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小说家、散文家、“五四”时期新文学运动先驱者之一--许地山(1893~1941年)_中华许氏
nav_top
  通行证 |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中华许氏  中华许氏导航  简体中文 
Logo
Home首 页 许姓传说 许氏地图 各地族谱 许氏文化 历代人物 现代名人
许氏人才 我的家谱 许氏宗祠 许氏社区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RSS
    现代名人 淘宝购物频道综合·商城·电器·男人·女人·数码·家居玩具·美容·饰品鞋包·食品·台湾馆·风云榜 
中国现代小说家、散文家、“五四”时期新文学运动先驱者之一--许地山(1893~1941年)


许地山(1893~1941年)名赞堃,号地山,笔名落华生。是中国现代小说家、散文家、“五四”时期新文学运动先驱者之一。在梵文、宗教方面亦有研究硕果。
许地山,1893年2月14日生于台湾省台南府城延平郡王祠附近的窥园里。其父许南英是个富有爱国思想的知识分子,祖籍广东揭阳。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许南英临危受命,担任台湾筹防局统领。他激于民族大义,率众奋起反抗日军的入侵,日寇占领台湾后,遂将全家迁回大陆。当时因清政府不准内渡官员保持台湾籍贯,许南英便在福建龙溪落户。
许地山三岁随父定居漳州,四岁入私塾读书,由于好学聪慧,成绩优异,在漳州城内被誉为“神童”。辛亥革命前夕,他的哥哥受新思潮的影响参加革命,年少的许地山也毅然剪掉辫子,誓与腐败的清王朝决裂。此后,由于家道中落,许地山便开始自谋生活。他曾在石码眉麓小学当教员,后来又到省立第二师范学校任教。1913年受聘到缅甸仰光华侨创办的中华学校任职。两年的海外生活,他的思想受到一定影响,后来,他创作的不少作品都取材于此。1915年12月,许地山回国,住在漳州大岸顶(今苍园街一带),后在漳州华英中学任教,1917年,他重回省立二师,并兼任附小主事(校长)。
1917年暑假,许地山以优异成绩考入燕京大学文学院,学会多种外文和方言。并经常和瞿秋白、郑振铎、耿济之等人在一起谈论时政,寻求真理,探索改造社会、振兴中华的道路。他们在北京青年会图书馆编辑《新社会旬刊》,宣传革命思想,发表新文学作品。当“五四”运动爆发时,许地山作为学生代表经常上街演讲,在天安门前参加游行集会,积极投身反帝反封建斗争。
1921年1月,许地山和沈雁冰、叶圣陶、郑振铎、周作人等12人发起成立文学研究会,创办《小说月报》,成为我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个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新文学刊物。许地山以落华生为笔名在刊物上发表了第一篇小说《命命鸟》,写了一对缅甸青年男女在封建礼教桎梏束缚下的爱情悲剧,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共鸣。他从此开始了文学创作生涯。
1922年2月10日,许地山在《小说月报》上发表的短篇小说《缀网劳蛛》,为其早期的代表作。小说反映了作者对吃人的封建礼教的愤懑并给予深刻批判,充分显示“五四”时期新文学反帝反封建的民主主义精神。
1922年8月,许地山与梁实秋、谢冰心等到美国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哲学系学习,1924年获文学硕士学位,并以“研究生”资格进入美国牛津大学曼斯菲尔学院研究宗教史、印度哲学、梵文、人类学及民俗学,两年后又获牛津大学研究院文学学士学位。
