、「壁倚乾寧碣,龕籠大葉僧;七年馳使路,陋囁石梯層。」轉運副使許彪先,神宗熙寧十年丁巳( 公元一○七七年 )孟夏,再遊陽春通真岩。謹按:詩雕刻在陽春銅石岩。

許希公:【北宋】許希公,開封人氏。年少勤學,精通醫道,以行醫為業,後補翰林醫學,北宋景祐元年( 公元一○三四年 ),仁宗不豫,侍醫抉數進藥不效,召許希診曰:「鍼心下包絡之間,即可亟愈。」左右爭為不可,請黃門祈以身試,試之無所害,遂以鍼進,而帝疾愈。為官至殿中省藥奉御,命為翰林醫官,許希拜謝,請建扁鵲廟,帝為藥廟於城西隅,因立太醫局於旁。許希至殿中者,尚藥奉御卒於官。著有:「神應鍼經要訣。」行醫於世。祿
蔭其子宗道,仕至內殿崇班。


許懋公:【北宋】許懋公,字敏修,福建省仙遊人。北宋慶曆元年辛巳( 公元一○四一年 )至於慶曆八年戊子(公元一○四八年),開登進士第,宋元豐元年戊午(公元一○七八年)至元豐八年乙丑(公元一○八五年),中為兩浙轉運副使。衛民坐私鹽,久繁不決,許懋王任,為明其冤,悉放出之。民感恩德,競詣佛寺,飯僧視壽。官至直秘書閣,知福州時卒於官。

【許璋公】像讚曰:恭維我祖,世出周唐,伯夷太岳,據衍高陽;初知建知,侍御傳芳,根深蒂固,積源流光。蓬山發起,瑤林顯揚,支分海外,遐邇蒸嘗;古今模範,而熾而昌,子子孫孫,永載其祥。裔孫 許明德謹撰
許璋公:【北宋】晉江蓬山大房鄉開鄉始祖 ,字潛道,先祖由河南光州遷興化,傳至北宋十一世孫璋公,公年廿二,於宋仁宗慶曆二年( 公元一○四二年 )登壬午科進士,知建州,為屯田郎終朝奉郎。公年四三歲,時英宗治平元年甲辰( 公元一○六三年 )署太子趙頊太師公四十九歲,到太子繼承帝位登基,帝號神宗熙寧元年戊
申(公元一○六八年),以王安石為相,璋公尊稱宋侍御。立官封尚書侍郎,爵位鋃青光祿大夫,姚氏、孫氏俱封一品夫人。公年老歸隱,居泉州下營府第。哲宗元祐年間(公元一○六八年至一○九三年)擇地遷晉江十都蓬山大房鄉,( 又名庵山、豐山 )遂家焉。傳至十三世孫輝公,智勇機謀,領兵捕滅寇亂,以功封明德武功。軍旅之暇,於沿海築堤闢田,發展農業,而利民生。群鄉感其德。子孫為追思輝公功德宏偉,立侍御公聖像,乃是在宋仁宗慶曆壬午科,登進士知建州屯田郎時,官帶祖像,以求其傳。
宋侍御璋公,生於宋大中天禧四年庚申,( 公元一○二○年 )三月十四日,卒於某某年十二月初五日。公墓葬在本縣十七八都蔣橋西清水岩前,生二子:長規公,奉祖世居章山大房鄉,次矩公,守塋居於石龜榕林,又名瑤林。
每年三月十四日誕辰,有血食祭餐之儀,由六房輪流拜祭。厥后鄉人又將明德武功祠,改建為宗祠。倭寇入侵,宗祠與六房祖廳及宗譜被焚毀。
輝公生六子:大啟支流。長子恭公,支分南安卅六都,梧茂及晉江十一都岑張村。次子寬公,支分晉江內坑之馬四荊。三子信公,支分晉江龍沛亭、玉斗、普邊、埭頭、厝板、與安溪( 附註應為同安 )之西塘村,四子敏公,支分泉州城。五子惠公,支分廣東省。六子奇公,支分晉江桂林( 井林 )潘徑桃宅,以及南安石井橋頭村。輝公嗣孫,分派六房:三房大房內,傳元儒豹山公,嗜經學而弗仕進,道德文章,四方景仰。六房奇公生珩公,元賜進士出身,歷官翰林院,大理寺左評。解組歸來,擇居桂林,其後文風蔚起,登賢書于京國,領鄉荐粵邦者濟濟有人。其明徑出仕,與夫失師中者,又往往不乏焉。其間有豸者,號玉斧,因宣城司教,橋東公之曾孫也,幼從父居許嶼,長而奏捷,督學江左。江右知名之士,皆出其門下。玉斧公次子且,由肥城令拔置諫垣,又曾孫均,登進士第,由翰林院,歷任吏部左堂。蓬山派系之文士顯宦,以六房為最,故有﹁雙龜背印斗,紗帽九十九﹂之稱。此外尚有支分到江西、兩廣、四川、台灣等省,以四川為最多。因恭公裔孫,紹熏公,增任四川道,重慶府官,子孫都兩廣、四川為官。千百年來生生息息,人口眾多無窮盡矣。摘自:( 蓬山大房鄉許氏族譜 )

