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天风海涛 琴声乐韵 音乐世家——著名钢琴家许斐星一家_中华许氏
nav_top
  通行证 |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中华许氏  中华许氏导航  简体中文 
Logo
Home首 页 许姓传说 许氏地图 各地族谱 许氏文化 历代人物 现代名人
许氏人才 我的家谱 许氏宗祠 许氏社区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RSS
    现代名人 淘宝购物频道综合·商城·电器·男人·女人·数码·家居玩具·美容·饰品鞋包·食品·台湾馆·风云榜 
【福建】天风海涛 琴声乐韵 音乐世家——著名钢琴家许斐星一家


天风海涛 琴声乐韵


http://www.mnen.cn/Article_Show.asp?ArticleID=142

--------------------------------------------------------------------------------


——著名钢琴家许斐星


撰文 彭一万 图片供稿 彭一万


许斐星先生


音乐世家

许斐星于1946年6月28日诞生在鼓浪屿一个音乐世家,祖母、父母和六个兄弟姐妹都喜欢弹琴唱歌,他从小受到良好

的音乐熏陶和教育。
他的外祖母林淑恬,从小没有念过书,却有一副好嗓子。由于家境贫寒,她靠打工为生。有一次,外祖母在给人家洗衣

服时边洗边唱,被路过的一位牧师听到了,还以为哪一位富有素养的歌手在练唱呢!当牧师知道她是洗衣工人时,大为吃

惊,于是,就想办法请她到教会唱诗班参加活动。她的音乐天才被发现了!外祖母把“音乐基因”传给了母亲,母亲又传

给了儿女们。

许斐星的父亲许序钟是一位牧师,为人正直谦逊,早年在马来西亚谋生,出于爱国,响应陈嘉庚先生的号召,回国

到集美中学就读。他喜欢音乐,年轻时学吹笛子,稍后学弹钢琴。母亲张秀峦是毓德女子中学的高才生,喜欢弹钢琴,

做梦都想着将来能有一台钢琴。由于没钱,一直没有机会学琴。直到中学的最后一年,才向十分疼爱她的班主任女老师

倾诉自己的渴望和追求。这位老师深受感动,答应免费教她钢琴。张秀峦如同久旱的禾苗获得了甘霖,迅速成长,很快

就学会了大部分圣诗,成为教会的司琴手。她成了儿女们钢琴和音乐的启蒙老师。

按照许家的惯例,每周六晚上,由父亲许序钟主持家庭音乐会:母亲弹琴,祖母领唱,全家合唱;后来,变成斐平

弹琴,斐星伴奏,斐尼拉小提琴,并在三一堂演出,其音悠扬,其乐融融……啊,最美妙的音乐来自天风,最动人的韵

律来自大海!