1921年到1926年是许地山创作的第一次高潮时期。这期间,他的12篇短篇小说结集为《缀网劳蛛》;44篇散文小品,由商务印书馆以《空山灵雨》为书名出版。脍炙人口的《落花生》,以童年漳州生活为背景,明确主张做人要“像花生,因为它是有用的,不是伟大、好看的东西。”
1927年许地山学成回国后,先后在燕京大学文学院、宗教学院任助教、副教授、教授,担任《燕京学报》编委。他同时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兼课,并继续从事文学创作。
与此同时,许地山还写了不少宗教书。如《大藏经索引》、《道教思想与道教》、《中国道教史》(上卷)、《云笈七签校异》、《摩尼之二宗三际论》等,并着手编纂《道教辞典》。其学术成就,学界有口皆碑。
抗战期间,许地山作为一名热爱祖国的左翼作家,奔走呼号,声讨日寇罪行。然而,却受当时燕大任教务长司徒雷登的排挤而被解聘。后避居香港,被聘为香港大学文学院主任教授。
许地山在港大任教期间,在改革教育、教学的同时,积极从事社会教育和文化活动。他先后发起和组织了“香港新文学学会”、“中国文化协会”,并兼“广东丛书编印委员会”、“中国教育电影协会香港分会”常务理事。他积极提倡改良中小学课程,建议教育当局创办香港中小学教师讨论会,并担任“香港中小学教员暑期讨论班”主任以及多所中小学校董。对香港的文化教育事业做出不少贡献,受到各界人士好评,曾被选为香港中英文化协会主席。
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后,许地山更是义无反顾地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他走出书斋,奔波于香港、九龙等地,在群众集会上发表演讲,帮助流亡青年补习文化课,还在报刊上发表了《七•七感言》、《造成伟大民族底条件》等杂文,宣传抗战,反对投降。在上海沦入日寇铁蹄之下时,著名作家郑振铎冒险收藏了3300多本明、清时代的刊本、抄本,打算转移到香港。许地山得知后,为了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不被敌人掠走,毅然答应帮助寄存。
1938年3月,在汉口成立的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许地山和郭沫若、茅盾、巴金、夏衍等45人当选为理事。当时大批文化人与青年学生流亡到香港,成立了“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香港会员通讯处”,许地山任常务理事兼总务。他写了长篇论文《国粹与国学》,在当时影响很大。他还写了抗日小说《铁鱼的鳃》,作品通过主人公的不幸遭遇,表达了人民坚持抗战的意志和坚强的民族自尊心,受到文艺界的极大好评,被认为是“中国小说界不可多得的作品”。
许地山积劳成疾,导致心脏病逐渐严重。天不假年,1941年8月4日下午2时,他心脏病再次复发,英年早逝,年仅49岁。
噩耗传出,第一个送来花圈的是宋庆龄。梅兰芳、叶恭绰、郁达夫、徐悲鸿等许多知名人士送了花圈、挽联。当天,香港学校下半旗,港九钟楼鸣钟致哀。9月21日香港文化界400多个团体近千名代表举行“许地山先生追悼大会”。国内及新加坡等地也都隆重集会,痛悼这位新文学运动的先驱者、爱国者。

许地山一生创作的文学作品多以闽、台、粤和东南亚、印度为背景,主要著作有《空山灵雨》、《缀网劳蛛》、《危巢坠筒》、《道学史》、《达衷集》、《印度文学》;译著有《二十夜问》、《太阳底下降》、《孟加拉民间故事》等。
  许地山译事
  许地山对于印度的"诗圣"泰戈尔是十分崇敬。 他喜欢泰戈尔的作品,因此曾翻译过《吉檀迎利》(文言文,未发表)、《在加尔各答途中》(载《小说月报》12卷4号)、《主人,把我的琵琶拿去吧》(载《小说月报》22卷1号)等泰戈尔的诗歌、小说、散文。由于喜爱泰戈尔,又引起他对印度文学的浓厚兴趣。1928年他翻译了《孟加拉民间故事》, 1930年,出版了专著《印度文学》,1934年,又译出印度故事《太阳底下降》、《二十夜问》等等,从而成为一位著名的印度文学专家。经过数年的刻苦努力,许地山为中印文化的交流所做的努力结出了累累硕果。据统计,许地山从英国留学归来后的几年间(自1927年起,至1935年离开燕京大学止),写有学术论文8篇,学术论著5部。其中1930年出版的《印度文学》,是中国人自己撰写的第一部印度文学史专著。这本著作与他深厚的文学、翻译功底是分不开的。
