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祖_中华许氏
nav_top
  通行证 |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中华许氏  中华许氏导航  简体中文 
Logo
Home首 页 许姓传说 许氏地图 各地族谱 许氏文化 历代人物 现代名人
许氏人才 我的家谱 许氏宗祠 许氏社区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RSS
    各地族谱 淘宝购物频道综合·商城·电器·男人·女人·数码·家居玩具·美容·饰品鞋包·食品·台湾馆·风云榜 
始祖





宋文武狀元許將公
bing 2006/2/18 16:33
22 0
【許將公】像讚曰:渙膺宸綍,晉陟道山,天下第一,人宜獨秉;蘭臺之筆,狀元為宰相並即調,梅鼎之司。王十朋 拜撰敬讚
許將公:【北宋】字沖元,福建省福州市人,生於北宋仁宗景祐四年丁丑( 公元一○三七年 ),北宋嘉祐八年癸卯( 公元一○六三年 )舉進士第一中狀元。歐陽修讀其賦,謂曰:「君辭氣似沂公,未可量也。」書昭慶軍判官,代還,當試館職。辭曰:「起家為官,本代耕爾;願以守選餘日,讀唐所未見書。」宰相善其志,以為明州通判。神宗召見,許將答對適宜,特命集賢校理,同知禮院,編修中書條例,自太常丞當轉博士,累拜翰林學士,龍圖閣直學士,歷任知成都府。北宋元祐四年( 公元一○八九年 ),再為翰林學士,拜尚書左相,中書侍郎。章惇蔡大同肆羅織,貶謫元祐諸臣,奏發司馬光墓,改右正言而止。明日,直舍人院;再明日,判流內銓;皆神宗特命,舉朝榮之。初選人調,擬先南曹,次考巧,綜核無法吏,得緣文為姦,選者又不得訢長吏,許將奏罷南曹,闢公舍以待來訢者,士無留難,進知制誥,特敕不試,累官門下侍郎,而命之契丹,以兵廿萬壓代州境。遣使請代地歲聘之,使不敢行,以命許將,許將入對曰:「臣備位侍從,朝廷大議,不容不知,萬一北人言及代用事,不有所析之,則傷國體。」遂命許將詣樞密院閱文書,及至北境,居人跨屋棟聚觀曰:「看南朝狀元」。及肆射,許將先破的,契丹使蕭禧館客,禧果以州代州為問,許將隨問隨答,禧又曰:「界渠未定,顧和好體重,吾且往大國分畫矣。」許將曰:「此事申飭臣豈不可?何以使為。」禧慚不能對。歸報,神宗善之,以許將知審官西院直學士院判尚書兵部。時河北保甲,陝西河東弓箭社,閩楚槍仗手,雖有名籍,其多少與年月不均,以致閩按無法,許將一切整攝之。進翰林學士,權知開封府,為同進所忌。會治太學虞蕾,松釋諸生無罪者,蔡確、舒亶因陷之,逮其父子入御史府,踰月得解,黜知蔪州。明年,以龍圖閣侍制起知泰州,改揚州,又改鄲州。上元張燈,吏館為盜者擊獄,許將曰:「是絕其自新之路也!」悉縱遣之,自是民無一人犯法,三圄皆空。父老嘆曰:「自王沂公後五十六年,始再見獄空卒耶!」鄲俗士子,喜聚肆以謗古政,許將雖弗禁,其俗自息。擢召為兵部侍郎,上疏言:「兵指於形勢之內,最彰而易知:隱於權用之表,最徵而難能,此天下之至機也。是以治兵有制,名雖不同,從而橫之,方而圖之,使萬眾猶一人。車馬有數,用踵不同,合而分之,散而歛之,取西方猶跬步。制器有度,工雖不同,左而右之、近而遠之、運眾算猶掌握。非天下之至神,孰能與此?又奏八事:以為兵之事有三:「一曰禁兵、二曰廂兵、三曰民兵;馬之事有三:一曰養馬、二曰帝馬、三曰牧馬;兵器之事有二:一曰繕作、二曰給用。及西方用兵,神宗遣近侍問兵馬之數,許將立具上之。明日訪樞臣,不能對也。以龍圖閣直學士知成都府。北宋元祐三年戊辰( 公元一○八八年 )再為翰林學士。元祐四年己巳( 公元一○八九年 ),拜尚書加丞,許將自以在先朝為侍從,每討熙豐舊章以聞,中旨,用王文郁、姚兕領軍執政,復議用限利一、張守約。許將始與執政同議,復密疏利一不可用,言者論其窺侗主意,衒直賣友,罷為資政殿學士,知定州,移揚廝州,又行大將府。會黃河東北二議未決,許將曰:「度今之利,謂宜因梁村之口以行東,因內黃之口以行北,而盡閉諸口,以絕大名諸州之意。俟水大至,觀故道足以受之,則內黃之口可塞;不足以受之,則梁村之口可以止;兩不凝相爭,則各因其自流以待之。」北宋紹聖元年甲戍( 公元一○九四年 )初,入為吏部尚書,上疏乞依。元豐元年戊午( 公元一○七八年 )詔,定北郊夏至親祀,拜尚書在丞中書侍郎。章惇為相,與蔡卞同肆羅織,貶謫元祐諸臣,奏發司馬光墓,哲宗以問許將,對曰:「發人之墓,非盛舐事。」方黨禍作,或舉漢誅戳故事。帝復問許將,對曰:「二代固有之,但祖宗以來未有之;本朝治道,所以遠過漢唐者,以未常輒戮大臣也。」哲宗肯納之。許將嘗議正夏人罪,以涇原近夏而地廣,謀帥尤難,乞用章粢,粢果有功。崇寧元年壬午( 公元一一○二年 ),進門下侍郎,累官金紫光祿大夫,撫宣鄯廓州,邊臣欲舉帥渡河,朝議難之,許將獨謂外國不可以爽信,而兵機不可失,既已戒具,願遂從之。未幾,捷書而至,許將以復河湟坊,轉特進,凡居政地十年。御史中丞朱諤,取許將舊謝表,析文句以為謗,且謂:「許將左顧右視,見利則回,幡然改圖,初無定論。」元祐元年丙寅( 公元一○八六年 )至元祐八年癸酉( 公元一○九三年 ),嘗為丞轄,則盡更元豐之所守。紹聖初,後秉釣軸,則陰匿元祐之所為,逮至建中,徽宗靖國元年辛巳( 公元一一○一年 )尚此冒居;則紹聖元年甲戍至四年丁丑( 公元一○九四年 )至( 公元一○九七年 )之所為,己皆非矣。強顏今日,亦復偷安,則建中所為,亦隨改焉。」遂以資政殿大學士,知河南府,言者不已,降資政殿學士,知穎昌府,移大名,加觀文殿學士,奉國軍節度使。在大名六年,數以告老,召為祐神觀使。政和元年辛卯( 公元一一一一年 )時卒,享壽七十五歲。贈屜封府儀同三司,諡文定,其子許份,官有惠政,民方之,為召父杜母,上聞之曰:許將子賢能。世其家,後為龍圖大學士。