许家培养出三位著名的钢琴家、小提琴家——许斐星、许斐平和许斐尼,被称为“鼓浪屿许家三兄弟”;到了第四

代,许斐星的女儿许兴艾又成了著名的钢琴家。

勤学苦练

1957年夏天,中央音乐学院的老师们到厦门招生,许家三兄弟——斐尼、斐星、斐平观看了面试现场。老师们听说

鼓浪屿人民小学学生许斐平有过人的音乐天赋,特地要听他的钢琴弹奏。7岁的许斐平腼腼腆腆,不肯在陌生人面前弹琴

,却拉着站在旁边观看的笔山小学学生许斐星说:“我哥哥也会弹。”6岁开始学琴的许斐星,就这样被“逼上梁山”,

临时上阵应试。没想到,他弹奏的乐曲《少女的祈祷》却迷住了主考老师,丰富的乐感,出色的表现力和那双纤长的手

,令人惊叹。于是,许斐星被录取了。他在惊喜之际,一直感念母亲和另一位钢琴启蒙老师杨心斐女士。而在场的殷承

宗(当时已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习),鼓励他到北京努力学习,勇敢进取。

半个月后,10岁的许斐星登上了北上的列车,整整在中央音乐学院的中学部和大学部学习了11个年头。盛夏,他在

又闷又热的琴房里,顶着酷热练琴,身上、椅上、地上,都是他的汗水;严冬,他冒着酷冷,用口气呵着冻僵了的手指

,用蹦跳来暖和暖和身子,拼命练琴;白天,他专心致志地听课、活动;夜晚,他抓紧时间练琴。学校规定晚上10点关

灯休息,他则买了一包白蜡,秉烛练琴;夜深了,老师只好把他强行“押”回宿舍。十只指尖,都练出了一层厚茧,有

两只手指还裹着纱布,他还是咬着牙,练,练!1961年暑假,他回到了故乡,“许家三兄弟”在鼓浪屿“三一堂”举行

了一场音乐会,竟轰动了全厦门。

1963年,许斐星进入大学部学习,师从著名的同乡钢琴家殷承宗,钢琴技巧突飞猛进,他能熟练地弹奏贝多芬、李

斯特、肖邦、斯克里亚宾等人的乐曲及许多中国作品。1964年,他获得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举办的中国钢琴作品演奏比

赛二等奖,成为中央音乐学院的优秀生之一。殷承宗对他评价道:“许斐星的演奏既热情奔放又富有诗意,他是一位有

才能、有潜力的钢琴家。”许斐星则说:“殷承宗是我的老师,他使我在音乐领域的广度和深度方面都得到很大的提高

。”



许斐星、刘锦媛伉俪与女儿许兴艾在家中

1968年,许斐星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他被分配到国家的最高乐团一一中央乐团,成为国宝级的钢琴伴奏。起初,

文化大革命的“横扫一切”还在发酵,他被指控为“白专”典型,被剥夺了练琴的机会。这无异于判处了他艺术生命的

“死刑”。他千方百计,想方设法,终于,在北京郊外的一位朋友家里,找到了一台灰尘厚封的破旧钢琴。这对于他来

说,是一个天大的喜讯。他坚持每天往返几十里地去练琴,一弹就是十几个小时,有时练至深夜。风雨无阻,寒暑不停

。他还抓紧时间,编了一册《手风琴独奏曲集》,虽然广泛流传,但在“文革”中,无法出版。

后来,情况有了好转,他被允许公开演奏和为中央乐团的合唱、独唱、器乐伴奏。1973年美国费城交响乐团访华,

中央乐团著名指挥家严良坤(后任中央乐团团长)请许斐星与他合作,为费城交响乐团演出。中央乐团表演了合唱《美丽

的阿美利加》、中国歌曲《阳关三叠》等,由严良坤指挥、许斐星钢琴伴奏,演出十分成功。从此,凡是严良坤指挥的

演出,都要求由许斐星作钢琴伴奏。1978年,中国唱片公司出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由中央乐团、中国人民解放

军歌舞团、中国歌剧团、中央广播文工团合唱团、中央民族歌舞团联合演出,严良坤指挥,中央广播文工团管弦乐团伴

奏,许斐星钢琴伴奏,严良坤对许斐星说:“同你合作,十分愉快!”

出国演出

许斐星开始经常随中国艺术代表团出访世界各地,为各国来访的首脑级人物如美国总统尼克松、新加坡总理李光耀

、菲律宾总统马科斯等演出,并经常举行独奏音乐会。著名钢琴家刘诗昆听了他的演奏后评价道:“许斐星的演奏,充

满了年轻人的朝气和真挚的感情。”