許貴公:【北宋】許貴公,字公和,生於南宋仁宗嘉祐二年丁酉(公元一○五七年),江西萬安人。祖籍河,遠祖許光卿,為西晉惠帝殿前都元帥,鎮撫湖廣蔪黃州(今湖北蔪春),數傳至齊武帝時忠節公為總兵平章政事,移鎮袁州分宜(今江西宜春),傳六代至孝康公,徙居分宜縣第五都石欄村蓮花塘,遂為蓮花塘始祖。孝康公五世孫祥公,與兄長云公,由蓮花塘徙居安福,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間,(約公元一○一○年前后)徙居吉州(今吉安縣)萬安縣皂口落星湖,嗣後又遷居厚陵(今萬安縣彈前),祥公生三子:長俊明、次俊英、三俊遠。俊英、俊遠二公后裔失考。俊明公生許富、許貴二公。許富公,字公濟,官居翰林院國子監祭酒大夫、宣德郎云騎都尉,賜緋魚袋,績載「省,縣誌」。
貴公天姿英明,器度豁達,德業宏博,文武揚烈。宋哲宗紹聖四年丁丑(公元一○九七年)進士登第,試秘書省校書郎。宋徽宗崇寧三年甲申(公元一一○四年)金兵南侵,宋徽宗避兵南奔虔州(贛州),貴公與兄勤王有功,遷兵部侍郎,宋欽宗靖康元年丙午(公元一一二六年),金兵再次南侵,貴公與宗祥、岳飛等主戰大臣護國有功,擢升禮部尚書。次年,金帥幹离不將徽宗、欽宗俘虜,北宋滅亡,宗澤、李綱、許貴等大臣擁立徽宗第九子趙構在應天(今河南商丘)稱帝,建立南宋小朝廷,后遷都臨安(今抗州),因劻扶有功,高祖建炎元年丁未(公元一一二七年)十月一日,許貴公奉上諭知制誥升資政殿大學士、紫金魚袋、光祿大夫兼禮部尚書、封贈三代。
貴公在朝四十餘年,格恭盡職,懮國愛民,勤政廉政,因力主抗金,當然受到秦松等一班奸佞的排擠,高宗為了保住自已的皇位,不愿讓岳飛等愛國將領收復失地,救回徽、欽二帝,聽信秦松等奸佞鑱言,殺害岳飛父子罷免李綱,寵用秦松為相,朝政腐敗,民下聊生。金、元下斷南下,形勢忽劇惡化。貴公時度勢,預料到南宋必然遇到滅亡的命運,也已無汰挽回,於高祖紹興七年丁巳(公元一一三七年),憤然致仕還鄉,為防國破引起家亡的毀族之災,以他豐富的斗爭經驗和卓紙的政治家遠見,彩用「晦搯」之策,將家產均分九份交與子侄九人,命其或遠徙或近遷,分居於閩、粵、贛各地、星羅棋佈,互相照應,如今已繁衍成為八大房派,人丁數十萬口的巨族。
貴公生於宋仁宗嘉祐二年丁酉(公元一○五七年)歿於宋紹興十七年丁卯(公元一一四七年),享壽九一歲。奉旨御祭御葬於萬安縣彈前鄉上洛受口灣「旗形字穴」。古墓花崗岩石結構,佔地面積一四四○平方米,氣勢恢宏。五十年代外碑被毀,民國七十五年丙寅(公元一九八六年),貴公后裔踴躍捐資數萬元維修一新,如今列為萬安縣文物保護對象。
由於秦松當道,排除異己,抹殺功名,鎖毀案卷,抗金愛國者無疑下在南宋正史之冊,後來又因趙構有一段殺害岳飛的不光彩歷史,擁立趙構的許貴公,自然名垂國史之外了,貴公功績雖國史不載,然郡、縣誌記載歷歷在目,省誌也有詳載。許秀南整理撰記

許杭公:【北宋】許杭公,南城人也。北宋皇祐元年己丑( 公元一○四九年 )至皇祐五年癸巳( 公元一○五三年 ),登進士第,仕知彬州,鑒湖千餘頃,民以養魚,以賴維生,官至福建轉運使。

許均公:【北宋】許均公,福建同安縣新店鄉東界人。乃係文叔公第八十三代裔孫,徐翔子順公之十世孫也。宋英宗治平二年乙巳( 公元一○六五年 ),徙遷前來鴻漸定居,現已成為魚米之鄉,遂成為開基鴻漸村許姓一世始祖,生有二子:長子得輔,配娶吳氏、次子得弼,配娶吳氏。兩房子孫,瓜瓞綿綿,繁衍昌熾,成一大族。
按:鴻漸許氏家廟,俗稱為【大祖廟】,始創建於南宋孝宗隆興癸未( 公元一一六三年 ),清高宗乾隆皇帝敕封為【許氏家廟】,欽賜其裔孫永柯公【朝義大夫】匾額,官封四品。摘自:( 鴻漸許氏族譜 )

許旦公:像讚曰:【天軸歲傾,毅德漎龍;持日渡江,得璽之恭。功無不在,樂閒澤中;卜築方湖,大啟爾宇。子孫繩繩,相繼不已。郵均 洪邁敬拜讚

許旦公:【北宋】字時昭,行三十,自高遷無錫,卜居於開化鄉之方湖,登紹聖元年甲戍( 公元一○九四年 )進士第,敕封承事郎,元配錢氏,誥封夫人,生子許敦。始構田舍,後益地八十餘畝,後以孫德之(紹興元年甲戍科登進士第太常寺少卿顯謨閣學士)貴,誥贈通政大夫,太常寺少卿,子孫繁衍昌熾,成大巨族。
原注:舊譜載謂顯謨公,先世祖籍河南之靈寶縣,祖時昭公諱旦,官清河令,始居高郵,南宋建炎元年丁未(公元一一二七年)扈蹕南渡,定豎無錫之方湖。今考靈寶縣屬於陝西省,非沽北地界,譜旽為海陵主簿後,則非靈寶縣籍明甚。又清河縣志:宋時袛設清河軍,並無清河令,並譜所載官居清河令,不知何據?且靖康袛有元年而無二年,此歷朝紀元編載可証者也。

彥博公:【北宋】許彥博,始興人也。登北宋英宗治平四年丁未( 公元一○六七年 )進士第;其弟安世,繼登北宋紹聖四年丁丑( 公元一○九七年 )進士,為致之子。彥博遷任南海樞密使。

