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名人_中华许氏
nav_top
  通行证 |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中华许氏  中华许氏导航  简体中文 
Logo
Home首 页 许姓传说 许氏地图 各地族谱 许氏文化 历代人物 现代名人
许氏人才 我的家谱 许氏宗祠 许氏社区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RSS
    历代人物 淘宝购物频道综合·商城·电器·男人·女人·数码·家居玩具·美容·饰品鞋包·食品·台湾馆·风云榜 
唐朝名人


許敬宗:像讚曰:輔唐佐武,敢作敢為;獨具慧眼,崇正辟非。武碑無字,千古攸歸;男女平等,天下稱許。
許敬宗【唐】,字延族,唐杭州新城人。父善心,仕隋為給事中( 越王稱制,贈左光祿大夫,高陽縣公,諡曰文節 )。敬宗幼時善屬文,大業元年乙丑至十二年丙子( 公元六○五年至公元六一六年 )中舉秀才,調淮陽書佐。俄直謁者臺奏通事舍人事,善心為宇文化及所殺,敬宗哀請得不死,去依李蜜為記室。武德元年戊寅( 公元六一八年 ),補漣州別駕,太宗聞其名,召署文學館學士。貞觀元年丁亥至廿三年己酉( 公元六二七年至公元六四九年 )中除著作郎,兼修國史;喜為所親曰:「仕宦不為著作,無以成門戶。」俄改中書舍人。文德皇后喪,群臣衰服率更令,歐陽迫貌醜異,敬宗見而大笑,被劾貶洪州司馬,累轉給事中,復修國史,以勞封高陽縣男,檢校黃門侍郎。高宗在東宮,遷太子右庶子。高麗之役,太子監國定州,敬宗與高士廉典機要,岑文本卒,帝驛召敬宗,以本官檢校中書侍郎,駐蹕山破賊,命草詔馬前,以詞藻見賞,由是專掌詔令。初太子承乾,廢官屬皆除名,敬宗表言張元素,令狐德棻,趙宏智、裴宣機、蕭鈞等,並砥節勵操,有雅望,今一概被罪疑,洗宥有所未至。帝悟,多所甄復。高宗即位,遷禮部尚書。敬宗饗沓,以女嫁蠻酓馮盎之子。光納金寶,被劾下除奠州刺史,俄復官為弘文館學士。帝將立武昭儀,大臣切諫,敬宗與李義府,陰揣帝旨贊成之。王后廢,敬宗皆削后家官爵,廢太子忠,而立代王,遂兼太子客;頃拜侍中監,修國史,爵郡公,進中書令。敬宗以后有助力,欲倚后以固寵,乃陰連后,謀逐轅瑗,來濟、褚遂良,殺梁王長孫無忌,上官儀,威寵熾灼,當時莫與亢。改右相,辭疾,拜太子少師,同東西臺三品,年老不任趨步,特詔與司空李勣,朝朔日聽乘小馬至內省。初高祖太宗實,敬播所撰信而詳;及敬宗掌國史,竄改不平,專出已私。始虞世基,與善心同遭賊害,封德彝,李勩常曰:「昔吾見世基死,世南匍匐請代!善心死,敬宗蹈舞求生,世為口實。」敬宗街憤。至立德彝傳,盛誣以惡。敬宗子娶尉遲敬女孫( 舊書大唐新書語,並作敬德子寶琳孫女 )而女嫁錢九隴子,九隴本高祖隸奴也;為虛立門閥功狀,至與劉文靜等同傳。太宗賜長孫無忌威鳳賦,敬宗猥稱賜敬德蠻酓。龐孝泰從討高麗,賊襲破之,敬德受其金,乃稱屢破賊,其虛美隱惡類如此。敬德貪淫僭侈,至造連樓,置諸奴如垓馬其上,縱酒奏樂自娛,嬖其婢以為繼室,假姓虞,敬宗子許昂烝之,敬宗怒,黜虞氏,奏斥昂嶺外,久乃表還。咸亨元年庚午( 公元六七○年 )以特進致仕卒!帝為舉哀,贈開府儀,同三司揚州大都督,陪葬昭陵太常議,諡博士。袁思古曰:「敬宗棄子荒微,嫁女蠻落,當諡謬。」其孫彥伯訢思古有嫌,詔更議太常博士。王福疇曰:「何曾忠而孝?以日食萬錢,諡醜謬,,況敬宗忠孝兩棄,飲食男女之累,又過之乎?」執不改,有詔尚書省雜議,更諡曰恭。

許世緒:【唐】許世緒,并州人也,唐大業末十二年丙子( 公元六一六年 ),為鷹揚府司馬。見隋祚將亡,言於高祖曰:「天道輔德,人士與能。蹈機不發,必貽後悔。今隋政不綱,天下鼎沸。公始當圖籙,名應歌謠,握五都之兵,當四戰之地,若無他計,當敗不旋踵。未若首建義旗,為天下唱,此帝王業也。」高祖甚奇之,親顧日厚。義兵一起,授右一府司馬。武德中累除蔡州剌史,受封真定郡公卒。其弟洛仁,亦以元從功臣,官至冠軍大將軍,左監門將軍,高宗永徽元年庚戍( 公元六五○年 )卒,贈代州都督,諡曰「勇」,陪葬昭陵。

許洛仁:【唐】許洛仁,世緒之弟,從起晉陽,錄功至冠軍大將軍,贈代州都督,卒諡曰勇,陪葬昭及陵。

許紹公:【唐】許紹,字嗣宗,先世高陽人。因徙居安州安陸,而成為安陸人。祖許弘,父法光,俱為楚州剌史。唐大業十二年丙子( 公元六一六年 ),許紹為夷陵通守,盜寇四起州境,獨完流人,自古數十萬開倉賑絡。煬帝崩,問至,許紹率人吏,三日臨以所部,遙屬越王。侗王世充篡位立,乃以黔安武陵灃陽歸國,授峽州剌史,受封安陸郡公。高祖與許紹兒童同學,敕書道平生曰:「昔
在子矜,同遊庠序,博土吳琰,其妻姓仇,迨想此時,宛然心日,荏苒歲月,遂成累紀,且在安州之日,公家乃盧岳州渡遼之時,伯裔又同戎旅,安危契闊,累葉間之。其間遊處,觸事可想,雖盧琯與劉邦同里;吳質共曹丕接席;以今方古,合足稱焉。而公追硯席之舊歡,存通家之囊好,明鑑去就之理,洞識成敗之機,爰自荊門,馳心絳闕,綏懷士庶,純合賓寮,踰越江山,遠由誠款,覽此忠至,彌以慰懷!」舊以加恩。及肅銑將董景珍降,命許紹率兵應接,以破銑功,許權其子智仁,為溫州剌史。銑遣楊道生圍峽州,許紹擊走之。銑將陳普環其大艦,‵江規取巴蜀。許紹遣智仁及婿張元靖,掾季宏節追戰西陵,覆其兵,擒普環,悉獲戰艦,江之甫有安蜀城,地直夷陵荊門,城時其東,皆峭險處,銑以兵戍守,許紹遣智仁等攻荊門取之,制書褒美。許紹境速王世充,及銑其下為賊,剽者皆見殺。許紹得敵人,獨資遣之,二邦感義,殺掠為上。進譙國公,賜帛千段。趙郡王孝恭等伐銑,復紹督兵,圖荊州,會病卒於軍。煬帝流涕。唐貞觀元年丁亥至廿三年己酉( 公元六二七年至公元六四九年 )中贈荊州都督,許紹長子早卒,以嫡孫力士為嗣,終洛州長。次之子智仁,初以勳受封孝昌縣公,許紹卒繼守夷陵,終荊州都督,少子圉師。