1973年,中央成立中国艺术团,从全国各地挑选艺术家组成。许斐星也在其中。这个艺术团访问了南美洲三个国家

:特立尼达一一多巴哥、圭也纳、委内瑞拉。三个国家的总统都亲自出席观看并接见全体艺术团成员。

1975年5月,朝鲜领导人金日成访华,中国艺术团为他举行专场演出,整场演出十分成功。歌唱家吴雁泽演唱了一首

朝鲜歌曲《万景台的叉路口》,由许斐星钢琴伴奏。演唱刚完,金日成和我国领导人邓小平等一起起立,热烈鼓掌,金

日成笑着说:“你们中国有这么好的歌舞团,我邀请你们到朝鲜演出。”这年9月,中国艺术团到了朝鲜,在朝鲜国庆节

那天,金日成亲自宴请了全体团员;第二天,为金日成作了专场演出。本来,原定在朝鲜演出24天,由于反响热烈,金

日成决定延长一个星期。为了表现对中国艺术家的关心、尊重和爱护,金日成专门指定他的儿子金正日陪同,安排食宿

,并在朝鲜各地参观游览。

1980年,许斐星为指挥大师、日本的小泽征尔伴奏,排练贝多芬第九的合唱部分,受到小泽征尔的夸奖,称赞他是

“一个准确、细腻而又富有音乐魅力的钢琴家”。

结缘《黄河》

1979年2月,中央乐团合唱队代表我国,参加在马尼拉举行的 “第一届国际合唱节”。这是一次强手如林的国际比

赛,是一次为国争光的重要演出。马尼拉“亚洲文化中心”里的音乐厅灯火辉煌,座无虚席,中国中央乐团合唱队正在

演唱《黄河大合唱》,受到马尼拉市民和国际音乐裁判们的热烈喝彩。许斐星为《怒吼吧,黄河!》作合唱的前奏,他用

一个左手的突强音(sf)表现中华民族的觉醒,用一连串急速上行的音阶,象征着进军的号角。他那刚劲的力度,纯熟的

技巧,富于激情的伴奏,深深激动着合唱队队员和听众的心弦。在合唱节的最后一天晚上,许斐星满怀中华民族的自豪

感弹了前奏之后,合唱队员们.以高昂的情绪唱出了战斗最强音,轰动了合唱节。合唱结束以后,在热情的观众们一再

要求下,许斐星即兴演奏了一支菲律宾民间乐曲,他的双手刚刚离开琴键,全场立刻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特别是那

些侨胞们,含着热泪,纷纷上前来祝贺演出的巨大成功。菲律宾报刊写道:“在最后一场所有参加国的演出中,中国队

获得最长时间的鼓掌和欢呼……钢琴伴奏也同样得到人们的喝彩。”菲律宾权威音乐评论家罗萨林在马尼拉《每日快报

》上写道:“钢琴家许斐星是一个强有力的小个子,他的演奏才华横溢,感情充沛,受到了人们的热烈欢呼。”许多外

宾及华侨找到许斐星,要他签名留念。一位老华侨拉着他的手说:“你弹奏出雄伟磅礴的气势,使我感到祖国的坚强伟

大,你仿佛把我带回亲爱的祖国!”

许斐星说:“一听到‘黄河’这两个字,我的心就会蹦蹦直跳,我和黄河是很有缘分的。”原来,1969年他有机会

参加了钢琴协奏曲《黄河》的创作。当时,中央乐团派出由殷承宗、储望华、盛礼洪、许斐星等人组成的创作组(后来又

增加了石叔诚和刘庄),到黄河沿岸体验生活,看激流婉转,听涛声依旧,追沧桑岁月,抚历史伤痕。在壶口,他们感受

大瀑布的磅礴气势,目睹“十里冒烟,旱地行船”奇景,使他们领悟到:面对着万丈波澜,迎着刺骨的寒风,必须有决

一死战的英雄气概,你不能战胜它,它就必然制服你。他们沿着黄河上延安,一路上,与船夫们一起拉纤。喊号子,一

起与惊涛骇浪搏斗,渡过急流险滩;他们与老乡们一起生活、劳动,听到了许多抗日战争的动人故事,使他们深受教育

。黄河,真正表现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伟大而且坚强!从那时起,许斐星就深深地爱上了黄河,爱上了《黄河大合唱》。


美国纽约林肯中心许兴艾音乐会海报前的许斐星,刘锦缓伉俪

1982年,许斐星赴美国定居,即使在万里之遥,他也始终不忘黄河。1997年9月,美国新泽西州、德拉瓦州十个华人

合唱团,近200名团员,和一批著名的华人音乐家,怀着对中华民族的挚情和对艺术的热爱,引吭高歌《黄河大合唱》。

他们邀请许斐星为大合唱担任钢琴伴奏,他欣然接受,并用“如鱼得水,欣喜若狂”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他说:“一提