彥國公:【北宋】許彥國,字表民,係青社人。周邦彥稱其寬平優游,中極物情,惜乎流落不偶,是故世人愴之者或寡也,著有詩十卷。

許遵公:【北宋】許遵公,字仲塗,泗州人也。登進士第,又中明法,擢大理寺詳斷官。知長興縣,水災縣境,民多流徙,許遵募民,出米賑濟,竟以無患;益興水利,灌溉農田,甚博郡人,五穀豐收,立可紀之。為審刑院詳議官,知宿州登州。許累典刑獄,強敏明怒,為登州執政,以判大理。許遵欲立奇以自轝,會婦人阿云獄起。初云許嫁未行,嫌婿家陋,侗其居寢田舍,懷刀斫之,十
有餘創,不能殺,斷其一指,吏求盜弗得,疑云所為,夙而詰之,加訊掠乃吐實。許遵按云:納釆之日,母服未除,應以凡人論識于朝,有司當為謀殺已傷。許遵駁言云:被問即承應,為按問,欲舉自首條減等定罪,審刑大理當絞刑,非是,事下刑部以許遵為妄,詔以續論。未幾,果判大理恥用議法,坐劾,復持前議,言刑部棄敕不用,但引用斷例一切,按而殺之,塞其自首之路,殆非罪疑惟輕之義。詔司馬光、王安石共議,司馬光以為不可,王安石主許遵,御史中丞滕甫,侍御史錢覬,皆言許遵所爭戾法意。自是安廷論紛然。安石既執政,悉罪異己者,遂許遵議,雖累問不承者,亦得為按問,或兩人同為盜劫;吏先問左,則按問在左,先問右,則按在右,獄之生死,在問之先後,而非盜之情,天下益厭其說。宋熙寧元年戊申( 公元一○六八年 )至熙寧十年丁巳( 公元一○七七年 )間,出知壽州,再判大理寺,請知潤州,又請提舉崇福宮。尋致仕累官終中散大夫,卒享壽八十一歲。

許敦公:像讚曰:【心希聖道,為鄉宿儒,隨父南遷,分經教子,廷對嘉言,淵源有自,於萬斯年,溯風鶴湣。】 年侄 畢漸拜題敬讚   
許敦公【北宋】,字希道,號修吾,無錫人也。乃係時昭公之長子,鄉宿名儒,精於禮樂,生有四子:各傳一經,四方學者,聞名歸之,號修吾先生。時尤輝執贅門下,即遷為長。以長子德之顯貴,誥贈封為通政大夫,公以諸子中居長,最穎敏悟,常寺少卿。配娶某氏,誥封夫人,傳有子四一女五孫:長子德之、次子澈之、三子御之、四子衍之、長女適配,同邑尤輝,俱與長子同科進士,又與德之相繼官拜司拜郎中。長子德之,生一子:許伸。次子徹之,生一子:長許侗。三子御之,生二子:長許儒、次許俊。四子衍之,生一子:許儻。摘自:(許氏宗譜

德之公:像讚曰:望之儼然,即之也溫,功施社稷,學邁朱程;嘉謨入告,聖主隕聽,金石可勒,史名臣。後學王竹泉拜題

【北宋】許德之,原名煥,字振叔,行三十三,仍係許敦之長子,世居無錫門化鄉之方湖,為遷無錫第二世祖。公生於北宋熙寧九年( 公元一○七六年 ),公以諸子中居長,最穎敏悟,於北宋紹聖元年甲戍( 公元一○九四年 )登畢漸榜進士第。年十九歲,偕尤輝同榜仕揚州之法曹,與曷詠之韓詔、蘇象先同為椽,俱有美名。時稱維揚四傑。廷公臣薦其才,徽宗召見便殿,公對曰:「治道伙多術,惟進賢能而退不宵;有賢不能用,與非賢而遽信,雖勤不治。」上嘉納之。擢司封郎中,鼠尤輝相繼拜命,人為奇之,遷任太常寺少卿,以顯謨閣學士知婺州,宋宣和二年庚子( 公元一一二○年 )方臘起清溪為寇,坐是貶賓州。宋高宗即位,復官奉祠,歸畬之後,與石林、蔡夢得相友善,人比之為黃叔度,徐孺子云:先是祖時昭公南遷,有田百畝,背山朝湖。公後徙居鶴溪,遂築農舍,後益地八十餘畝,經營開拓,亭館池沼,靡不畢具,堂曰:「孝源」、曰「釋旋」、曰「安嚮軒」、曰「赤鳥齋」、曰「得所樓」、曰「駐雲亭」、曰「望湖橋」、曰「許舍」,渡許舍而出,曰「湯村嶺」,嶺下有閒水潺潺,引流於溪上。上有洞菴,境尤幽邃,每當春仲,有事南畝,公策杖徘徊於其間,嘗作許舍記,以紀其事。然身雖在野,心繫朝端,卷念主恩,未嘗一日不以國家為念。卒於南宋紹興十二年壬戍( 公元一○七六年 )享壽六七歲。宋紹興十八年戊辰( 公元一一四八年 ),中丞某疏題請卹,詔贈公為朝奉大夫柱國顯謨閣大學士,戶部尚書,邑誌宧望有傳。賜葬流福田,今稱許墓,元配朱氏,誥封夫人,側室呂氏,生有一子:許申,係朱氏出。登南宋紹興十二年壬戍( 公元一一四二年 )陳誠之榜進士,名聞於時。著有:「顯謨公墓記」,裔孫國鳳恭纂,載於開化鄉志。
謹按:舊許氏宗譜載:公生於靖康丙辰,卒於紹興壬戍,壽六七歲,今考昆陵人品及元志、明志、最近邑志,均無賜諡,明文、元金華許謙為理學名儒,諡曰文懿,是文志乃元許謙諡,與顯謨公無關,又靖康後紹聖三十餘載。公已於紹聖初登第,斷非生於靖康間,且靖康祗有丙午,而無丙辰,由紹興壬戍公卒之年往上溯,至熙寧九年丙辰,適符六七歲之數,則公生於熙寧九年丙辰,毫無疑義,茲經族中公決,將顯謨公諡法及干支紀元,敬謹更正。      