炎帝神農
andy 2006/2/10 10:07
22 0
姓名:伊耆,姜

性 別 : 男性

  別名:炎帝,神農氏,烈山氏

  民族:華夏

  職業:部落首領

  國家:中國

  地區:湖北隨縣

  籍貫:湖北隨縣

  生辰:古曆四月二十六日

  神農氏,即炎帝,遠古傳說中的太陽神。傳說炎帝神農,人身牛首,三歲知稼穡,長成後,身高八尺七寸, 龍顏大唇。

  神農氏本為姜水流域姜姓部落首領,後發明農具以木制耒,教民稼穡飼養、制陶紡織及使用火,以功績顯赫,以火得王,故為炎帝,世號神農,曾建都山東曲阜,並被後世尊為農業之神。

  神農氏又曾跋山涉水,嘗遍百草,找尋治病解毒良藥,以救夭傷之命,後因誤食“火焰子”腸斷而死。《神農本草經》即是依託他的著作。炎帝神農在位120年,傳七代世襲神農之號,共計380年。


神農嚐百草

神農一生下來就是個水晶肚子,五臟六腑全都能看得一清二楚。那時候,人們經常因為亂吃東西而生病,甚至喪命。神農決心嚐遍所有的東西,好吃的放在身邊左邊的袋子裏,給人吃;不好吃的就放在身子右邊的袋子裏,作藥用。

第一次,神農嚐了一片小嫩葉。這葉片一落進肚裏,就上上下下地把裏面各器官擦洗得清清爽爽,像巡查似的,神農把它叫做「查」,就是後人所稱的「茶」。神農將它放進左邊袋子裏。第二次,神農嚐了朵蝴蝶樣的淡紅小花,甜津津的,香味撲鼻,這是「甘草」。他把它放進了右邊袋子裏。就這樣,神農辛苦地嘗遍百草,每次中毒,都靠茶來解救。後來,他左邊的袋子裏花草根葉有四萬七千種,右邊有三十九萬八千種。