起黄河,我就像回到了故乡,重见到亲人一样,我真想立刻跳进黄河水中,把自己洗刷一次,让黄河的精神重新激励自

己。我一辈子离不开黄河,黄色的河水,黄色的皮肤,命运已经注定了,我是炎黄子孙。再过10年,我还会弹黄河,唱

黄河,只不过那时,我们已经冲过了急流险滩,登上了彼岸。那时的《黄河大合唱》,将是一首胜利的凯歌!”啊,许斐

星用黄河的精神来弹黄河,唱黄河!怪不得迸发出恢弘的气势,撼人心魄!

许斐星说:“贝多芬说:‘音乐要在人们的心灵中打出火花。’我们的演出,能不能也在异国他乡的人民心灵中打

出火花?演出前几分钟,我的脑际又闪现出1976年‘四五’运动时的镜头:那时,我偷偷地跑到天安门广场,看到了花圈

、诗歌、音乐的海洋,看到了我的同龄人的风貌,这是中华民族的灵魂、气魄和未来,我坚信中国一定有希望,一定有

光明的前景。我就带着这种激情走上舞台,走近钢琴……”诚然,谁的艺术生命扎根于祖国、人民,谁的艺术成就必然

永垂于世界文化之林。












2001年5月21日许斐星与本文作者在美国耶鲁大学校园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是许斐星艺术上的座右铭。在中央乐团时,他已蜚声国际乐坛,但是,

依然一丝不苟,勤学苦练,常常为了一首乐曲,苦练几百个小时。我在北京,住在他的寓所,经常看到他埋头苦练,有

时一天竟达七、八个小时;或与著名歌唱家、演奏家一起磋商,反复配合,务求演出臻于完美。他说:“一天不练,自

己知道;两天不练,同行知道;三天不练,听众知道。这真是一点不假!”《人参舞》乐曲中有几个四五指装饰音,短

短六个音,要慢练、合手练、加座音练,百遍千遍地练,手皮结茧,指甲破裂,他贴上胶布继续练。我看到他经常翻阅

大量国内外资料,听广播,听录音,并从绘画、照片、诗歌、散文和大自然中吸取养分。许斐星对我说:“莎士比亚有

句名言:‘知识是迈向天上的翅膀。’中国有句谚语说:‘学海无涯苦作舟。’学习是一种艰苦的劳动,但是,为了真

、善、美,为了人类美好的一切,我愿意一辈子坐在这条苦舟上,决不后悔。”

一位过去中央乐团的同事,在一篇文章中这样评论许斐星:“许斐星是一个有坚强韧性的人,只要目标定下来,他

就会不折不挠去奋斗,从不退缩,不达目标,决不罢休,始终保持着向上冲的劲头。这在参与钢琴协奏曲《黄河》的创

作过程中,表现得特别清楚:他不分昼夜地苦干,对工作兢兢业业,一丝不苟。他被公认为中国(大陆)最好,最顶尖的

钢琴伴奏。他对朋友也像演奏那么热情,对家庭全力负责,对女儿疼爱有加。”这是许斐星真实、淳朴的写照。

情系故乡

1998年三四月间,许斐星。随中央乐团著名音乐家独唱独奏组(由盛中国、刘秉义、许斐星等组成),重返福建演出

。他们的演出,场场爆满。许斐星那灵巧的双手,在钢琴黑白的琴键上来回弹奏,时而万马奔腾,时而情语绵绵,时而

山泉呜咽,时而浮云游荡……在弹奏《水草舞》乐曲时,他给听众创造了奇妙般的幻景:叮咚的琴声潮水般地向人们涌

来,大厅里似乎骤然冒出千万朵浪花,簇拥着,喧嚣着,荡开一圈圈涟漪,人们仿佛置身于万顷碧波之中,流水在身旁

冲激回旋,水草在眼前翩然起舞,人们似乎看到它那柔软的身段,轻盈的舞姿……啊,许斐星就像魔术大师一样,具有

神奇的魅力!