許胤宗:【唐】許胤宗,常州義興人也。初事陳;為新蔡王外兵參軍。時太后病風不言,名 醫久治皆不愈,脈益沉而緊。胤宗曰:「不可下藥,宜以湯氣薰之,令藥入腠理,周理即差。」乃造黃耆防風湯數十斛,置於床下,氣如煙霧,其夜便得語。由是乃拜義興太守。陳亡入隋;歷尚藥奏御。武德元年戊寅公元六一八年,累授散騎侍郎。時關中多骨蒸病,得之必死,遞相避連染,醫無能療者,胤康每療無不愈。或謂曰:「公醫術若神,何不著書以貽將來?」胤康曰:「醫者意也,在人思慮;又候幽微,若其難別。意之所解,口莫凝宣。且古之名手,唯是別脈。
脈既精別,然後識病。夫病之於藥,有正相當者,唯須單用一味,直致彼病。藥力既純,病即立愈。今人以能別脈,莫識病源,以情臆度,多安藥味。譬如抱獵,未知兔所,多發人馬,空地遮圍,或冀一人偶然逢也。如此療疾,不亦味乎?假令一藥偶然當病,復共他味相和,君臣相制,氣勢不行,所以難差,諒出於此。脈之深趣,既不可言,虛設經方,豈加於醫?吾思之久矣,故不能著述耳。」享長壽九十餘歲卒。

許昂公:【唐】許昂公,乃係敬宗之子,虔化令,娶尉遲敬女孫( 舊書大唐新書語,並作敬德子寶琳孫女)而女嫁錢九隴子,九隴本高祖隸奴也;為虛立門閥功狀,至與劉文靜等同傳。太宗賜長孫無忌威鳳賦,敬宗猥稱賜敬德蠻酓。龐孝泰從討高麗,賊襲破之,敬德受其金,乃稱屢破賊,其虛美隱惡類如此。敬德貪淫僭侈,至造連樓,置諸奴如垓馬其上,縱酒奏樂自娛,嬖其婢以為繼室,假姓虞,敬宗子許昂烝之,敬宗怒,黜虞氏,奏斥昂嶺外,久乃表還。

許緒公:【唐】許緒公,為景先之曾祖,遷居洛陽,唐武德元年戊寅( 公元六一八年 )至武德九年丙戍( 公元六二六年 )時,以佐命功,歷左散騎常侍,受封為真定公。

許叔牙:【唐】許叔牙,字延基,潤州句容人。唐貞觀時,遷晉王府參軍事,弘文館學士。按:舊唐書作:「累授晉王府文學兼侍讀,遷太子洗馬,兼崇賢館學士,與新唐書有四。」於詩禮尤遂,獻詩纂義十篇。太子會令本付經局,寫付司經。御史大夫高智周見之曰:「明詩者,宜先讀此。」貞觀廿二年己酉( 公元六四九年 )卒於家。

許坦公:【唐】許坦公,豫州人。其年十歲餘,隨父入山,父為猛虎所噬,許坦號叫,使杖擊之,以救其父,得保安全。太宗詔授許林郎。

許圉師:【唐】許圉師,安州安陸人( 今湖北省安陸 )。乃係許紹之少子,素有才幹,研究藝文,擢進士第,累遷給事中,高宗靈慶四年己未( 公元六五九年 )拜相。任黃門侍郎,兼檢校左庶子,同中書門下三品。監修國史,同年又散騎常侍檢校侍中,后封平恩縣公。迨高宗龍朔二年壬戍( 公元六六二年 )改制為左相,高宗自書,詔賜遼東諸將。謂許敬宗曰:「圉師愛書可示之」。圉師之子奉輦直長自然,游獵犯人田,田主怒,自然以鳴鎬射之,圉師杖自然一百,掩不奏,為人所摘,帝讓曰:「宰相而恭百姓,非作威福乎?」圉師謝,且言:「作威福者,強兵重鎮嫚天子,法官文史合敢然!」帝曰:「慊無兵邪?」敬宗因是劾抵,同年遂免官。至龍朔三年癸亥( 公元六六一年 )中,左遷虔州剌史,又任相州剌史,后部尚書等職。久之為虔相二州剌史,稍以寬治。部有受賕者,圉師不忍接,但賜清心箴,其人自愧,後修飾更為廉士。官進戶部尚書,卒贈幽州都,諡曰簡,陪葬泰陵摘自:﹁舊唐書作恭陵﹂與
﹁中國歷代宰相志﹂。

許子儒:【唐】許子儒,字文舉,乃係叔牙之子,唐高宗時為奉常博士,初,長孫無忌事,議祠令及禮用,鄭玄六天說:止祀昊天。唐乾封元年( 公元六六六年 ),詔祀感生帝神州,以正月祭北郊,子儒議請循武德詔書,遂祭皇天上帝,及五天帝於明堂,其所注史記,未就而終。

許力士:【唐】許力士,許紹之嫡孫,許善之子,襲爵,官至洛州長史,卒於官。

許伯會:【唐】許伯會,越州蕭山人也。乃係元度十二世孫,學孝廉,唐高宗上元二年乙亥(公元六七五年),至肅宗上元二年辛丑( 公元七六一年 )中,為衡陽博士。母喪,負土成墳,不御絮帛,莫嘗滋味,野火將逾塋樹,悲號於天,俄然而雨,將火淋滅。時遇歲旱,泉湧廬前,靈芝而生。