  30年代初,北平中华乐社柯政和主编过《世界名歌一百曲集》,共分十册,每册十曲(由北平中华乐社于1932年10月出版),其中第一册的十曲歌词都是许地山翻译的,书前有许地山写的《前言》和柯政和的《序》,书后有许地山写的歌词解释。许地山在他的《前言》中写到的他演奏、研习、教授音乐和谱曲的事都鲜为人知。他在广州文庙当佾生之前就开始研究音乐。他擅长琵琶,能谱曲编词(虽然他所从事的工作似乎与音乐不搭界,但他非常看重音乐和音乐教育),同时许地山精通音律,熟捻西洋乐曲和西洋民歌,对英、德、法、俄罗斯、苏格兰、奥地利、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的音乐倾注的热情尤其多,他译的这十曲名歌就是一个佐证。这十曲名歌,除《小船像摇篮般底摆》之外,都是情歌。有写热恋时真挚而灼热的情感:"炙热的手互相执持。嘴唇颤动不息。微音优美直像歌乐,从我这里发出,世界一切你都不要,惟有我是你的所要。"(《再一次罢!》);有写恋人别后的相思:"野鸟在清唱,野花正在开放,日光所照底水平静如睡,虽然想见底欢乐可以消灭愁苦。但失意的心情不望春归"(《罗鲁孟》);有写生活中的恋旧情结:"你能忘记旧时的朋友,不放在心里么?你能忘记旧时的朋友,和旧的时日么? 旧的时日,我爱,旧的时日,我们要为它喝一杯。"(《你能忘记旧时朋友么?》)。从他译的这十曲歌词和《前言》中,可以感受到他对生活的挚爱和他那份特有的人间情怀。如果没有对艺术的虔诚,没有丰富人生经历作基础,是很难想象他能译出如此雅致多情的世界名歌。对许地山而言,翻译也就是艺术的创作。所以许地山与他所敬佩的音乐家柯政和相会面后,谈起音乐教育,有着相同的见解,柯政和约他翻译西洋乐曲,他便一口答应了。他在《世界名歌一百曲集》第一册的《前言》中说:"民国十五年,我从欧洲回国,过摈榔屿,到华侨办底学校去找几位旧同事,我们已经别离十几年了。可是那学校所授底唱歌不但与十几年前一样,并且和我在小学时代所学底不差只字,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教新的,他们反都问我那里来底新的。这个越使我觉得非赶办音乐学校不可。可是我底 音乐兴趣虽然有,我底音乐底知识却够不上提倡,这事非专门家去做不可。" 这里,我们不难体会到许地山对普及音乐教育的用心良苦,我们看到许地山确实用他的笔为我们翻译,介绍了好的西洋音乐作品。
  许地山的翻译风格
  谈及此,我想引许地山《孟加拉民间故事》译叙中的一段话加以探讨:"这译本是依1912年麦美伦公司底本子译底。我并没有逐字逐句直译,只把各故事底意思率直地写出来。至于原文底辞句,在译文中时有增减,因为编译民间故事只求其内容明了就可以,不必如其余文章要逐字斟酌。我译述这22段故事底动机,一来是因为我对"民俗学" ( Folk-Lore)底研究很有兴趣,每觉得中国有许多民间故事是从印度辗转入底,多译些印度底故事。对于研究中国民俗学必定很有帮助,二来是因为今年春间芝子问我要小说看,我自己许久没有动笔了,一时也写不了许多,不如就用两三个月底工夫译述一二十段故事来给她看,更能使她满足。"
  看了这段文字我们不难体会许地山翻译的风格--朴素而真实,正如他的人一样。当然,翻译的风格是与翻译文本的文体息息相关,许地山对此是驾轻就熟的,《孟加拉民间故事》一书的翻译便是朴实的。这里另附一首许地山译的德国民歌,以此我们可领略他熟捻的翻译技巧以及扎实的文字功底:
  夜曲 夏夜底月初升,在沉寂的山顶;远处颤音低微,是夜莺底幽鸣。唱罢,快乐的夜莺!在银光里唱罢,这如梦的夏夜,我们不能听见别的声。西天一片云影,黑暗像要下临。停住罢!别走近来遮片刻底爱光阴,停住罢!