但有一天,神農嚐到了「斷腸草」,這種毒草太厲害了,他還來不及吃茶解毒就死了。他是為了拯救人們而犧牲的,人們稱他為「藥王菩薩」,永遠地紀念他


神農氏授民耕作和醫治百病

《易‧繫辭下》記載:「包犧氏沒,神農氏作,斲木為耜,揉木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這段文字說明伏羲氏以後的神農氏故事。

相傳遠古時百姓都靠打獵禽獸生活,可是由於人口繁殖,禽獸漸漸不敷百姓吃用了。有一個偉人叫神農氏,他想找一種可以食用的植物,進行人工種植,於是出外嘗盡各種草木,終於達到了目的。他又看天時,察地利,發明耒耜,然後教百姓耕作。從此天下富足,百姓很感激他,把他奉若神明,故稱之神農。

神農氏又被尊為中國的醫藥之祖。相傳他在位的時候,百姓因為採果子、獵禽獸為食,常常得病。神農深以為憂,於是到處察看地形,品嘗各種植物的味道及河水與泉水的甘苦,然後告訴百姓如何飲食。他又親自品嘗各種草木的藥性,終於發現了幾百種藥物。其中上等藥一百二十種,可以養生,食之延年益壽;中等藥一百二十種,可以養性,食之補虛助氣;下等藥一百二十五種,可以治病,食之除寒祛熱。