許翰公:【北宋】許翰公,字崧老,拱州襄邑人。登北宋元祐三年戊辰( 公元一○八八年 ) 進士第。宣和七年乙巳( 公元一一二五年 ),召為給事中,為書抵相,時謂百姓困弊,起為盜賊,天下有危亡之憂,願罷雲中之師,修邊保境,與民休息。高麗入貢,調民開築運河,民間騷然!中書舍人孫傳,論高麗與國無巧,不宜興大役,孫傳修罷。翰謂孫傳不當黜。時宰相怒,落職,提舉江州太平觀。靖康初,以給事中,召時,金人甫追,許翰造闕即日賜對,除翰林學士。尋改御史中丞,上疏言邊事,因陳決勝之策。張邦昌為太宰,許翰上疏力爭之,種師道罷為中太一宮使,許翰言師道名將,沈毅有謀,山西卒士,人人信服,不可使解兵柄。宋欽宗謂其老難用。許翰曰:『秦始皇老王翦,而用李信,兵辱於楚漢。宜帝不老趙充國,而卒凝成金城之功。自呂望以來,用老將收功者,難一二數。師道雖老可用。』且謂:「金兵此行,存亡所係令一大創,使失利去,則中原可保;不然,將來再舉,必有不救之憂!宜起師道邀擊之。」帝不能用。擢中大夫同知樞密院,論益不合,以病去。除廷康殿學士,知毫州,坐言者落職,提舉南京鴻慶宮。宋高宗即位,任用李綱,薦召復延康殿學士。既至,拜尚書右丞,兼權門下侍郎。時河北山東大盜,李成孔舟等。聚眾各數十萬,皆以勤王為名,願得張所為帥,所嘗論黃潛善姦邪,由此得罪。李絹為相,以所為河北等路招撫使,率成等眾渡河,號召諸路,為興復計。潛善力沮之。宗澤論車駕,不宜南幸,宜還京師,且試善潛等。潛善等請罷澤,許翰極論以為不可,李綱罷,許翰曰:「綱忠義英發,捨之無以伍中興,如今罷綱,臣留無益!」力請求去。高宗未許,時潛善奏誅陳東,許翰謂所親曰:「吾與東皆爭李綱者,東戮於市,吾在廟堂可乎?」
求去無力,幸八上,以資致殿大學士,提舉洞霄宮,復以言者落職,紹興元年辛亥( 公元一一三一年 ),召復為端明殿學士,提學萬壽觀,辭不至,二月復官資政殿大學士,紹興三年癸丑( 公元一一三三年 )五月卒,贈光祿大夫。
許翰通經術,正直不撓,歷任三朝,至位政府,徒以黼攸潛善輩,橫遭口語,志卒不展,綱雖力引之,不旋踵去,許翰亦斥而死。著有:「論語解、春秋傳、襄集」等書。

許景衡:【北宋】許景衡,字少伊,溫州瑞安人,學於程頤,登北宋紹聖元年甲戍( 公元一○九四年 )進士第。宣和六年甲辰( 公元一一二四年 ),召為監察御史,於殿中侍御史。是時王黼、蔡攸用事,景衡言尚書省,比闕長官,而同知樞密院亦久闕,雖三公通治三省,然文昌政事之本,樞密本兵之地,各有攸屬,安可久虛其位,願博採公議,遴選蚳賢,糾補政府之闕,遂大忤黼意。朝廷
用意貫為河東北宜摭使,將北伐景衡論其貪繆,不可用者數十事,不報,睦寇平,江浙郡縣殘燬,而茶鹽比較之法如故。景衡奏茶鹽之法,當以食之眾寡,為歲額之高下。
今收復之後,戶版半耗,民力肅然,而茶鹽比較,不滅於昔,民欲無困得乎?奏上,遂得權兔,朝廷既興燕雲之師,調度不繼,誅求益急。景衡奏財力匱乏,在節用民力,困弊在恤民。今不急之務,若營繕諸役,花石綱運,其名不一。吏員狠多,軍額冗濫,又無功名,賞非常賜,予皆夤緣僥倖,千請無厭,宜節以祖宗之制,而省去之,且極論和買和糴鹽法之害!不報。會知洋州,吳巖夫私書扯執政,道景衡之賢;因從子婿符寶郎、周離亨以達,離亨以其帕
誤致王黼,黼用是中景衡逐之。欽宗即位,以左正言召旋,改太事少卿,兼太子諭德,遷中書舍人。侍御史李光正,言程瑀以鯸亮,忤執政,斥景衡為辨白坐落職予祠。高宗即位,以給事中召除御史中丞相。宗澤為東京留守,言者附黃潛善等,多攻其小短,欲逐去之。景衡奏曰:「臣自浙渡淮,以至行在,聞澤之為尹,上名政事,卓然過人。臣以為去冬京城內,有如澤等數輩,其禍災變,未至如是之酷!今若較其小短,不願盡忠殉國之節,則不怒已。甚且
開封宗廟社稷所在,苟欲罷潭,別遣留守,于識縉紳申,威名政事,有加於澤者乎?」疏入,皇上大悟,封以示澤,澤乃得安。杭州叛卒,陳通作亂,浙西提刑趙叔,近招降之,請授以官。景衡曰:「官吏無罪而受諫,叛卒有罪而蒙賞,賞罰倒置,莫此為甚。」卒奏罷之。除尚書加丞,有大政事,必請問極論。潛善伯彥共排沮之。或言正二之交,乃太一正遷之日,宜於禁中,設壇望拜。高宗以問,景衡對曰:「修德愛民,天自降福,何迎拜太一之有?」初李綱議建,都以關中為上,南陽次之,建康為下。綱既相,遂主南陽之議。景衡為中丞,奏南陽無險阻,且密邇盜賊,漕運不繼,不若建康,天險可據,請定計巡幸。潛善等傾綱,使去南陽之議遂格。至是謹報金人攻河陽氾水。景衡又請奏,南幸建康,已而有詔還京,罷景衡為資政殿大學士,提舉杭州洞霄宮。至京口而卒,享年五十七歲,諡忠簡,恩賜溫州官舍一區,墓葬在瑞安縣帆遊鄉白門。景衡忠盧忠純,有大政事,切請問極論,議論與時俯仰,為文粹然一出於正,詩吐皆揣拔。著有:「橫塘集」傳世。

許居仁:【北宋】字則榮,乃係名賢祖許申公之玄孫,許弁公之長子,列潮州許氏為六世祖也。登第北宋元符三年庚辰( 公元一一○○年) 科進士,歷任南康知縣,素有賢政,擢陞貴州,終朝議郎,娶妣姚氏,繼吳氏兩氏,均贈封宜人,卒考妣墓合葬在海陽縣長美董家寮高田中。生有二子:長子濟民、次子統民。孫許灼,曾孫二:長許宰、次許寀,許宰生二子:長許戩,次許戢。