天正公:【唐】唐開閩漳二世始祖 天正公,字允心,號雲峰,原籍汝南平輿人,世習儒業,尤精於兵法孫吳。時值天正十五年,博學能文,擢明經經,為紀善。天正公之祖 克華公,字茂賢,徙居於光州固始,遂家焉。起氾水,以應諸豪;後屬我太宗皇帝,翊贊陳克耕,討臨汾等郡,斬朱銳等,以功授京兆別駕,宣威將軍。父陶,補前職。唐高宗總章二年己已( 公元六六九年 ),奉副陳克耕之子政,出鎮泉潮,隨父陶公,副陳政平閩,陶公歿,陳政亦亡,佐政子元光,襲佐郎將,見泉鎮禮讓風微,暴橫習起,遂與天政謀表,泉潮之交界置漳州。百務旁午,悉付天正,籌理綽如行也,是時獠寇竊發,集眾萬餘。朝命玫兄敏敷,領兵來援。敏敷殂,政母魏氏代領兵至閩。嘉天正方壯,文武兼備,令軍中所屬諸兒,悉從就學。魏本元光以支孫承重,天正代領泉潮事,以儒術飭吏治,以
忠勇偶士卒,平泉潮虔撫之寇,曾置堡三十六所。泉潮蒙其教訓,汗禦受椎髻而復倫序,因此,表建漳州分鎮南詔、嶺海輯寧,表陞中奉大夫,兼嶺南行軍團練使暨翊府紀窒,軍政之暇,未嘗釋卷。元光凡有所請,必天政討論而后定。
嘗平潮洋寇,元光題詩云:「參軍許天正,是用紀邦勳。」
而天正次其韻曰:「抱磴從天上,驅車還嶺東,氣昴無愧虜,策妙屈群雄。飛絮隨風散,餘氣向日鎔,長戈收百甲, 聚騎破千重。落劍惟戎首! 游繩繫協從,四野無堅壁,群生末化融,龍湖膏澤下,( 元光號龍湖 )蚤輓遍枯窮。」元光稱慮深辭瞻,尚命其子餉受學。天正曰:「經史之學,吾與汝父僅窺一斑,得處不在文字,然當文字中玩味之耳。」
元光歿,子嗣爵,政事每決於天正,人稱:「翰墨世家之至」,天正表辭曰:「父歿南荒,愁縈懷抱,子趨上國,疏遠慈顏,惟肅玉鈐軍紀之嚴,少酬金門厚養之德;苟躐文階,恐貽鱌鱌曠!」裴采訪見之,評其辭,謂可飾絲綸,乃老於戈矛,我輩之罪。因與張燕公論列於朝,掄掌史館,裴張得報,益重之,而請於朝,以宣威將軍兼治州事( 所作詩文,多刻陳龍湖譜集 ),贈殿前太尉,為開漳州二世祖,至宋高祖紹興廿年庚午( 公元一一五○年 )追論前功,加封翊忠昭應侯,為漳州名宧,唐進士四門博士( 歐陽詹為之作傳存焉 )。
公生於唐高祖武德二年己卯( 公元六一九年 ),農曆正月初七日,卒於唐高宗垂拱四年戊子( 公元六八八年 ),享壽七十歲。公墓葬在漳州市北面二十五里之香州欄馬頭,坐乾向巽,俗名稱號「樟公墓」,據傳因天正公墓埕下有一株大樟樹故為命名,配姚氏,封夫人,墓葬在石碼。生一子:平國,字邦憲,襲宣威將軍職,兼治州事,繼父志舉孝廉也。今其派下繁衍閩漳各處,如龍溪、漳浦、詔安、南靖、海澄、無鍚、晉江、金門,台灣、海內外諸地,其子孫昌盛無窮盡也。

許智仁:【唐】許智仁,乃係許紹公之次子,初以父功勳授溫州剌使,封為孝昌縣公。尋繼其父為硤州剌使,後歷太僕少卿,涼州都督,貞觀年間時卒,

許欽宿:【唐】許欽宿,安陸人。許紹之曾孫,萬歲通天攻年丙申( 公元六九六年 ),契丹入寇,許紹為隴山軍討擊副使。戰崇州,兵敗為擄所擒,方圍安東,賊脅令說尉城未下者。欽宿呼安東都護斐允珪曰:「狂賊天殃,朝夕當滅!公但幸謹守勵兵,以全忠節。」賊大怒,殺害之,帝贈蔪州剌史,諡曰忠。其子輔乾,以父死難,授左監門衛中侯,為海東尉迎勞使,攸柩返鄉安葬。

許欽明:【唐】許欽明,欽宿之弟,母后時以軍功,擢左玉鈴衛將軍,為西安大都護鹽山郡公,出為涼州都督嘗經騎按部,突厥默啜率兵奄至,被執,賊與皆至靈州,使說之降,欽明至城下,呼曰:「我之食,有美醬有糧米乎?」并乞墨一枝。時賊營四面阻水,惟一路得入,欽明欲選將練兵,乘夜襲奚賊也;而城中無悟其說者,遂遇害,兄弟同時殉難死於王事,留芳世名其忠。