許善心
bing 2006/2/5 18:44
16 0
許善心:【隨朝】許善心,字務本,高陽北新城人也。祖許茂,梁太子中庶子,始平天門二郡守,散騎常侍。父許亨,仕梁至給事黃門侍郎;在陳歷羽己林監,太中大夫,衛尉卿,領大著作。善心九歲而孤,為母范氏所鞠養,幼聰明,有思理,所聞輒能誦記。多聞默識,為當世所稱。家有舊書萬餘卷,皆編通涉。十五解屬文,牋上父友徐陵,陵大奇之,謂人曰:「才調極高,此神童也。」起家,除新安王法曹,太子詹事,江總舉秀才,對策高第,授度支郎中轉傳郎,稱撰史學士。禎明二年戊申( 公元八八年 ),加通直散騎常侍。聘於隋遇高祖伐陳。禮成,而不獲反表請辭,上不許,留贄館。及陳亡,高祖遣使告之。善心衰服號哭於西階之下,藉草東向,經三日,敕書唁焉。明日,有詔就館拜通直散騎常侍,賜衣一襲。善心盡哀,入房改服復出,北面立,垂涕再拜受詔。明日乃朝,伏泣於殿下,悲不復興。上顧左右曰:「我平陳國唯獲此人,既能懷其舊君,即是我誠臣也。」敕以本官直門下省,賜物千段,卑馬二十匹。從幸太山,還授兵部侍郎。
開皇十六年甲子( 公元六○四年 ),有神雀降於金章闥,高祖召百官賜讌,告以此瑞。善心於座請紙筆,製神雀頌。
其詞曰:『臣聞觀象則天,乾元合其德;觀法審地,域大表其尊。雨施雲行,四時所以生殺;川流岳立,萬物於裁成。
出震乘離之君,紀鴅司鳳之后,玉錘玉斗而降,金版金縢以傳。並陶治性靈,含煦種植,眇玄珠於赤水,寂明鏡乎虛堂;莫不景福氤氳,嘉貺雥集,馳聲南臺,越響雲韶。
粵我皇帝之君臨,闡大方,抗太極,負鳳邸,據龍圖,不言行焉,懾提建指,不肅清焉,喉鈴啟閉,括地復夏,截海翦商,就望體其尊,登咸昌其會,綿區浹宇,遐至邇安。
騰實飛聲,直暢傍施。無體之禮,威儀布政之宮,無聲之樂,綴兆總章之觀。上庠養老,躬問百年,下士字民,心為百姓。月棲日浴,熱寒門。吹鱗沒羽之荒,赤蛇青馬之裔。解辮請吏,削衽承風。豈止呼韓北場,頫勒狼居之岫;熄慎南境,近表不耐之城。故使天弗愛道,地寧吝寶?
川岳展異,幽明方效靈,狎素遊赬,塓團膏漱醴。半景青赤,孳歷虧盈,足足懷仁,般般擾義,祥祐之來若此,升隆之化如彼。而登封盛典,云停佇白檢之儀;至治成功,柴燎靡玄珪之告。雖奉常定禮,武騎草文;天子抑而未行,推而不有。允恭克讓,其在斯乎?七十二君,信蔑如也。
故神禽顯賁,玄應特昭。白爵主鐵豸之奇,赤爵銜丹書之貴。班固神爵之頌,履武戴文;曹植嘉爵之篇,棲庭集牖。
未若未飛武帳,來賀文,刷釆青蒲,將翱赤罽。玉几朝御,取翫軒循之間,金門且開,兼留翬翟之鑑,終古摁曠世,未或前聞。福召宜徵,得之茲日,歲次上章,律諧大呂,玄枵會節,玄英統時,至尊未明求衣,晨興於宮章之殿,爰有瑞爵,翱翔而下。載行載止,當扆宁而徐前,來集來儀,承軒墀而顧步。夫瑞者符也,明主之休徵,雀者爵也,聖人之大寶。謹案考異郵云,軒轅有黃爵,赤頭立日,傍占云:土精之應。又禮稽命徵云:祭祀合其宜,則黃爵集。昔漢集泰疇之殿,魏下文昌之官,一見雍丘之祠,三入平東之府;並旁觀迴矚,事陋人微,奚足稱矣。抑又聞之,不刳胎剖卵,則鸞鳳馴鳴;不漉浸焚源,則螭龍盤蜿。是知陞下止殺,故飛走宅心,皇慈好生,而浮潛育德。
臣面奉綸綍,垂示休祥,預承嘉宴,不勝藻躍。李虔僻處西土,陸機少長東隅,微臣慚於往賢,逢時盛乎曩代,輒竭庸瑣,敢獻頌云:
﹁太素式槃大德資生,功玄不器,道要無名。質文鼎革,淞習因成。祥圖瑞史,赫赫明明。天保大定,於鑠我君。武義迺武,女教惟文,橫塞宇宙,旁凝射汾,軒物重造,姚風再薰。煥發王策,昭彰帝道。卸地七神,飛天五老。
出祗吐秘,河靈孕寶。黑羽升壇,青鱗伏皁。丹烏流火,白雉從風。棲阿德劭,鳴岐祚隆,未如神爵,近賀王宮。
王靈何有,百福攸同。孔圖獻赤,苟文表白,節節奇音,行行端跡,化玉黼扆,銜環陛戟。上天之命,明神所格,經應在旃,伊臣預焉。永緝韋素,方流管絃。頌歌不足,蹈舞無宣,臣拜稽首,萬億斯年。﹂頌成奏之,高祖甚悅,曰:「我見神雀,共皇后觀之。今旦召公等入,適述此事,善心於座始知,即能成頌,文不加點,筆不停毫,常聞此言,今見其事。」因賜物二百段。文帝開皇九年丁巳( 公元五九七年 )除秘書丞,於時秘藏圖籍,尚多淆亂,善心放阮孝緒七錄,更製七林,各為總敘,冠於篇首。又於部錄之下明作者之意,區分其類例焉。又迫李文傅,陸從典等學者十許人,正定經史錯謬。仁壽元年辛酉( 公元六○一年),攝黃門侍郎。二年壬戍( 公元六○二年 ),加攝太常少卿,與牛弘等議定禮樂,秘書丞黃門侍郎如故。四年甲子( 公元六○四年 ),留守京師,高祖崩於仁壽宮。煬帝秘喪不發,先易留守官人,出除巖州剌史。逢漢王諒反,不之官。大業元年乙丑( 公元六○五年 ),轉禮臧侍郎,奏荐儒者徐文遠為國子博士,包愷陸悉德明褚徽魯世達之輩,並加以品秩,授為學官,其年,副納言揚達為冀州道大使,以稱旨賜物五百段,左衛大將軍宇文述,每且借本部兵數十人,以供私役,常半日而罷,攝御史大夫梁毗奏劾之。