震瑤公:像讚曰:柯許連姓,姑嫂隱情,若不徙栽,何能繁榮。嘉立撰錄
震瑤公:【北宋】石龜瑤林許氏祖先,除肇基始祖 愛公外,族人經常提及就是七世祖都教許燮公。
都教者,諱燮,字禮仲,號震瑤,都教其官名,乃係 侍御公六世孫 文俊公之繼嗣也,文俊,配柯氏,據傳云:文俊公祖先,幼 即失怙,世均是稀傳( 其子在孩提時曾得算命先生之指示,謂童年不 宜離鄉作客,其母有一次歸寧,念及骨肉情深,竟強挈他同往到柯倉 鄉外家謁外祖,不久果然發生不幸。一日在戶庭拉矢,群狗爭食,突然被嚙傷膀胱,不治殤亡。其母既痛愛子夭拆,又恐回家翁姑見責,日夜哀哭,痛不欲生,最後她兄嫂見此情景,生起同情之心,自願將其同年幼子給她撫養,並留至一段相當時期,使孩子稍大,面容略變才予回家,幸瞞過家裡翁姑,惟不幸其兄嫂從此不再生育。摘自:( 八閩許氏發祥史 )
震瑤公生於北宋建中崇寧元年壬午( 公元一一○二年 )三月廿一日,十一歲時承嗣 文俊公入於許家,祀侍御而居瑤林焉。長大讀書有成,赴試入泮,俗例應必到外家謁祖,當他舅母受他膜拜時,意外見到垂下眼淚一團,心裹不免疑惑不解,及後連捷鄉試,春圍會考,功名成器,仍到外家拜祖。這次他妗娘竟避閉房中,拒不相見,公更起疑心,下跪在門外不起,妗氏始略揭開窗戶告之,二十年來姑嫂之隱情,你回去可問令堂,她如不肯吐露真惰,以後請不必再來見我。公無奈打轎回家,立刻跪在母氏面前查詢原委。此時養母想起前情,並憫嫂氏無後,才將他身世詳細說明,彼聽罷這番言語,懷念生母惰重,就要到親娘那邊去,養母心安理得,不加阻擋,當行至途中,看到農民將繁殖在苗床上的介菜分株移植,公心甚異,乃上前詢問原因,農人告稱:「不如此徙栽,怎會繁茂」?他聞語後,突然領悟,不加思索,掉頭重回許厝。自此聚族傳代,為這個原因,相沿柯許兩姓互不通婚,其實有血流關係,亦只石龜瑤林派系而已。
宋高祖紹興四年甲寅( 公元一一三四年 ),從韓世忠攻范汝為拔建州。繼從征金寇,大儀准陽二戰皆捷,升神衛都教。後鬱於秦檜不得志,至宋高祖紹興十八年戊辰( 公元一一八四年 )三月廿七日病卒,享年四十七歲,配李氏,宋封安人,周嶺白埔人,生一子:亶臣公,字信卿,號梅山。
震瑤公陵墓葬在十七八都,新街坑尾對面山東南方,即是石龜許厝鄉附近爐灶山麓,泉圍公路之旁,風水俗名號稱曰:「睏虎穴」前朝時代,如有顯宦鳴鑼開道從墓前經過,驚醒睡虎,越後本鄉必出一顯貴,後為某豪宦所忌,改移通道,奇跡遂不復見。
聽說當日殤亡在外家柯倉鄉許氏七世祖墓,俗稱名曰:「孩子墓」,今遺跡尚在柯倉鄉鄉山麓。查該鄉係位於晉江南彊之十一都,今隸屬東石鎮。珠浦許嘉立敬撰錄書

許份公:像讚曰:華胄之光,廷臣之冠,喬梓甲科,天章丕煥;典郡尚寬,獄囚出半,洪水為災,視消漲漫。帑給脹飢,嬴疾謹按,花石有網,力回廟算;諸道勤王,金虜鼠竄,德以感人,軍無騷亂。袞補國家,衣被閭閈,貽我子孫,仰仍舊貫。廿三世裔孫 許紹淵百拜敬撰
許份公:【北宋】字子大,許將公之子,,自幼抽孕,能文,力父所愛。及長,以父蔭官右承勝郎,管理國子監書庫.因得閱覽群書。凡諸子百家典籍,無不閱讀,特別熟悉宋朝典故。宋徽宗崇寧二年癸未公元一一○三年)中擢甲科進士,徽宗親閱對策,十分賞識,特召見便殿.從此以后,,甲科進士皆召見.成為定例。任秘書省校書郎兼實錄院檢討官,累官國史編修。
政和初(公元一一一一年至公元一一一二年),父將公薨,居喪悲痛,形容樵碎,廬墓手書佛經。服滿,任宗正少卿, 份上疏靖依漢、唐曰制,錄用皇族為官,朝廷從其言,一月之中選用宗室二十餘人.份任職七年,徽宗以份父將有擁立的大功.升份為徽猷閣待制,提舉萬壽觀,不久,出知鄭州兼荊西南路安撫使政尚寬平,加朝奉大夫,封閩國縣開國子皆特殊恩典。
許份在那州四年,施政坑典,有惠政,深入了解民倩,決定都由自已作主,猾吏元法操縱。所以民無犯法,訟案也沒有積壓,一路獄空八十餘縣,有一次歲旱,鄰路饑流餓死偏道,囹圄幾空,改蔡州奉詔朝廷命份賑濟賑飢,份先期准備一切人民必需品,擊鼓給食,置場屋具器用,鳴鼓給食三日。還親自前往,詢問饑胞,察嬴疾,勞累得病。凡十月,所活二萬六千九百有奇。鄭州有百花洲,素為人民遊覽勝地,洲西為太守菜園.份命拔菜建堂,與民同樂。他離任之日.百姓遠道拜泣,此作召父杜母,立祠于百花洲上。
許份還返朝,提舉萬壽觀,上殿論時政得失,言甚激烈,為執政所忌.改知蔡州.進封升國伯。蔡州無賴子結眾為盜,士族家庭亦有犯法分子,份不畏權勢,嚴加懲治。
由是盜賊紛紛逃走出境,風俗一變。州內有叛亂分子,在道路上公屜張貼告示,人心播動,份召捕盜官吏,指示方略,沒几天,賊黨全部被擒,得到朝廷的嘉獎。
宣和五年癸卯(公元一一二三年),朝廷以楊州地方形勢重要,用任郡守皆不得其人,相繼被人劾罷。乃命份知楊州兼淮南東路兵馬鈴轄。時徽宗造萬歲山(明岳)周圍十餘里,運回奇花異石置其中。許份將辭職那一天,向皇帝條陳二十事,並說:「本路士民住宅,凡有花木竹石,都為應奉司封記,山林名勝無不受到騷擾,請悉罷去「最后又說」地方官近年于應收稅賦外,復加收上供九萬四千餘石米,人民無法負擔,清照政和三年(公元一一一三年)規定辦理」徽宗皆從其言。
后為徽猷閣直學士,屢遭執政者排斥,徽宗袒護許份,說:「許份是許將之子,世代賢良,朕所深知」。由是誹謗不行。時固事日壞,金兵進逼開封,徽宗南走揚州,在兵荒馬亂之中,份親自料理一切,以州署為行宮,設營幕于行宮旁,以為護衛。徽宗命份管轄行宮所有兵馬,又議欲以渡江,份力言不可,徽宗乃留后妃、親王、帝姬等交份擁衛。自至鎮江而返,升份為龍圖直學士,繼續留任。此時各路援軍大集,其中也有搶奪行為。因此,名州均不許
外軍入城。獨許份在揚州大開城門,慰旁外軍,他們十分感動,一日洪水暴漲,許份登城視曰:郡政有失守,溺死無恨,百姐何幸,翌日水退,改揚州值金人入寇,機諸路兵勤王解毫州圍,諸援兵至,撫馭有法,莫敢剎掠,不騷擾民間,維揚民獲安,遷龍圖閣大學士。摘自:( 閩書參萬曆府志 )
金人分道南侵,份號召諸道合作勤王進討.解毫州之圍。
靖康元年(公元一一二六年),金兵攻陷開封,俘虜徽、欽二帝和后妃北去,許份乃向徽宗之子康王趙構勸進,並說:揚州控帶江淮,城墻新修,錢糧充足。如用兵西北,迎還二帝,則舟船運輸立可召集,接濟軍糧;而且南至金陵,東抵杭州,遇有危難,可為依据,請早決定大計!「疏入,高宗不從,乃提舉毫州明道宮,寓居湖州。后見時局不可為,遂由浙江回福州,住東山大乘寺。他對子弟說:「我父親在世,常囑子孫不要忘記故鄉,我于今對得住先人了。「每過春秋節日,份率子弟上墓.見鄉長輩,皆致敬禮。東山大乘寺為福州名勝,林泉幽美,份居住寺中,與諸名士及李剛唱和。遇有親友家中婚喪大事,必親自前往。按:許份公,字子大,為人慷慨,喜援助人家急需,招待賓客無不令人滿意。在揚州任官時,交際繁多,公款不過開支,份出私囊為助。公於紹興三年癸丑(公元一一三三年)十月廿八日,病卒于僧舍.時年五十五歲。贈金紫光祿大夫。紹興四年甲寅(公元一一三四年)十一月與夫人墓合葬福州梅亭。喪死之日,家無餘財,送葬之人,皆為之流涕,生前著有:《文集》四十卷,伕亡。有子六人、女六人。
摘自:( 嘉靖維揚志 ))