许斐星不仅对父母,而且对老师十分尊敬。他在笔山小学的班主任林世岩老师回忆道:在北京,许斐星写家信,总

不忘要家人代他向林老师问好;回乡演出,许斐星总不忘给林老师送票。演出结束后,他极其谦恭地请林老师走上舞台

,当着小提琴大师盛中国的面介绍道:“这是我小学时代的恩师!”其后,许斐星在酒楼设宴与师友会聚,夫人刘锦嫒

和年仅四岁的许兴艾出席作陪。席间,许斐星夫妇频频举杯向老师祝福。20年后,许兴艾回乡演出,许斐星从美国打越

洋电话,交代女儿一定要给老师送票,而且要选好座位。一想到这些,林老师就会心潮翻涌,久久不能平静。









1998年7月20日许斐星到美国纽沃克机场为本文作者送行



许斐星回到了故乡,踏着鼓浪屿的蜿蜒小路登上了笔架山,来到了旧居楼顶,望着闽海的波涛,他的跟睛湿润了。

他饱含激情亲自作词作曲写了一支歌《鼓浪屿,我亲爱的故乡》,用以抒发他对家乡的缱绻爱


恋之情:
无论我在何方,
闽海的波涛总是展现在眼前;
无论我在何方,
雄风的呼啸总是回响在耳旁。
啊,鼓浪屿,
我为你纵情歌唱,
你是祖国秀丽的宝岛,
你是我亲爱的故乡!

这首歌分别由中央乐团著名男中音歌唱家刘秉义和厦门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陈玲演唱,许斐星钢琴伴奏,受到了家乡

人民的狂热欢呼。
在鼓浪屿,许斐星亲切地为学钢琴的孩子们进行示范表演;在紧张的演出间隙,他抽出时间,到艺术学校观看钢琴专业

学生的弹奏,热情为他们讲解技法,指点迷津。他说:“我们福建的音乐传统源远流长,孩子们很有音乐才能,但还需

要加强专门训练,开阔音乐视野,这样才能培养出第一流的钢琴家。”

难忘今宵

1981年6月30日,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60周年的文艺演出会上,500人组成的八路军、新四军及国统区老战士合唱

团,在著名音乐家李焕之、章枚、方坤指挥下,演唱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毛委员和我们在一起》、《太

行山上》、《游击队歌》、《跟着共产党走》、《团结就是力量》等六首歌曲。演出是那样的成功,气势磅礴,充满激

情,容纳10000多人的人民大会堂,台上台下,共鸣强烈,暴风雨般的掌声,汇成沸腾的海洋。歌声把人们带回峥嵘岁月

,歌声使人们看到祖国光辉的前景。参加演唱的文化部代部长周巍峙,演出后紧紧握着为大合唱担任钢琴伴奏的许斐星

的手说:“谢谢你的帮忙!”面对这样壮丽的情景,许斐星激动地说:“我感到一种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热爱之情,洋

溢在每个人的心间;我对中华民族的兴起,充满必胜的信心!难忘今宵,难忘今宵!”



许斐星手稿

至今,许斐星还珍藏着当年演出的那张照片,他坐在舞台当中,用那台世界最大、中国惟一的星海牌15英尺超大型

三角钢琴为500人的《黄河大合唱》伴奏。这台钢琴是北京钢琴厂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为新落成的人民大

会堂量身定做的,至今仍举世无双。现在,经过重新修复,音色、音质均达到当今国际一流标准,作为国家的重要文物

,重新摆放在人民大会堂。许斐星为此而感到自豪与骄傲。

再创辉煌

70年代就已扬名国内外的许斐星,在到美国定居后,又开创了一番新事业。

他经常被大型演出请去担任钢琴伴奏,获得高度的赞扬。上述伴奏《黄河大合唱》,就获得“著名钢琴家许斐星‘

黄河大合唱音乐会’演奏纪念”金牌。他也经常为大教堂演奏圣诗。

他在钢琴教育方面获得了巨大的成就。他和夫人、钢琴家、竖琴家刘锦嫒,培养出无数的学生。1996年4月间举行的

“许斐星、刘锦嫒夫妇学生钢琴演奏会”,共有30名学生登台演奏,吸引了众多听众,获得了很大成功。其中,不少学

生获得比赛优胜。许斐星连续7年被美国钢琴教师协会评为“优秀钢琴教育家”。2001年5月间,美国教师协会授予许斐

星“卡内基教育家奖”,此奖包含“优秀钢琴教师奖”、“室内乐优秀教学奖”、“国家教育证书奖”三项内容,这对

于华人来说,更是一种难得的殊荣。

当然,许斐星、刘锦嫒最大的成就和骄傲,是培养了女儿许兴艾——一位年轻的钢琴大师!