上方以腹心委述,初付法推千餘人,皆稱被役,經二十餘日,法官候伺上意,乃言役不滿日,其數雖多,不合通計,繼令有實,亦當無罪。諸兵士聞之,更云初不被役,上欲釋之,付議虛實,百寮咸議為虛。善心以為述於林衛之所抽兵私役,雖不滿日,闕於宿衛與常役,所部情狀乃殊,又兵多下番,散還本府,分道追至,不謀同辭,今殆一月方始翻覆,姦狀分明,此何可推?蘇威、楊注等二十餘人,同善心之議,其餘皆議免罪。煬帝可免罪之奏。後數月,述譖善心曰:「陳叔寶卒,善心與周羅喉處世基袁充蔡徵等同往送葬,善心為祭文,謂為陞下敢於今日加叔寶名號。」召問有實,自授古例事得釋,而帝甚惡之。又太史秦帝即位之年,與堯時符合,善心議以國哀甫爾,不宜稱賀。述諷御史劾之,左遣給事郎降品二等。大業四年戊辰( 公元六○八年 ),撰方物志奏之。大業七年辛未( 公元六一一年 ),從至部郡,帝方自御戎以東討,善心上封事,忤旨免官;其年復徵為守給事郎。大業九年( 公元六一三年 ),攝左翊衛長史,從度遼,授建節尉。帝常言及高祖受命之符,因問鬼神之事,善心與崔祖濬撰靈異兗十卷。初善心之父許亨,撰著梁史未就而歿。善心述成大志,修讀群書,其序傳末述制作之意曰:「謹按太素將萌,洪荒初判,乾儀資始,辰象所以正昤,以載厚生;品物於焉播氣,參三才而育德,肖二統而降靈。有人民焉,樹之君長;有貴賤矣,為其宗極,保上天之睠命,膺下士之樂推,莫不執太方,振長策,感召風雲,驅馳英俊,干戈揖讓,取之也殊功,鼎玉龜符,成之也世一致。革命創制,竹素之道稍彰;紀事記言,筆墨之官漸著。炎帝神農氏以往,存其名而漏其跡;黃軒以後,晦其文而顯其用。登丘納麓,具訓誥及典謨,貫昂入房,傳夏正及殷祀。泊辯方正位,論時訓功,南北左右,有四子名之別,擣杌乘車,擅一家之稱。國惡雖諱,君舉必書,故賊子亂臣,天下大懼。元龜明鏡,昭然可察。及三教遞襲,五勝相松,具稱百谷之王,並以四海自任。重光累德,何世無哉?逮有梁之君臨天下,江左建國,莫斯為盛。受命在於一君,繼統傳乎四主,克昌四十八載,餘祚五十六年。武皇帝出自諸生,爰升寶曆,拯百王之弊,救萬姓之危,反澆季之末流,登上皇之獨道。朝多君子,野無遺賢,禮樂必備,憲章咸學,弘深慈於不殺,濟大忍於無刑,蕩蕩巍巍,可為稱首屬。陰戎入穎,羯胡侵洛,沸騰墋黷,三季所未聞,掃地滔天,一元之巨厄。廊廟有序,蒻成狐兔之場,珪帛有儀,碎夫犬羊之手。福善積而身禍,仁義在而國亡,豈天道歟?
豈人事歟?當別論之,在序倫之卷。先君昔在前代,早懷述作,凡撰齊書為五十卷,梁書紀傳,隨事勒成,及闕而未就者,目錄注為一百八卷。梁室交喪,墳籍銷盡,冢壁皆殘,不準無所盜;帷囊同毀,陳農何以求?秦儒既坑,先王之道將墜;漢臣徒請,口授之文亦絕。所撰之書,一時亡散。有陳初建,詔為史官,補闕拾遺,心識口誦,依舊目錄,更加修撰,且成百卷,巳有六秩五十八卷,上秘閣訖。善心早嬰茶蓼,弗荷薪構。大建之末十四年壬寅( 公元五八二年 ),頻抗表聞。後主至德元年癸卯( 公元五八三年 ),蒙授史任。方願油素採,門庭記錄,俯勵弱才,仰成先志。而單宗少強迎虛室,類原顏退屏,伙所交遊,不求進益。假班嗣之書,徒聞其語,給王隱之筆,未見其人。加以庸瑣涼能,孤陋未學,忝職郎署,兼撰陳史,致此書延時,未即成績。禎明二年戊申( 公元五八八年 ),以台郎入聘,值本邑淪覆,佗鄉播遷,行人失時,將命不復,望都亭而長慟,遷別館而懸壺。家史舊書,在後焚蕩,今止六十八卷在,又並缺落失次。自入京以來,隨見補茸,略成七十卷。四帝紀八卷,后妃一卷,三太子錄一卷,為一帙十卷;宗室王侯列傳一帙十卷;具臣列傳二帙二十卷;外戚傳一卷,孝德傳一卷,誠臣傳一卷文苑傳二卷,儒林傳二卷,逸民傳一卷,數術傳一卷,藩臣傳一卷,合一帙十卷;止足傳一卷,烈女傳一卷,權幸傳一卷,羯賊傳二卷,逆臣傳二卷,叛臣傳二卷,敘傳論述一卷,各一帙十卷。凡稱史臣者,皆先君所言。不稱名案者,並善心補闕。
別為敘論一篇,託於敘傳之末。」大業十年甲戍( 公元六一四年 )又從至懷遠鎮,加授朝散大夫,突厥圍雁門攝左親衛武賚郎,妁領江南兵宿衛殿省,駕幸江都郡,迫敘前勳,授通議大夫,詔還本品,行給事郎。唐高祖武德元年戊寅( 公元六一八 ),化及弒逆之日,隋耆盡詣朝堂謁賀,善心獨不至。許弘仁馳告之曰:「天子已崩,宇文將軍攝政,合朝文武,莫不咸集,天道人事,自有代終,何預於敲叔,低徊若此?」善心怒之,不肯隨去。弘仁反走上馬,泣而言曰:「將軍於叔,全無惡意,忽自求死,豈不痛哉?」還告唐奉義以狀白。化及遣人就宅,執至朝堂。化及釋之。
善心不舞蹈而出,化及目送之曰:「此人大負氣,命捉將來。」罵云:「我好欲放汝,敢如此不遜」其黨輒牽曳,因遂害之,時享壽六十一歲。及越王稱制,贈左光祿大夫,高陽縣公,諡曰文節。