  夏夜底月初升,在沉寂的山顶;远处颤音低微,是夜莺底幽呜,是夜莺底幽呜,唱罢,快乐的夜莺!在银光里唱罢,这如梦的夏夜,我们不能听见别的声。快乐的鸟,唱给我们听!快乐的鸟,唱给我们听!
  同时,我们可以发现许地山翻译的主要目的是介绍、传播异域文化,促进中国文化的发展,其译作《孟加拉民间故事》和《二十夜问》对于研究中国民俗学有重要的学术价值;西洋名歌的翻译也对中国普及音乐教育起了一定的作用。
  "落花生"一生追求真理,追求进步,毕生从教,诲人不倦。他的早逝,确是文学界、学术界一个无可弥补的损失。他所热情倡导的"落花生精神"是难能可贵、深入人心的。他的译著也将永远烙渭生辉。
  许地山译作年表
  1. 在加尔各苔途中 (泰戈尔著) 1921年4月 《小说月报》12卷4号
  2. 可交的蝙蝠和伶俐的金丝鸟 1924年6月 《小说月报》15卷6号
  3. 月歌 1925年6月《小说月报》16卷5号
  4. 欧美名人底恋爱生活 1928年11月《小说月报》19卷11号12号
  5. 孟加拉民间故事 [据戴伯诃利编译的《孟加拉民间故事》("Folk Tales of Bengal" Lal Behari Day)1929年11月第1版,1956年8月第6版,商务印书馆
  6. 主人,把我的琵琶拿去吧(泰戈尔著)1931年1月《小说月报》22卷1号
  7. 乐圣裴德芬的恋爱故事 同上
  8. 文明底将来 1931年《北京晨报》
  9. 二十夜问 [据贝恩编译的《印度故事集》("The Stories of India" F.W. Bain)第1卷译] 1955年1月第1版,作家出版社
  10. 太阳底下降[据同上书第8卷译] 1956年5月第1版,作家出版社
许地山(1893——1941),现代作家、学者。名赞,字地山,笔名落花生。祖籍广东揭阳,生于台湾台南一个爱国志士的家庭。回大陆后落籍福建龙溪。1917年考入燕京大学,曾积极参加五四运动,合办《新社会》旬刊。1920年毕业时获文学学士学位,翌年参与发起成立文学研究会。1922年又毕业于燕京大学宗教教学院。1923——1926年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和英国牛津大学研究宗教史、哲学、民俗学等。1927年起任燕京大学教授、《燕京学报》编委,并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兼课。1935年去香港大学任教授。抗日战争开始后,任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香港分会常务理事,为抗日救国事业奔走呼号,后因劳累过度而病逝。许地山于1921年间发表第一篇小说K《命命鸟》及前期代表小说《缀网劳蛛》和具有朴实淳厚风格的散文名篇《落花生》。他的早期小说取材独特,情节奇特,想象丰富,充满浪漫气息,呈现出浓郁的南国风味和异域情调。他叶在执著地探索人生的意义,却又表现出玄想成分和宗教色彩。20世纪末以后所写的小说,保持着清新的格调,但已转向对黑暗现实的批判,写得苍劲而坚实,《春桃》和《铁鱼底鳃》便是这一倾向的代表作。他的创作在文坛上独树一帜。作品结集出版的短篇小说集《缀网劳蛛》、《危巢坠简》,散文集《空山灵雨》,小说、剧本集《解放者》、《杂感集》,论著《印度文学》、《道教史》(上),以及《许地山选集》、《许地山文集》等。