彥伯公:【唐】許彥伯,許昂之子也。頗有名文,其祖敬宗,晚年不復下筆,凡大典冊,悉彥伯替為之。
嘗戲昂曰:「吾兒不及若兒」。彥伯答曰:「渠父不如昂父」,
後又納婢妾,譖言貶彥伯嶺表,遇赦還,官終太子舍人,早卒,有著文集數十卷。
許景先:【唐】許景先,常州義興人也。家居洛陽,曾祖許緒,唐武德元年戊寅( 公元六一八年 ) 至武德九年丙戍( 公元六二六年 )時,以佐命功,歷左散騎常侍,受封為真定公。遂居洛陽。景先少舉進士,授夏陽尉。神龍元年乙巳( 公元七○五年 )初,東都起聖善寺服慈閣,景先詣闕獻文大像閣賦,詞其美麗,擢陞拜左拾遺,累遷給事中,開元元年癸丑( 公元七一三年 )初,每年賜封,節級賜物,屬年儉,其費府庫。景先奏曰:「近臣三九之辰,頻賜宴射,已著格令,猶降綸言。但近古制不存,禮章多闕,官員累倍,帑藏未允,水旱相仍,繼之師旅,既不足以觀德,又未足以威邊,耗國損人,且為不急,夫古之天子,以射選諸侯,以射飾禮樂,以射觀容志。故有騶虞貍首之奏,采繁采蘋之樂,天子則以備古之節,諸侯則時會為節,卿大夫以循法為節,宜以不失職為節。定審志固行,德美事成,陰陽克和,暴亂不作,故諸侯貢士,亦試於射
宮,容體有虧,則絀其地。是諸侯君臣,皆盡志於射之禮也大矣哉。今則不然,眾官既多,鳴鏑亂下,以苟獲之利,以偶中為能。素無五善之客,頗失三侯之禮,冗官厚秩,禁衛崇班,動盈累千,其算伙數,近河南河北,水澇處多,林胡小蕃,見寇郊壘,軍書日至,河朔騷然。命為除凶,未圖克掘捷。興師十萬,日費千金。去些豫毫兩州,故遭旱損,庸賦不辦,已致流亡。聖人酸勤,降使招見,流離歲月,猶未能定。人之困窮,以至於此。今一箭偽中,是
一丁庸調,用之既無惻隱,獲之固僇恥慚。考古循今,則為未可,且禁衛武官,隨番許射,能中的者,必有賞焉。
此則訓武習戎,時習不闕。待寇零歲稔,率山舊章,則愛禮養人,幸甚!幸甚!」自是乃停賜射之禮。俄轉中書舍人。自開元元年癸丑( 公元七一三年 )初,景先與中書舍人、濟瀚、王丘、韓休、張九齡。掌知制誥,以文翰見稱,中令張說常稱曰:「許舍人之文,雖無峻峰激流嶄絕之勢,然屬詞豐美,得中和之氣,亦一時之秀也。」十年後,伊汝泛溢,湮損居人盧舍,溺死甚眾。景先言於侍中源乾曜曰:「災眚所降,必資修德以禳之,左傳所載:降出次,即其事也。誠宜發德音,遣大臣存問憂人,罪已以答天譴,明公位在元弼,當發明大體。以啟明主,不可緘默也。」
乾曜然其言,遽以聞奏。乃下詔遣戶部尚書陸象先往賑給眾乏。十三年玄宗令宮臣擇剌史之任,必在得人,景先首中其選。自吏部侍郎出為虢州剌史,後轉岐州,官至吏部侍郎。
宣平公:【唐】許宣平,新安歙縣人,唐容宗景雲元年歲次庚戍(公元七一○年)至景雲二年(公元七一一年)中,隱卜於茗州城陽山南鄔,結庵拳以居,有時或負薪賣於市,擔桂一花瓠及曲竹杖,每醉以吟而歸。嘗於同華中題詩傳舍云:「負薪朝出賣,沽酒日西歸;路人莫問歸何處!穿入白雲行翠微。」 ( 一作﹁借問家何處?穿雲入翠微﹂ )。李白東遊覽之曰:「此仙詩也」。至新安累坊之,不得,但見其庵壁題詩云:﹁隱居三十載,石室南山巔,靜夜玩明月,清朝飲碧泉;樵人歌上,谷為戲岩前,樂矣不知老,都忘甲子年。﹂乃亦題於壁曰:「我吟傳舍詩,來訪仙人居;煙嶺迷高跡,雲林隔大虛?窺庭但瀟索,倚杖空躊躕;應化遼天鵝,歸當千載餘。「宣平歸,見白詩,乃覆題壁云:」一池荷葉衣無盡,兩畝黃精佞有餘;又被人來尋討著,移庵不免更深居。常救人疾苦,替人消災解厄。」後懿宗咸通七年丙戍( 公元八六六年 )中,郡人許明恕,家有嫗入山採樵,見一人端坐石上,食桃甚大,自稱是明怒之祖,蓋即宣平也。汝為我告明怒,並贈與桃嫗食,嫗後卻食輕健,入山不歸。按據明宋遠橋所著云:「宋氏太極拳源流支派論」所載:宣平且為張三豐以前傳太極拳之師祖,初名三十七式,其名目如次:一【四正四隅】,二【雲手】,三【彎弓射雁】,四【手揮琵琶,進搬欄】,五【簸箕式】,六【鳳凰展翅】,七【雀起尾】,八【單鞭】,九【上提手,倒攆猴頭】,十【摟膝幻步】,十一【肘下捶】,十二【轉身跨腳】,十三【上步栽捶】,十四【斜飛式】,十五【雙鞭】,十六【翻身搬攔】,十七【玉女穿梭】,十八【七星八步】,十九【高探馬】,二十【單擺運】,廿一【上跨虎】,廿二【九官步】,廿三【攬雀尾】,廿四【山通背】,廿五【海底珍珠】,廿六【彈指擺蓮】,廿七【轉身指點捶】,廿八【雙擺蓮】,廿九【金雞獨立】,三十【泰山生氣】,卅一【野馬分鬃】,卅二【如封似閉】,卅三【左右分腳】,卅四【掛樹踢腿】,卅五【推搌】,卅六【二起腳】,卅七【抱虎歸山,十字擺運】。正四隅、七星八步、單鞭、雙鞭、雙擺運六式。乃係以後所加增云:摘自:(神仙傳 )。

許琨公:【唐】許琨公,善寫繪貌,唐玄宗開元元年癸丑( 公元七一三年 )至開元廿九年歲次庚辰(公元七四一年 )中常在內廷畫人物,為時所稱讚。

李同公:【唐】許李同,唐時人。乃係孟容之弟也,始署四川梟篥府判官劉闢,反棄妻子歸。拜監察御史,歷任長安令,再遷兵部郎中。兄孟容為禮部侍郎,徙季同京兆少尹。時京兆尹元義,方出為鄜坊觀察使,奏劾宰相李絳,與季同舉進士為同年,才數月輒徙。帝以問絳。絳曰:「進士明經,歲大抵百人,吏部得官至千人,私謂為同年,本非親與舊也。今季同以兄嫌徙少尹,豈臣所助耶!
且忠臣事君,不以私害公。設有才能,雖親舊當白用,避嫌不用,乃臣下身謀,非天子用人意。」帝然之。季同終宜歙觀察使。
利川公:【唐】許利川,陸州人也。為陸州司士參軍,居母喪,以孝聞。有芝草八莖,及連理樹一株,竟產於墓前。帝詔旌贈表並門,載錄:( 唐書孛友傳 )。

法慎公:【唐】許法慎,滄州清池人。甫三歲,已有知,其母得病,不飲其乳,慘慘有憂色,或以珍餌詭悅之,輒不肯食,還以進母,而後親喪,常廬以墓,有甘露、嘉禾、靈芝、木連理、白兔之祥。天寶元年壬午( 公元七四二年 )至天寶十四年乙未( 公元七五五年 )中表其閭。

許俊公:【唐】許俊公,少時饒瞻略,以才氣自雄,在淄青節度使府,官為虞侯。有韓翃妾柳氏,為番將沙吒利所得,韓翃不能勝情,一日許俊韓翃會飲酒樓,許俊見韓翃神色盡喪。乃按劍起曰:「必有故!願一效用。」韓翃具以告,許俊按劍起曰:「是何難,請得足下數字,當立致之。」乃衣縵胡,佩雙鞬,乃從一騎,徑造沙吒利之宅。會沙出臘,侯其出門里餘,排闥急趨而入呼曰:「將軍中惡,使召夫人!」使僕數百,莫敢仰視。許俊乃出翃札示柳氏,挾扶之騎馬,倏忽而歸至,引裾而前曰:「幸不辱命」。四座大驚!後節度使侯希逸上其狀,賞賜錢三百萬。