許居仁
bing 2006/2/5 17:22
11 0
許居仁:【北宋】字則榮,乃係名賢祖許申公之玄孫,許弁公之長子,列潮州許氏為六世祖也。登第北宋元符三年庚辰( 公元一一○○年) 科進士,歷任南康知縣,素有賢政,擢陞貴州,終朝議郎,娶妣姚氏,繼吳氏兩氏,均贈封宜人,卒考妣墓合葬在海陽縣長美董家寮高田中。生有二子:長子濟民、次子統民。孫許灼,曾孫二:長許宰、次許寀,許宰生二子:長許戩,次許戢。





宋瑤林都督震瑤公
bing 2006/2/5 17:21
21 0
震瑤公:像讚曰:柯許連姓,姑嫂隱情,若不徙栽,何能繁榮。嘉立撰錄
震瑤公:【北宋】石龜瑤林許氏祖先,除肇基始祖 愛公外,族人經常提及就是七世祖都教許燮公。 都教者,諱燮,字禮仲,號震瑤,都教其官名,乃係 侍御公六世孫 文俊公之繼嗣也,文俊,配柯氏,據傳云:文俊公祖先,幼 即失怙,世均是稀傳( 其子在孩提時曾得算命先生之指示,謂童年不 宜離鄉作客,其母有一次歸寧,念及骨肉情深,竟強挈他同往到柯倉 鄉外家謁外祖,不久果然發生不幸。一日在戶庭拉矢,群狗爭食,突然被嚙傷膀胱,不治殤亡。其母既痛愛子夭拆,又恐回家翁姑見責,日夜哀哭,痛不欲生,最後她兄嫂見此情景,生起同情之心,自願將其同年幼子給她撫養,並留至一段相當時期,使孩子稍大,面容略變才予回家,幸瞞過家裡翁姑,惟不幸其兄嫂從此不再生育。摘自:( 八閩許氏發祥史 )
震瑤公生於北宋建中崇寧元年壬午( 公元一一○二年 )三月廿一日,十一歲時承嗣 文俊公入於許家,祀侍御而居瑤林焉。長大讀書有成,赴試入泮,俗例應必到外家謁祖,當他舅母受他膜拜時,意外見到垂下眼淚一團,心裹不免疑惑不解,及後連捷鄉試,春圍會考,功名成器,仍到外家拜祖。這次他妗娘竟避閉房中,拒不相見,公更起疑心,下跪在門外不起,妗氏始略揭開窗戶告之,二十年來姑嫂之隱情,你回去可問令堂,她如不肯吐露真惰,以後請不必再來見我。公無奈打轎回家,立刻跪在母氏面前查詢原委。此時養母想起前情,並憫嫂氏無後,才將他身世詳細說明,彼聽罷這番言語,懷念生母惰重,就要到親娘那邊去,養母心安理得,不加阻擋,當行至途中,看到農民將繁殖在苗床上的介菜分株移植,公心甚異,乃上前詢問原因,農人告稱:「不如此徙栽,怎會繁茂」?他聞語後,突然領悟,不加思索,掉頭重回許厝。自此聚族傳代,為這個原因,相沿柯許兩姓互不通婚,其實有血流關係,亦只石龜瑤林派系而已。
宋高祖紹興四年甲寅( 公元一一三四年 ),從韓世忠攻范汝為拔建州。繼從征金寇,大儀准陽二戰皆捷,升神衛都教。後鬱於秦檜不得志,至宋高祖紹興十八年戊辰( 公元一一八四年 )三月廿七日病卒,享年四十七歲,配李氏,宋封安人,周嶺白埔人,生一子:亶臣公,字信卿,號梅山。
震瑤公陵墓葬在十七八都,新街坑尾對面山東南方,即是石龜許厝鄉附近爐灶山麓,泉圍公路之旁,風水俗名號稱曰:「睏虎穴」前朝時代,如有顯宦鳴鑼開道從墓前經過,驚醒睡虎,越後本鄉必出一顯貴,後為某豪宦所忌,改移通道,奇跡遂不復見。
聽說當日殤亡在外家柯倉鄉許氏七世祖墓,俗稱名曰:「孩子墓」,今遺跡尚在柯倉鄉鄉山麓。查該鄉係位於晉江南彊之十一都,今隸屬東石鎮。珠浦許嘉立敬撰錄書