許牧公:【北宋】許牧公,始興人也。仍係許致之孫,許牧於北宋大觀元年丁亥( 公元一一○七年 ),與譚煥、歐陽、鈺應八行科,後登政和六年丙申( 公元一一一六年 )進士第,著有:「廣州記」。其孫許登,字希進,登宋紹興十八年戊辰( 公元一一四八年 )科進士第,官朝散大夫,水部郎中,知興國州事,兼官內勤農使。摘自:( 漳州府志 )

許光亨:【北宋】字必達,漳州人,唐宣武將軍許天正之裔孫,許苦公( 子順 )之次子,列為漳州三世祖,少負奇氣,博貫古今。才雄鄉里,學邁華夷,弱冠,充太學內舍,登大觀三年己丑( 公元一一○九年 )進士,調江寧令,勤學興農,以循良著。轉英州僉判,丞相曾文正奇之,荐為昭文飾修撰。出提點湖南刑獄,讞諭平允,稱旡七冤,時徹廟用事,漸有擠正結諛之黨,上疏論天變,辭甚抗直,出判相州,監察御史陳瓘力諫,不宜疏遠光亨,杜言者口,召為太子中允,以恭謹無懈,轉周太府少卿,財帛出納皆廉,上勞之曰:「勞勛之績,己呈於度支;德誼之修,尤稱於僚屬。」六賊聞之,深為恚憤,揚時在講筵見之稱快,按為國是,光亨自知六賊之禍,傾陷經良,勢不可久,上疏乞骸骨,未報。三班侍以力荐,擢少卿兵部尚書門下侍郎,兼平卒軍國重事,光亨力辭,詔許之曰:「留賢虛位,朝廷之殊恩;引退就閑,之達人之高誼,。卿志先定朕亦不逆。」,遂以少師奉祠,提舉洞霄祐觀。尋幽訪古,深架有月樓水閣,雨亭山下之將軍石上,日邀朋儕飲其間,時人因以坐位名其石。賞游威惠廟,口占一律云:「拱辰門外新祠宇,拜獻龍溪一瓣香;金闕喜頌新器皿,玉陛展謁儼冠裳。英豪不許山川穢,戎丑咸瞻日月光;天違先人陪別駕,千秋同祀鎮南漳。」其撰作,大有觀政論。耆壽考終。配趙氏,封勤佐夫人,其子宗彥,字仙峰,靖康間特奏名任江龍川尉。孫許登,字希進,登紹興十八年戊辰( 公元一一四八年 )進士,官朝散大夫,仕至水部郎中,出知興國州事,兼管內勤農使。皇宋乾道四年戊子( 公元一一六八年 )朝議大夫,資政殿太學士,翰林院知制,誥賜紫金魚袋,食邑二千戶,賞封二百戶,岭南等處。宣撫使石屏 陳景肅撰。 摘自:( 漳州府志 )

許潤公:【北宋】許潤公,字子瑩,宋朝績溪人。博學治聞,阿聲甚著。政和元年辛卯( 公元一一一一年 )至宋政和七年丁酉( 公元一一一七年 )中,累試進士不就,乃於沉山,構樂山書院及天月亭,時與文人講道其中。又構南樓數楹,以恣登覽,有詩文傳世。
許尹公:【北宋】許尹公,字覺民,樂平人。宋政和元年辛卯( 公元一一一一年 )至宋政和七年丁酉( 公元一一一七年 )科進士,歷知興化,永,處,柳,邛五軍,皆有善政,宋高宗時攝蜀帥,甚得人心,遷司農卿。宋孝宗即位,上疏乞延儒臣講求治道,尋以數文閣侍制致仕,著有:文集傳世。