許遠公:像讚曰:輔唐佐武,敢作敢為;獨具慧眼,崇正辟非。武碑無字,千古攸歸;男女平等,天下稱許


許遠公【唐】唐杭州鹽官人也,世任江右。曾祖高陽公敬
宗,龍翔中宰相,自有傳。遠清幹,初從軍河西,為磧西支度官,章仇兼瓊鎮劍南,又辟為從事,慕其門,欲以女妻之。遠辭,兼瓊怒積他事中傷,貶為高要尉。後遇赦得還。安祿山之亂,不次拔將帥,或薦遠素練戎事,唐玄宗召見,舉天寶壬辰進士,官拜睢陽太守,累加侍御史本州防禦使。及將賊將尹子奇攻圍,遠公與張巡姚誾嬰城拒守經年,外救不至,兵糧俱盡而城陷。尹奇執守洛陽。與哥舒翰程千里俱囚之客省,及慶緒敗渡河北走,使嚴莊害之。摘自:( 舊唐書本傳 )
唐睢陽太守 諱遠,字令威,世居鹽官洛溪里,天寶壬辰進士,官拜睢陽太守,除商要令,蒞政凡二期,頌聲洋溢。累加侍御史本州防禦使,擢睢陽守時,羯胡煽殃,公協真源令張公巡,姚誾嬰扼孤城,拒守經年,拒百萬醜虜,大小數百戰,歷萬艱不少回折,外救不至,兵糧俱盡,士卒待哺,烹童妾食之,援兵未至而城陷。公以死殉之。忠列昭著,古今所甚難者。摘自:( 歙縣東門許氏宗譜 )
聖天子濟中興,遠公多其功,詔贈荊州爵,字孤羽林,可謂顯榮矣。大歷二年,十一月,嗣聖睿意,敕贈公荊州大都督,以公魂魄殊方,敕立廟錫祀,十二月錄後敕拜公子玫,婺州司馬,隆之以緋魚,聯之以姻婭,公子思公身殉他鄉,因念讀書林乃吾父精靈幼所凝聚者,招魂歸葬故土。公子築墓於公讀書之林西,豈不化鶴而來歸,合慈義郡太君窆,既葬且銘,復碑墓道,顯揚芳烈。於是聿廟,廟成顏曰:玫取魂歸故鄉,凡為堂三楹,廊廡垣屋三十楹,田百畝有奇供歲祀。中奉荊州公暨太君像,朝夕踊,薦以時食,予為繪像以紀云。辭旨與神道碑同,蓋皆出後人手筆。睢陽廟食遍於東南,碑記之文所多有,茲不備錄,徵渾言,渾嘗服役江浙,英肝勁節,昭然心睫,惡乎辭。
乃曰:士君子學問充于前,爵祿養于後,克濟大事,臨節不可奪,所以身綱常立人極也。忠義如公,勳業如公,古時忠臣烈士,殺身成仁,舍生取義,臨大節而不可奪者,不過自盡其道而已,殆日月爭光,為天下後世臣法,此天理之在人心不容泯滅也。鴻惟我皇上,以聖繼聖,統承德業,大興文治,首風化之原,益褒崇之典,慰忠魂於九泉,播仁聞於千載,使天下之為人臣者,耳目所聞,輒油然生忠義之心,而思所以樹勳,庸圖坡效於無盡,則此典之
盛,詎惟宣皇上浩蕩之仁,當為聖子神孫,億萬年無窮之福也。故謹撫公行實,永於石,俾過斯墓,而讀之者,凜然髮,激烈慷慨。且知帝之帝寵公也非過,公之承寵也固宜,風世勵俗,千古其一時哉。公生於唐中宗景隆三年已酉九月十八日,卒於唐肅宗至德二年丁酉十月十六日,享年四十九歲。為高陽公敬宗之曾孫,太子中舍彥伯子也。
配妣柳氏,即慈義郡太君,生三子:長子玫、次子現,司馬金吾,士林顯族云、三子瑰。睢陽太守墓凡二,一在河南偃師縣,一在浙江海甯州,右墓碑言公子招魂歸葬故土,乃海甯墓前石碑也。( 一統志 )銀青光祿大夫,右散騎烯侍輕車都督,宜城縣開國伯汝州泖 渾撰

法稜公:【唐】許法稜,字道沖,建德人也。永泰元年乙巳( 公元七六五年 )中,束帛聘不就。( 嚴陵 )

許淹公:【唐】許淹公,潤州句容人。少時出家為僧,後又還俗,多識廣聞,精於訓詁,與魏洪、公孫謨、皆以博學出名。撰有:「文選音十卷」。

堯佐公:【唐】許堯佐,乃係許審之次子,長兄康佐,三弟元佐,其子道敏,并登進士第,歷官清顯,縣民贊曰:「績學成功,開談辨治,儒道玄機,聖人雅旨;出必由戶,行跡其軌,邈有其人光乎信史。」

孝宗公:【唐】許孝宗,勤讀史書,文學顯名,所著有:「許孝崇篋中方三卷」。摘自( 唐書藝文志 )

棲巖公:【唐】岐陽人。仍係唐德宗貞元中,赴長安應進士試,落選後僦居昊天觀讀書,每晨夕必瞻仰神像,祈求長生。時南康韋皋鎮蜀,招納賢才。棲巖買馬入蜀,途中人馬墜於崖下,仰不見頂,四面絕壁。後見一洞穴,行約十餘里,遂至仙境,見太乙真君,得飲石髓,壽可千歲。居半月,思家而歸,刑問鄉人,塵世已過甲子六十年。大中末,後復入太白山去隱居。摘自:( 列仙全傳 )