=====================================================================================================

天风海涛自琴声中来


  钢琴大师许斐平不幸罹难后,厦门、泉州等地不少人士通过各种方式,对许斐平寄以哀思,对许斐平家属表示慰问。

近日,早报记者特意采写了这篇介绍“音乐世家”的文章——

  许家之所以能够出现许斐平这样的音乐天才,绝非偶然。

  首先,应该追溯到斐平的祖母———林淑怡。她没读过多少书,只会唱闽南圣诗。在斐平小的时候,由于家境贫寒,

祖母就靠给别人帮佣谋生。

  有一次,林淑怡在帮主人洗衣时,一边唱一边洗,被一位牧师听到了,牧师还以为是哪一个训练有素的歌手呢。当牧

师知道她只是一位洗衣女时,甚为吃惊,于是想办法让她到教会唱诗班。

  就这样,祖母的音乐天赋得以发现,后来,这种音乐天赋又不知不觉地传给儿孙们。

  许斐平的父亲许序钟是一位牧师,早年在马来西亚谋生,后来响应陈嘉庚先生号召,回国在集美中学读书。他爱弹钢

琴,还会吹笛子。

  斐平母亲张秀峦则是当年鼓浪屿毓德女中的高材生,聪明勤奋,年年都得奖学金,她也喜欢弹钢琴,但由于经济困难

,一直没有机会学琴。直到中学最后一年,她才向她的班主任洪老师倾吐心意。洪老师被她的诚意感动,免费教她学琴

。许母用功学琴,很快就成了教会的司琴手。

  许斐平父母含辛茹苦地养育着二女四男,生活着实不易,但家中却经常传出悠扬悦耳的乐曲。每逢周末,许父还亲自

主持家庭音乐会,许母弹琴,祖母领唱,儿孙们吹拉弹唱,其乐融融。

  在鼓浪屿万绿丛中的笔架山顶,中西式结合的四层楼房,白色大壁柱,紫红色墙面,悦耳的音乐如涓涓细流………如

今,这一切已经远走!

  “许家三兄弟”

  1975年夏天,在当时鼓浪屿区文教科的支持与组织下,“许家三兄弟”(四儿子斐平演奏钢琴,三儿子斐尼拉小提琴

,二儿子斐星钢琴伴奏)首次在三一堂举办了一场成功的音乐会,博得了音乐界人士及家乡听众的一致好评。从此,“

许家三兄弟”就这样扬名开来。

  现在,许家这个幸福的“音乐世家”一家四代都与音乐结下不解之缘,各有所成,“许家三兄弟”更是蜚声世界乐坛

,甚至影响到他们的下辈。

  许斐星的女儿许兴艾是最突出的一个,12岁就在国际比赛中崭露头角,并在纽约林肯中心演出,荣获全美第九届国际

钢琴大赛少年组第二名。1995年年初,她以精湛的琴艺在7000多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成为美国总统艺术金牌的得主之