許搏公:【北宋】許搏公,字公執,莆田人。宣和元年己亥( 公元一一一九年 )至宣和七年乙巳( 公元一一二五年 )中,在太學時,秦檜之弟秦棣犯學規,秦檜折簡為秦棣援,許搏不許。後歷監察御史,出知撫州嚴州,及秦檜當國,遂改名遁跡,隱居不任。
許忻公:【北宋】許忻公,字子禮,拱州襄邑人。宣和三年辛丑( 公元一一二一年 )中進士。高宗之時,為吏部員外郎,有旨引見,是時金國使人張通古在館。許忻上疏極論,和議不便,而曰:「臣兩蒙召見,擢寘文館。
今茲復降睿旨引對,今見陛下,於多故之時,欲釆中處一得之說,以廣聰明,是臣圖報萬分之秋也,故敢竭愚而效忠。臣聞金使之來,陛下以祖宗陵寢廢祀,徽宗皇帝,顯肅皇后,梓宮在遠,母后春秋曉高,久闕晨昏之奉,淵聖皇帝與天族還歸無期!欲屈己以就和,遣使報聘,茲事孻大,固已詔侍從台誅,各具所見聞矣。不知侍從臺誅,皆以為可乎?抑亦可否雜進,陛下未有所擇乎?抑亦金己恭數者,臣所不得聞也。
請試別自利害,抑為陛下詳陳之。夫金人始入也,固嘗云講和矣。請康之初,約肅王至大河而返,已而挾之北行,迄無音耗!河朔千里,焚掠無遺,老稚係纍而死者億萬計,復破威勝隆德等州。淵聖皇帝嘗降詔書,謂金又渝盟必不可守,是歲又復深入,朝廷制置失宜,都城遂陷!敵情懼我,百萬之眾,必以死爭也。止我諸道勤王之師,則又曰講和矣。乃邀淵聖出郊,次邀徽宗繼往,追取宗族,殆無虛日,傾竭府庫,靡有孑遣。公卿大臣,類皆拘執,然後偽立張邦昌而去;則是金人所謂講和者,果可信乎?此已然之禍!陛下所親見。今徒以王倫繆悠之說,遂誘致金人責我,以必不可行之禮,陛下遂已屈己從之,臣是以不覺酒涕橫流也!扶彼以詔命諭江南為名而來,則是飛尺書下本朝,豈講和之市謂哉?我躬受之,真為臣妾矣。臣竊料陛下必不忍為也。萬一奉其詔令,則將變置吾之大臣分部,吾之諸將,邀求無厭,靡有窮極。當此之時,陛下從之,無以立國,不從之復責戰以違令,其何以自處乎?脫或包羞忍恥,受其詔諭,而彼許戰者,不復如約,則徒受其辱,而貽萬世之譏。縱使如約,則是我今日布所有土地,先拱手而敵人矣。祖宗在天之靈,以為何如?徽宗皇帝,顯肅皇后,不共戴天之仇,遂不可復也,豈不痛哉!阻下審思之,斷非聖心所能安也。國家兩嘗得勝於淮甸,踵未能克復中原之地,而大江之南,亦足支吾軍,軍聲粗震,國勢粗安。故金人因王倫之往,復遣使來嘗試,可若從並請,
正墜其計;不徒其欲,且復我之金幣天去,亦何適而非彼之利哉?為今之計,獨有陛下幡然改慮,佈告中外,以收人心,謂祖宗陵寢廢祀,徽宗皇帝,顯肅皇后,梓宮在遠,母后淵聖,宗枝族屬未還,故遣使迎請,冀遂南歸。
今敵來邀,朝廷以必不可從之禮,實王倫賣國之罪,當行誅責,以釋天下之疑;然後激厲諸將,謹捍邊彊,無墜敵計。進用忠正,難遠姦邪,振揚紀綱,謹修朝政,務為實效,不事虛名,夕慮朝謀,以圖興復,庶乎可矣。今金使雖已就館,謂當別議區處之宜。臣聞萬人所聚,必有公言。
如此陛下獨不察乎?今日之舉,存亡所繫,愚衷感發,不祗自己,望鑒其惓惓之忠,特垂采納。更與二三大臣熟議其便,社稷天下幸甚!」疏入不省。後忻托故乞從外補,乃授荊湖南路轉運官,謫居撫州,起邵陽卒。

許衍公:【北宋】通判朝奉公,字平子,小名應璋,小字平仲,號南阜,第廿五,北宋宣和七年乙巳( 公元一一二五年 )八月廿九日卯時生,南宋紹興五年乙卯( 公元一一三五年 )補入太學。年三十五歲,伏闕言事,乾道元年乙酉(公元一一六五年)秋,升補上舍生。乾道二年丙戍( 公元一一六六年 )詣謁告歸養,後丁承事郎,
公憂以守制三事,免省試,赴殿試,擢孝宗乾道八年壬辰(公元一一七二年)黃定榜進士第。初除贛州教授,次任福州教授,次任福州永福縣知縣,政有德聲,御賜緋魚袋朱銀之服。秩滿磨勘赴闕轉朝奉郎,未赴任而卒於京師,紹熙四年癸丑(公元一一九三年)六月初七日終,享壽六十九歲。舁喪歸葬於本里山魁後,安山東坦之原,乃紹熙四年癸丑(公元一一九三年)十二月廿七日庚申入葬,公娶南安鵠塘洪氏,廿八娘。生於南宋紹興七年丁巳(公元一一三七年)四月廿八日辰時,孝宗淳熙八年辛丑(公元一一八一年)郊祀恩,初封恭人,生子四女二人:長女適配,紹興四年癸丑進士薛舜庸,官至朝請郎興化軍通判、次女適配外祖姑之孫王榕,卒於嘉定五年壬申(公元一二一二年)九月十二日,享壽七十六歲。墓葬在安海雞萶山,號聖林前蔡山之原,買謝酉瑜屯地三畝,前後左右各廣四十餘丈,癸酉六月營地,十月庚申殯於其所,甲戍年十一月甲申日入葬,以雞暮山為案,二墳皆吉地也,又後安葬祖墳,先人傳謂被竊盜夜剜到壙誌所,取名器將硯石墓誌,丟棄於外,後拾歸藏於家,至明嘉靖四十年辛酉(公元一五六一年)冬,倭寇冬剽掠家廟燬而誌石壞矣。幸纘先萬曆卅五年丁未(公元一六○七年)附錄於譜,時便觀覽得以傳後益知吾 祖南阜公生平志行所學之詳云。摘自(蕭山許氏宗譜)