許稷公:【唐】許稷公,字君苗,號翼豐,福建莆田人,是為福建莆田始祖。曾祖輔乾,泉州剌史為後唐武榮第一任剌史,卒於泉州,墓葬於莆田。父尚網,為乾元進士。許稷世居莆田,為東嶓許姓始祖,唐貞元元年乙丑(公元七八五年)許稷少嘗挾策入閩,時遇舍人陳詡,四門助教歐陽詹,校書郎邵楚長、侍御林藻,均在京師,閩川舉醵會諸先達,詹以許稷鄉人親故,特與俱詡,會酒酣戲,許稷曰:今日之會子何人斯,輒冒其間,有輕許稷之語,許稷投杯憤悱曰:男之兒合患不能立志好漢,豈為扁鐍王侯出處,甯必常耶。叨此一餐,許稷之過矣。噦酒而出,入終南山而隱。開書而謹學勵讀之三年,出就府薦,遂擢唐貞元十八年壬午( 公元八○二年 ),為泉州開科進士。歷官毗部思尚書郎,從駕西巡,賜賚甚厚,君苗唐初之祖也。終衡州刺史。按剌史少年,讀書於賜恩岩,後辭官告老歸懸,皇上以是山賜之,故名曰恩賜,因建祠於岩祠之,閩書云唐賜許稷之山也。君苗工歌詩,與歐陽詹林,尤友善,嘗為作江南春三首,詞意甚綺麗,人傳誦之,詞曰:「江南正月春光早,梅花柳花夾長道。江南二月春光半,杏芯桃花香蕊散。江南三月春光暮,蝴蝶明飛繞深圃。」
按:「重修恩賜岩唐剌史君苗祠」載:宋雍熙二年乙酉( 公元九八五年 )重陽日,大山侶作登山高之會,集郡東賜恩岩,案何喬遠此終南山,唐恩賜剌史許稷之山,所謂賜恩也。許君崇君恩重,垂切替之。立寺時,岩東有寺。
宋元祐元年丙寅( 公元一○八六年 )至元祐八年癸酉( 公元一○九三年 )間,居民夜見光相,招佛像容莊端。相距近二百年矣,談吾郡古蹟者,必持首僂焉。是日,余濟勝乏俱,推褒可見莊岩,齜象金碧輝煌,進而訪剌史福舊賜。見頹垣荒凄滿目,先生棲身之所,蛛絲雀矢,堆垛縱橫,不禁黯然。揚謂盛衰有時,榮悴迺若是判。歸以告友許君德芳,許君曰:華族為邑望多僑鄉僑商,擁巨資可光峒後,奈何聽其祠宇之廢塌墜哉。以此係吾宗人之責也。
退而謀諸族議簽同。遂於戊子年八月興工,迨庚寅年九月完竣,完成之趨于毀也,廢也趨於興也,其始剝復之機乎!
余故有感焉。當先生噦酒而出,三年一鳴。浩然之氣,塞乎天地,雖生平勳業。唐書厥弗詳,遺集一卷,見於藝文志。考後佚不傳,則茲祠之重建,可藉慰先生在天之靈,而德芳與族人之好義,亦可嘉矣。庚寅系九月,後學蘇大山拜撰,太岳後人仝立人週孫延銘拜書。
考:泉州賜恩岩「開閩許氏宗祠」,始建於唐中宋時期,歷經唐宋元明清各朝,許氏族裔之茸修與重建,迄今已有一千一百餘載,至最後興修,是在民國卅七年戊子( 公元一九四八年 )興工,至民國卅九年庚寅( 公元一九五○年 )
完竣。又經文化大革命動蕩,久年失修,現欲倒塌,祠內神主俱空,實許氏族人榮譽之損失,正祈望該族海內外族裔宗親,鼎力共修其祠,使許姓歷代祖有其祠安息,以慰在天之靈,宏揚許姓列祖功勳美德。
康佐公:【唐】許康佐,許審之長子,唐德宗貞元元年歲次乙丑( 公元七八五年 )至貞元二十年甲申( 公元八○四年 ),中舉進士,又登弘辭科。因家貧困,求為知院官,以養慈母,及母喪已除,辟命皆不答,由是有名望。累遷侍御史,以中書舍人為侍講學士,為唐文宗帝所寵禮。帝讀春秋至閽弒吳子餘祭,問閽何人耶?康佐以中官方彊不敢對,帝嘻笑而罷,李訓以為言,乃謀翦除。康佐知帝指,因辭疾,罷為禮部尚書。卒諡懿,享壽七十三歲,贈吏部尚書,撰有:「九鼎記四卷」

許漢青:【唐】許漢青,晉江東石許厝巷人。仍係許稷,字君苗之裔孫。世居東石許厝巷,書香門第,於唐德宗貞元十八年壬午( 公元八○二年 )科中進士,擢遷兵部尚書郎,自其先祖許稷,以及南北宋時期,許家先祖伯叔至許漢青本人,就有十科十中進士之榮譽。

孟容公:【唐】許孟容,字公範,京兆長安人。擢進士異等,按:( 舊唐書云:究王氏易 )又第明經調校書,辟武寧張建封府,納李郎以兵拒境。建封遣將吏數輩,告諭不聽;於是孟容單車詣納,陳逆順。納即罷兵,表為濠州剌史。唐德宗知其能,召拜禮部員外郎。公主子求補崇文生,孟容不可,主訢之,問帝狀,以著令對,帝嘉其守,擢為郎中,累遷給事中。兆京上言好畤風雹害稼,帝
遣宦人覆視不實,奪尹以下俸。孟容曰:府縣上事不實,罪應受罰;然陛下遣宦者覆視,紊綱紀,宜更擇御史一人,參驗乃可。不聽,浙東觀察使裴肅,諉判官齊總,暴斂以厚獻,會肅卒。帝擢總自大理評事兼監察侍御史,為衢州剌史。衢大洲也。孟容封還詔書曰:「衢州無他虞,齊總無殊績,忽此超獎,深駭群情!若總必有可錄,願明書勞課,然後超改,以解眾疑。」會補闕王武陵等,亦執爭,於是詔中停。帝召孟容謂曰:「使百執事皆如卿,聯何憂耶!」
自袁高爭盧杞後,凡十八年,門下無議可否者。至孟容數論駁。唐德宗貞元十九年癸未( 公元八○三年 )夏大旱,上疏以為自古天人交感,由百姓利病之急者切者,邦家教令之大者遠者,戶部錢非度支歲計,未防緩急別用,若取一百萬縉,代京兆一歲賦,則京圻入流亡,可振為安福。
又應省察流移,征防當訑還,還之役作禁錭當釋,釋之逋懸饙送當免,免之沈滯鬱抑當伸,伸之以順人奉天。先是為裴延齡李齊運流斥者,雖十年弗內移,故孟容因旱及之。
帝始不悅,改太常少卿。唐憲宗元和元年丙戍( 公元八六○年)再遷尚書左丞,拜京兆尹。神策軍自德宗興元元年甲子(公元七八四年 )日驕恣,府縣不能制。軍吏李昱貨富人錢八百萬,三歲不肯歸。孟容遣吏捕詰,與之期使償,曰:「不如期且死」!中尉訢於帝,憲宗詔以昱付軍治之。
再遣使皆不聽,奏曰:「不奉詔,臣當誅!然臣職司輩毅,當為陛下抑豪強,錢未盡輸,昱不可得。」帝嘉其守正,許之。京師豪右大震!累遷吏部侍郎,尚書左丞。盜殺武元衡,孟容白宰相日:「漢有一汲黯,姦臣寢謀,今狂賊敢爾!尚謂國有人乎?願白天子起斐中丞輔政,使主兵柄,索賊黨,罪人得矣。」後數日,果相度。俄以尚書宜慰汴宋陳許河陽行營,拜東都留守。憲宗元和十三年戊戍( 公元八一八年 )四月卒,享壽七十六歲,贈太子少保,諡曰憲。孟容方勁有禮,學每所折衷,咸得其正,好提掖士,天下清議上之。