許份
bing 2006/2/5 17:20
11 0
許份公:像讚曰:華胄之光,廷臣之冠,喬梓甲科,天章丕煥;典郡尚寬,獄囚出半,洪水為災,視消漲漫。帑給脹飢,嬴疾謹按,花石有網,力回廟算;諸道勤王,金虜鼠竄,德以感人,軍無騷亂。袞補國家,衣被閭閈,貽我子孫,仰仍舊貫。廿三世裔孫 許紹淵百拜敬撰
許份公:【北宋】字子大,許將公之子,,自幼抽孕,能文,力父所愛。及長,以父蔭官右承勝郎,管理
國子監書庫.因得閱覽群書。凡諸子百家典籍,無不閱讀,特別熟悉宋朝典故。宋徽宗崇寧二年癸未公元一一○三年)中擢甲科進士,徽宗親閱對策,十分賞識,特召見便殿.從此以后,,甲科進士皆召見.成為定例。任秘書省校書郎兼實錄院檢討官,累官國史編修。




許光亨
bing 2006/2/5 17:19
10 0
許光亨:【北宋】字必達,漳州人,唐宣武將軍許天正之裔孫,許苦公( 子順 )之次子,列為漳州三世祖,少負奇氣,博貫古今。才雄鄉里,學邁華夷,弱冠,充太學內舍,登大觀三年己丑( 公元一一○九年 )進士,調江寧令,勤學興農,以循良著。轉英州僉判,丞相曾文正奇之,荐為昭文飾修撰。出提點湖南刑獄,讞諭平允,稱旡七冤,時徹廟用事,漸有擠正結諛之黨,上疏論天變,辭甚抗直,出判相州,監察御史陳瓘力諫,不宜疏遠光亨,杜言者口,召為太子中允,以恭謹無懈,轉周太府少卿,財帛出納皆廉,上勞之曰:「勞勛之績,己呈於度支;德誼之修,尤稱於僚屬。」六賊聞之,深為恚憤,揚時在講筵見之稱快,按為國是,光亨自知六賊之禍,傾陷經良,勢不可久,上疏乞骸骨,未報。三班侍以力荐,擢少卿兵部尚書門下侍郎,兼平卒軍國重事,光亨力辭,詔許之曰:「留賢虛位,朝廷之殊恩;引退就閑,之達人之高誼,。卿志先定朕亦不逆。」,遂以少師奉祠,提舉洞霄祐觀。尋幽訪古,深架有月樓水閣,雨亭山下之將軍石上,日邀朋儕飲其間,時人因以坐位名其石。賞游威惠廟,口占一律云:「拱辰門外新祠宇,拜獻龍溪一瓣香;金闕喜頌新器皿,玉陛展謁儼冠裳。英豪不許山川穢,戎丑咸瞻日月光;天違先人陪別駕,千秋同祀鎮南漳。」其撰作,大有觀政論。耆壽考終。配趙氏,封勤佐夫人,其子宗彥,字仙峰,靖康間特奏名任江龍川尉。孫許登,字希進,登紹興十八年戊辰( 公元一一四八年 )進士,官朝散大夫,仕至水部郎中,出知興國州事,兼管內勤農使。皇宋乾道四年戊子( 公元一一六八年 )朝議大夫,資政殿太學士,翰林院知制,誥賜紫金魚袋,食邑二千戶,賞封二百戶,岭南等處。宣撫使石屏 陳景肅撰。 摘自:( 漳州府志 )




許壽公
bing 2006/2/5 17:18
12 0
許壽公:像讚曰:山川間氣,天地氤氳;誕降飛偶,篤生壽君。赫赫斯怒,忠義從軍;功成爵顯,遯跡耕耘。志存社稷,名著榆衿;投蘇聲遠,刻視斯文。
許壽公:【南宋】雲川下許人。乃係許麒之子,以忠勇見知,南宋時與岳武穆,鎮守邊事,同殉宋難,宋紹興十七年丁卯( 公元一一四七年 ),歿封為投蘇王爵,併敕賜纂修族譜,以表揚其功德,公生有二子:長子志忠、次子志良。厥後志良,又傳二子:長子和三,字仲穆、次子訓三,字泰來。和三生庚寅,庚寅公生二子:長子七公、次子許八公,許七公生許五,字仲顯,號正欽,高隱而不仕宋,寶慶年間,自徽續邑雲川下許村,徙居昌化昌晚村,為昌晚村許姓始祖。