許衍公,字平仲,號南阜,第廿五,福建泉州同安縣蕭山人。曾祖諱聰,祖諱琪皆不仕,父諱元英,贈承事郎,母洪氏孺人,生有男五人:先君居次,生於北宋宣和七年乙巳(公元一一二五年)八月廿九日卯時,少刻苦讀書工為文,有聲庠序間月書,季考雖屢中首選而名不登,于鄉書一旦作而曰:丈夫四方志,安能久此鬱鬱,南宋紹興五年乙卯(公元一一三五年)補入太學。年三十五歲,紹興廿五年癸酉(公元一一五三年)春,攜束書遊上都,至紹興廿九年己卯(公元一一五九年)春,始補入太學,萬言一書,義氣凜然,乾道元年乙酉(公元一一六五年)秋,以太學生伏闕言事,升補上舍生登第。乾道二年丙戍(公元一一六六年)詣謁告歸養,又明年成昏居無何丁承郎憂既終喪,以守制三年,免省試,赴殿試,擢孝宗乾道八年壬辰(公元一一七二年)黃定榜進士第。初除贛州教授,次任福州教授,用荐者改宣教郎,除福州永福縣知縣,軍覃恩增御賜緋魚袋朱銀之服。永福三年,政聲甚休外台荐聞于朝,秩滿磨勘轉朝奉郎,赴闕除建寧府通判,長男伯詡在侍傍,己命回轅之日矣。忽一夕就寢熟寐而化去,時紹熙四年癸丑(公元一一九三年)六月初七日也,未赴任而卒於京師,享壽六十有九。而位不充其德。所著有本論二十篇。
按:君子林次崖先生,明嘉靖廿六年丁未(公元一一五七年)春,稱其敘事有體詳而不穢而能盡,亦宋文之有典則者,泉州府誌見人物良吏卷云:
許衍公,字平仲,同安人,孝宗隆興二年甲申(公元一一六四年)以太學生,伏闕上書言事,士論韙之。明年上舍登第,當進本說二十篇,言庶利害,及上供銀攬戶之弊,通判建寧府卒。萬曆卅七年己酉(公元一六○九年)祀鄉賢。
按:新安朱文公書與僚佐云:宗子未及上供攬戶,漳州汀三州,經舉許公條議,甚悉朝論,是之現在次第舉行矣!仁人之心未當忘,天下之憂固其此義也。按通鑑乾德元年癸亥,趙普與太祖懲五季潘鎮之頗用文臣知州,以分剌史之崔治設通判於諸州,凡軍民之政,皆統治之事得專達與長吏均禮,於是節度使之權始輕矣。
摘自:(通判祖朝奉墓誌)                                             
懷德公:【北宋】許懷德,字師古,開封祥符人。其身長六尺餘,善騎射擊刺,以父蔭累擢殿前指揮使。
趙元昊寇犯邊境,懷德拒戰有功;其後以畏慓被謫,已而與功臣並進典兵。及坐請託得罪,去而復還,時遭承平,故得保寵祿。官至寧遠軍節度使,卒諡榮毅。

許仲蔚:【北宋】許仲蔚,年少博學,以文學名,有志用世。嘗條時務,請建義倉,墾置營田,行鄉飲籍田,復制科,興創學校,北宋仁宗嘉之,擢令新城,能以素所自許者,推行之政,平氏又有卓茂之名。時蘇軾守杭,聞知仲蔚,尤禮重之。摘自:( 新城縣誌 )

許安仁:【北宋】許安仁,字仲山,少從蘇軾學,有文稱聲。晚年以累舉授官,仕為順昌尉,官有善政,甚得民譽。

許幾公:【北宋】許幾公,字先之,信州貴溪人。以諸生謁韓琦於魏,韓琦勉入太學,擢第,調高安樂平主簿。仕南陵知縣,還民之託,僧尼為姦,為數百人,提舉京西常平,為開封府推官,進至將作監史。與匠為姦欺,凡削塗堅丹艘之工,當以次用而始役,即概給其廩費,亡藝而患不均。幾逆為之,程費省工倍。再遷太常卿,戶部侍郎。以顯謨閣侍制,知鄆州,梁山灤多盜,皆漁者窟穴
也。幾籍十人為保使,晨出夕歸,否則以告,輒窮治無脫者。幾有更幹,而善理財,由是四人,入戶部至尚書。嘗以搖泉布法,罷又以治染院事失實,知婺州,暹樞密直學士,河北都轉運使。徙知成德軍,仕太原府知縣,張商英裁損吏祿,許幾預其議,貶永州團練副使,安置袁州。遇恩復中大夫,時卒於官。

許允成:【北宋】許允成,乃係王安石門人。著有:「孟子新義」。王安石喜孟子,自為之解,其子王 雱,與允成皆有注釋,崇寧大觀年間,場屋舉子宗之。

希賢公:【北宋】許希賢,字世昌,號篢山,閩縣人。孝性天至,兩居親喪,哀毀骨立,既葬廬墓,所凡醴八八年,虎不為暴,子孫懇請再四,乃還家以壽終,墓葬貴安山,有司刻碑「純孝」兩字於墓門,以表揚焉;崇祀閩縣孝子祠。 摘載:( 福州縣志 )

敦仁公:【北宋】許敦仁,福建省興化人。登第進士,北宋崇寧初,入為校書郎,蔡京以州里之舊,加以擢擢,凡有建白,悉受京旨,官拜御史中丞,上章請五日一上朝,徽宗以其失當,命罪俸金,尋卒。




更新时间:2006-4-23 20:25:36

友情链接: 中华许氏族谱  新加坡许氏总会  许由与许氏文化研究会  中国根源网  许广崇  明宗网  鸣谢:高山网络 提供本站网络空间


 
CopyRight(C)2006-2010,中华许氏 www.ChinaXu.net
联系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大英三里66号,邮编:570206
琼ICP备06002430号,Powered by:Jixin Studi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