許渾公:【唐】許渾公,字天時,號仲晦,安陸丹陽人。乃係圉師之後裔,才識過人,登唐文宗太和元年( 公元七二七年 )至太和九年乙卯( 公元八三五年 )進士。宣宗大中元年丁卯( 公元八四七年 )至大中十三年己卯( 公元八五九年 ),三年,任監察御史,歷虞部員外郎,陸郢二州剌史。祗命南海,至廬陸逢兄,軍倅奉使淮海,別後寄云:「廬桔花香拂釣磯,佳人獨舞越羅衣,三洲水淺魚來少,五嶺山高雁到稀;客路晚依紅樹宿,鄉關晴望白雲歸,交親不念征南吏,昨夜風帆去似飛!」在廣州赤多題。所至皆有善政,工詩,有哨墅在京口丁卯橋,著有:「詩名丁卯集」。
許慎公:【唐】許慎公,放曠不拘小節,與親友結宴於花圃中,未嘗張幄設座,只使僮僕聚落花餔坐下曰:「吾自有花裀」。摘自:( 尚友錄 )

許陶公:像鑽曰:身經百戰,隨王入閩,功宏德懋,麟洞避泰,肇彼鴻業,歷盡艱辛,敕封崇國,名垂古乞;子孫蔚起,葉茂根深,文光奕代,國笏盈簪,雅範,萬世人欽。
許陶公【唐】名十一,世居京西北路,分派於穎昌府,後析居光州固始縣。歷任唐朝,至唐乾符四年丁酉( 公元八七七年 )黃巢叛,禧宗乾符五年戊戍( 公元八七八年 )入蜀,王緒為光州剌史,潮為軍政,召王緒擊巢。王緒留不行,為秦宗權所攻,王緒率眾南走,潮與弟審知,偕仲子延釣,孫日永,同武將十一公及舅陳氏,取汀漳二州,眾推潮為王,迺克漳泉,下福州,而建汀舉籍聽命,遂有五洲。唐昭宗以潮為祥建觀察使,據載福州,在五代時,多有亂離,許氏十一公入閩,生有五子:長子天正、次子許當、三子連懋、四子許方、五子許員。於唐昭宗龍紀元年己酉( 公元八八九年 ),許陶,十一公領長子十二公,乃從泉至福州,入永泰縣( 即今之永福縣也 )。由漁坑至閩清靈洞,西溪尾大灣中開基,遂為開閩侯許姓始祖。在大灣架屋置田四十餘壬石種,歷僅十年居墾其所,迨於光化元年戊午( 公元八九八年 )四月十二日,許陶,十一公卒。遞年六月十九日,十二公厭所居寒僻,將十一公與其母房共蓋屋宇,創為靈洞寺,修請直系子孫,証公葬於西溪路下,坐庚向甲,立土封為記。四圍墓林,闊十一丈,載第七孫許惟獻遺囑。於寶元二年己卯( 公元一○三九年 )印押,係橋頭許洪光,與大家收。十二公於光化三年庚申( 公元一九○○年 )葬父十一公完訖,七月十二日移下貴湖定居,母舅陳氏十五公,移下溪源居住。自是二姓支宗派別蕃衍。祖婆陳氏,十四安人,生五子。至九世孫許將,授宋哲宗中書門下侍郎,崇寧五年丙戍( 公元一一○六年 ),以收復有大功,追贈始祖十一公,為崇國公:始祖妣為夫人。二世天正公,為越國公,妣為夫人。優恩異等,古今罕有,寵光萃卡門第,極其厚矣。摘自:( 閩侯許氏宗譜 )

許愛公:【唐】瑤林始祖諱愛公,號仁佐,特晉銀青光祿大夫,世襲金吾大將軍之職,隨閩王入閩,按王審知據閩稱王,則唐天佑四年丁卯,梁太祖開平一二年間也。自固始鎮漳泉詔安,由漳州挈眷徙居來泉,而避王緒之亂入晉江瑤林,而查王緒為先將所擒,時在唐中和四年甲辰,初居泉州府晉江縣十七八都瑤林鄉瑤林鄉,因測勘其形面積甚狹小,而預算日後其子孫無發展擴大區域之機會,故後再徙居丁亭鄉,即是今之石龜許厝鄉。摘自:南彬公譜誌( 虞都許氏年代考 )
始祖愛公,性剛方不受請謁,效忠於君服務於國,致力軍政有功,位在極品。先傅二,一鎮詔安一居馬坪,生三子:長子達,分居蓬山,派下裔孫景玉公,分居詩山錢塘。次子川,分支浯坑,可慕等鄉。三子泮公,世居石龜許厝。
始祖祠在朱文公祠左,匾曰:【唐始祖侍御公真祠】,是八世孫如珪立之,書乃九世孫先之。自宋孝宗淳熙六年己亥重修,至明世宗嘉靖三十二年癸丑,遭倭寇擾亂,匾被盜去,意在亂宗,明神宗萬曆間祖祠倒塌。魯峰公捐募修祠,敬雕侍御公及姚夫人真像,同時安放神主,是為許氏大宗也。春冬二祭,紀念祖德,據云:神像尚有侍御公及三子絹織像,亦被倭寇焚燬。始祖生於唐僖宗乾符四年丁酉(公元八七七年)三月十四日,卒於宋十二月初五日,始祖墓葬在西王埸,又名蘇口( 俗稱大坑內,蘇坑鄉里前 ),坐辰向戍,其風水俗稱號名曰:【四水歸堂】,姚夫人墓葬在蔡口鄉里邊,今徙遷葬在祖秀茂后壁山,坐北向南,孫夫人墓葬在漳州。
在昔日石龜係有許、王二姓所聚居,分稱為許厝、王厝二大姓。許氏經有數傳人丁稀微,許氏祖先認為可能是住宅地理有毛病緣故,特禮聘一位堪輿家到鄉來勘察,發現許氏祖厝後有一株大榕樹,如不拔除,子孫難望發達。
但此樹植在王厝範圍,欲無端砍伐,確是一件不容易辦到之事,許家先祖奶奶運用其智慧,想出一個妙計,乃於每日早晚親自攜尿水灌溉該榕樹。王姓族人奇而問何故?許家祖奶奶偽稱經地理師指點,此樹如愈茂盛,則許姓子孫愈興旺。王姓家人聽後嫉忌,遂乾脆將榕樹砍掉。說也奇怪,該樹砍倒後不久,便發生了作用,不經數傳,許氏族人則人丁昌盛,蔚成大族,王姓反而日趨式微。當許姓人口繁衍多過王姓之後,難免有發生眾欺寡,強凌弱之事情,而後以致引起,王操江之無故藉端尋釁的事,據說:操江在少時候,就有不平凡表現,有次許家建築房屋,操江到場幫工,故意足穿新鞋,踏入潮濕泥土裡,傍人怪而問之,操江應曰:「安知爛泥裹無刺」?足見其存心尋釁,亦自此結下怨隙。後來王操江因武功顯達,要雪前恨,不知藉什麼罪名,親自率領大隊兵士要來剿滅許厝。當時許家有一位耆老,名叫普庵公,得到這不幸消息,自愴不足與抵抗,只好作消極準備,乃趕快召集全鄉人丁,將家裡一只大陶缸當場擊破,恰好裂成碎片四十九塊,剛合於參加會議人數,便令各人撿拾一塊破缸片,隨帶在身,四散逃命,不論本人或其子孫,他日有緣復會,作為自家人團聚標記,結果,許家族人各處僻居,均有成家聚族,因感念當日之恩,皆供奉普庵公塑像。今日所有他鄉許姓,而與石龜許厝昭穆次序相同者,大抵就是當時逃避繁衍的支派歟!王操江兵臨石龜許厝時,許姓族人早巳逃避一空,一無所獲。
後經得地方紳士出為調解,並對操江進言曰:「有千年石龜,無百年操江」。應適可而止,忽結深怨,貽害子孫。操江果悟,不為已甚,始撤兵而去。過後安定,許氏族人子孫才陸續歸來,重興故業,分支他地許氏子孫亦繩繩繼繼,世代相傳,遂形成今日晉南一大巨族。