一。1995年6月,美国总统克林顿亲自在白宫为她颁发了“总统青年艺术学者”金奖。1998年年底,她获得朱丽亚音乐学

校钢琴最高荣誉奖———帕茨切克奖,是该奖设立以来最年轻的获得者。

  斐平小时事

  斐平自小受到音乐熏陶,在启蒙老师母亲的督导下,5岁的小斐平就爬到琴台上,不看谱就能准确无误地弹奏简单的

乐曲。妈妈喜出望外,立即带着小斐平求教于当时厦门的钢琴教师杨心斐女士。

  在杨老师的培育之下,斐平的琴艺有了很大进步。6岁时,在鼓浪屿第一中心小学就读时,斐平就能登台演奏钢琴。

可以说,他与音乐有着一种天生的缘分。

  小斐平7岁时,上海音乐学院音乐系主任范继森到鼓浪屿休养,发现了小斐平的天才,录取他到上海音乐学院附小读

书。

  在上海音乐学院学习的日子里,由于聪明过人又勤奋好学,小斐平赢得了各位老师的厚爱。范继森教授还亲自给他授

课。12岁时,许斐平就能弹奏全部肖邦练习曲,并与上海交响乐团合作演出大型协奏曲,被众多音乐界专家称为“中国

音乐神童”。

  然而,正当斐平处于学习的黄金时代,文革爆发了,这使得他无法正常学习以及与外界交流。但是斐平并未停止学习

,他在下乡、下厂劳动的间隙,还顽强地学习,抓住一切机会与国内音乐界人士交流,和国内最高水准的中央交响乐团

合作,录制了大型钢琴协奏曲《黄河》。

  1979年,怀着把中国的音乐介绍给世界,学习国外优秀音乐文化的目的,许斐平赴美留学。1981年,他被授予了全额

奖学金,进入纽约茱莉亚音乐学院,受教于美国著名钢琴家沙夏戈尔罗德尼茨基。同时,他在美国演出十分频繁,结识

各国音乐名家,不断丰富自己。

  尽管他在美国学习西洋音乐,然而许斐平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炎黄子孙。

  1985年,他应香港管弦乐团的邀请,到香港演奏《梁祝钢琴协奏曲》,取得极大成功。

  演奏结束后,在接受中外记者采访时,他充满深情地说:“中国的民族音乐非常丰富,《梁祝》之所以能获得成功,

是它既保存中国音乐的特点,又吸收了西洋作曲的技巧,是最令人赞叹的结合体。”

  许斐平还经常向家乡父老情深意重地讲:“不管我走到什么地方,我都深深怀念和热爱故乡这片土地,喜爱聆听鼓浪

屿的天风海涛。”

  应鼓浪屿区政府之邀,许斐平于1998年夏天回到鼓浪屿,在鼓浪屿音乐厅举行了高潮迭起的精彩演出。演出所得,他

全部捐献给了因洪水而受灾的灾区人民。

  许家兄弟曾说过,他们的家族有33人从事音乐或与音乐结缘,他们曾约定将来有一天,他们全家要回到鼓浪屿,举办

一场“鼓浪屿之声”音乐会。然而,如今斯人已去,一切成了不尽的遗憾。(蔡文田林维真)
鼓浪屿音乐名人-----许兴艾


http://travel.xm.com.cn 2005-08-17 11:52:00 厦门都市网




鼓浪屿人,出生于1976年11月22日,3岁随父亲许斐星和母亲刘锦媛学琴。4岁在鼓浪屿三一堂做首次演出,并取得

意外的成功。后师从其叔许斐平。8岁时随父母移民美国,12岁即在纽约林肯中心演出。目前在耶鲁大学师从克劳德·弗

兰克(Clande Frank)。1995年,荣获美国总统青年艺术学者金奖,进入茱丽亚音乐学院学习。1996年荣获威廉卡培尔

国际钢琴大赛第二名;1997年荣获世界钢琴大赛吉尔莫青年钢琴家奖;1998年首次在北京举行“联想之夜——许兴艾独

奏音乐会”。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主要媒体均予以报道。1999年荣获茱丽亚音乐学院钢琴最

高荣誉奖——帕茨切克奖。美国耶鲁大学音乐研究生。


更新时间:2006-10-16 19:38:42

友情链接: 中华许氏族谱  新加坡许氏总会  许由与许氏文化研究会  中国根源网  许广崇  明宗网  鸣谢:高山网络 提供本站网络空间


 
CopyRight(C)2006-2010,中华许氏 www.ChinaXu.net
联系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大英三里66号,邮编:570206
琼ICP备06002430号,Powered by:Jixin Studi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