宋福建孝子知言公
bing 2006/2/5 17:18
6 0
知言公:【南宋】許知言,福建省福清人。其兄逢言,三弟知白、四弟知什、五弟知億,知言居次。俱業詩書。慈母我病,知言兄弟,昕夕不離側,越三月,湯藥弗效。知言乃遼戒籲天,封股烹調以進,母病遂愈,享壽七十歲始卒。知言兄弟,哀毀踰禮,氖然香於臂,祀以資冥福。進士許叔度,為之立傳,刻於藥書院。後知億之子禹錫,請改其居之里為「孝順」從之。





國佐公
bing 2006/2/5 15:20
8 0
國佐公:【明】許國佐,號班玉,明崇禎四年四年辛未( 公元一六三一年 )進士,授富順縣正堂。在官有惠政,均貧富、抑豪強、廢奴制,以忤豪霸惡紳落職,解京下部獄,值南海陳子壯以侍郎之身直諫朝事,獲罪獄中,相見執手,陳子壯為《蜀國弦》詩一首贈之。獄中對簿二年,冤事始白,調貴州首縣義令,擢兵部職方司主事,轉員外郎,升郎中,排此內外軍事用將調兵兼督九江餉務,班玉知天下事不可為,乞艱歸鄉,遂不出仕。及南都擁立,以原官調,因父疾不果行,明年,隆武立於福京,復以兵部侍郎召。值父有豐喪,未赴。時江西劫賊與福建悍匪合伙引倭寇入閩殺掠,劫奪漁船,為明將陳豹驅趕,倭寇退去,而轉閩賊眾入粵,稱曾全幫、馬龍幫;合力燒殺揭陽新亨、車田、錫場、曲溪諸地。本邑武生劉公顯非禮南澳守將城隍廟進香女眷,犯奸而喪失前程,鋌面造反,引曾全及馬龍賊幫占揭陽嶺地方,反明建國稱為後漢,紀元「大升」號稱九軍,燒殺更甚。明隆武二年丁亥(公元一六四七年)九月,九軍賊幫攻陷揭陽城,屠城殺掠,無分貧富官民,賊在全城舉火,繞焚文書府庫,務欲去其犯奸劣跡,自唐、宋、元、明歷代文牒書志,燒毀殆盡,致使今人失盡此前朝砥代史據,邑人稱痛。時死難者無法統計,城內官紳則有七十六人,計有:在籍都司黃夢選、戶科給事黃毅中、推官邢之貴、知縣謝嘉賓、舉人楊琪華、黃三槐、楊世俊、歲貢林鼎輔、謝聯元、武舉楊德威、監生王之達、鄭之良、例貢郭之章等。班王之母余氏太夫人被執,也在受難中。賊首劉公顯執班王之母余氏,原有其意,甲辛國變惊耗轉至揭陽之日,班王為首帶領全城官紳史民百姓,至孔廟哭泣崇禎皇帝之靈;有號召一方之力,賊首正思發難,看在眼內,希望他日舉事能有此公撐力,確保成功,又聞班王主持兵部日常事務操調兵用將舉荐人贛之權,希圖將之網羅入伙,可作依靠。又知班王盡孝,執其母以逼,待其到來。
國佐當日在郡府議事,聞知揭陽事變,不顧大明惠潮巡撫程峋及潮州府學訓導`汪起蛟勸阻,騎馬自指賊寨,愿以身代為母死。賊並拘之,以祿林之意誘待不從,拷打至體無完膚,終不屈,大叫崇禎皇帝數聲而死,死時年僅四十二歲,為潮州府之名賢之忠孝雙全;而壯烈殉難成仁取義之一位,很具特色,位忝后七賢之列,像懸掛潮州孔廟,事入歷代《潮州府志》。許班王明末遺事,家喻戶嘵,數百年而益香。摘自:( 潮州府志 )




更新时间:2006-4-24 3:28:16

友情链接: 中华许氏族谱  新加坡许氏总会  许由与许氏文化研究会  中国根源网  许广崇  明宗网  鸣谢:高山网络 提供本站网络空间


 
CopyRight(C)2006-2010,中华许氏 www.ChinaXu.net
联系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大英三里66号,邮编:570206
琼ICP备06002430号,Powered by:Jixin Studi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