許鐸公:【唐】許鐸公,懿宗時罷武城令,客於徐州。時判官龐勛殺觀察使崔彥會,自稱監軍,威脅許鐸為官,許鐸不從。彥會官屬被困,許鐸潛饋資糧,及死,為之瘞。匿免其子弟,賊平,乃皆歸其喪,詔拜石首令。

許玫公:【唐】許玫公,乃係睢陽太守許遠公之長子,婺州司馬,有立廟於睢陽,歲時致祀,其弟許現。

許棠公:【唐】許棠公,字文化,累舉進士不第,唐懿宗咸通十二年辛卯( 公元八七一年 ),始登進士。
高湜為禮部侍郎,時士多繇權要千進,湜不能裁,既而抵帽於地曰:「吾決以至公取之」,乃獨取許棠及公乘德,聶夷中等。皆有名,許棠授涇縣尉,嘗賦詞洞庭詩集一卷,有【四顧疑無地,中流忽有山】句,時被稱許洞庭。

許泮公:【唐朝】分支居瑤林,乃係瑤林許氏二世祖,公生於唐末,出仕五季,官居侍御,開拓泉南,勳績卓著,世代簪纓,宗支繁衍,瓜瓞綿綿,子孫昌熾,苗裔已達數十萬人,遍佈五湖四海,成為晉郡一大巨族。配妣蔡氏,生二子:長子許導公,世居瑤林,次子許郎公,鎮湖厝村東垵,遂為湖厝開鄉肇基祖。
泮公卒後,考暨妣合葬在湖厝村鍾舍灣,靈穴坐癸丁兼丑未,號稱:( 田螺吐舌 ),年湮代遠,迄今已達千載,陵墓失修,雜土淹填,草木叢生,封阡漸泯,為光繩祖武,恢宏先緒,宜當修復舊貌,鑒此,菲律濱許氏宗親總會,委派許經魁先生返梓,督率金井、玉湖、三社許氏宗親會,悉心執事,我海內外千百喬孫,戮力共赴,慷慨解囊,共襄盛舉,捐資人民幣三拾柒萬餘元,於民國八十六年( 公元一九九七年 )三月成立,許氏瑤林二世祖泮公陵園復修委員會,董承其事,陵墓二埕一池,恢復舊制,前開三門,周圍砌牆;新建紀念碑亭及六角亭各一,規模宏偉,陵山綠化,蒼松翠柏,掩映其間,蔚為壯觀;沿路鋪石,往返便捷;加築田螺吐舌堀及挖六角井一口,汲取地下水泉,使靈穴福地,萬代發祥。
【墓園】泮公陵園於民國八十六年丁丑(公曆一九九七年)三月全面興工,同年五月吞竣。祖陵修復,可慰祖先在天之靈,可資後世子孫瞻仰,俾愛護之。以期光前裕後,是以為記。 摘自瑤林許氏二世祖泮公陵園復修記。

許碏公:【唐】許碏公,高陽人。少舉進士,累學不第。晚學道於王屋山,周遊五嶽,抵天台四明仙都委羽,每題詩皆於懸崖峭壁,自謂天仙被謫,人不及處題云:
「許碏嵃峨嵋山尋偃月子到此。」筆蹤郎異!竟莫詳偃月子也。觀者莫不嘆其神異?嘗醉吟曰:「問宛花前是醉鄉,踏翻王母九霞觴,群仙拍手嫌輕薄,謫向人間作酒狂。」
後當春景,插花滿頭,把花作舞,上酒樓醉歌,題南嶽招仙觀壁云:「洪鑪烹鍛人性命,器用不同分皆定;妖精鬼魅鬥神通,只自千邪于干正。黃口小兒初學行,唯知日月東西生;還為萬靈威聖力,移月在南日在北。王為王兮石是石,蘊棄深泥終不易;鄧通餓死嚴陵貧,帝王豈是無人力?丈夫未達莫相侵,攀龍附鳳捐精神。」數日後飛昇而去。

仁則公:【唐】許仁則,唐朝人。著有:「子母秘錄十卷」。摘自:( 通志藝文略 )

許詠公:【唐】許詠公,唐朝人。所著有:「許詠六十四問一卷、唐帕藝文志」

許嵩公:【唐】許嵩公,唐朝人。所著有:「健康寶錄」,備記六朝事跡。引為廣博;多出正史之外。


更新时间:2006-4-23 20:26:58

友情链接: 中华许氏族谱  新加坡许氏总会  许由与许氏文化研究会  中国根源网  许广崇  明宗网  鸣谢:高山网络 提供本站网络空间


 
CopyRight(C)2006-2010,中华许氏 www.ChinaXu.net
联系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大英三里66号,邮编:570206
琼ICP备06002430号,Powered by:Jixin Studi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