贯穿在许地山前期小说中的基本线索,是人道主义与佛教思想的矛盾。人道主义使他热烈同情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弱者,痛恨吃人的礼教与黑暗的社会;佛教思想却使他把一切归诸于天意与命运,从而掩盖了苦难的根源。人道主义使他肯定生活,肯定人对幸福的向往与追求;佛教思想却使他否定人生,否定人生的理想与意义。人道主义使他赞美积极向上、奋发有为的进取精神;佛教思想却使他宣扬了消极忍耐、无所作为的宿命观念。简而言之,人道主义使他把人当作人,佛教思想使他把人当蜘蛛。这两种对立的东西并存于他的小说里,从而构成了一个矛盾的复合体。矛盾的双方在作品里的表现形态是大不相同的。凡属小说中的议论部分,以及与此相应的情节、细节,特别是画龙点睛的篇末垂教,都同佛教思想密切相关,并且十分严整、警辟,简直就象是佛教人生观的讲义;而小说的形象部分,特别是对人物命运的描写,却浸透了人道主义的情愫,显得非常储蓄、深沉,使人久久不能忘怀。这一现象说明,许地山小说中佛教思想与人道主义的矛盾,实质上反映了他理智与感情的矛盾。就许地山而言,他在理智上虽想宣发佛教思想,可情感上更倾向于人道主义,而文艺是以情动人的,所以对广大读者影响最大的,主要是作品中的人道主义因素,许地山的佛教思想仍然是对黑暗现实的沉默的抗议。许地山创作的最大艺术特色是鲜明的浪漫主义倾向。这不单是异域情调和传奇色彩。更重要的是席勒所说的,“把现实提升到理想,或则说,理想的表现。”许地山侧重于表现自己的理智,因此好作冷静而富于哲理的议论,并力图用有头有尾的、离奇曲折的故事来证明它,他显然深受印度神话与佛教文学的熏陶。与众不同的人生观,与众不同的浪漫主义,使许地山成为五四新文苑中最独特的作家之一。正是这种鲜明的创作个性使他赢得了众多的读者,在文学史上占据了不可抹煞的一席地位。

1922年夏,许地山毕业于燕大神学院,获神学士,留校任助理。1923年夏,他和冰心、梁实秋一同赴美国留学,入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哲学系研究宗教,次年获文学硕士。转入英国牛津大学曼斯菲尔学院,1926年获文学硕士。是年秋归国,顺道去印度罗奈城印度大学研究佛学与梵文。1927年春回到北平,任燕大助教,并被聘为刚创刊的《燕京学报》编委,1928年许地山升任副教授,1929年与湖南人氏周俟松结婚,1930年升任教授,除在燕大执教外,还去北大、清华、北师大兼课。1934年2月自广州去印度大学研究佛学与梵文,7月回国。1935年7月离开燕大后,就任香港大学中文学院主任教授,

许地山在三十年代除从事教育外,主要致力于学术研究。首先是道教,其次是佛教。为此编纂了许多工具书,可惜多数末及整理出版。在三十年代,许地山前期思想上的矛盾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在现实生活的教育下,佛教思想的阴影越来越淡薄,而人道主义的思想则越来越明显。正是人道主义思想,驱使他揭露批判了社会的黑暗,并进而颂扬了他们的崇高品质,帮助他克服了宿命论,树立了积极进取、奋发有为的人生观;随着思想的发展,许地山的创作方法也有很大变化。他与二、三十年代之交的暴露性作品,基本上属于批判现实主义范畴。人物、情节取之现实生活,背景富于时代感,哲理性的议论几乎完全消失,代之以大量讽刺性描写,结构紧凑,语言朴实,这一切都同前期形成强烈的对照。但是由于对现实缺乏较深刻的认识,未能塑造出较典型的人物,因此终觉缺乏鲜特色。《春桃》是许地山三十年代唯一的杰作,也是他全部创作的巅峰、现代文学史上的珠玉。它几乎集中了他思想与艺术上的所有积极面与长处,却避开了他的消极面与短处。无论从阶级观、人生观、伦理观、妇女观上看,《春桃》都有进步因素,即使在今天仍未丧失其价值,这正是它经得起岁月磨炼的根本原因。《春桃》的艺术也是十分出色的,为了刻画这个雕象,许地山动用了自己掌握的一切手段,个性化的语言,活生生的细节,真实可信的环境,紧凑严谨的结构,这些都是现实主义的,但小说的中心情节,春桃那三人同居的决定,却是浪漫主义的惊人之笔,使她的性格辉耀出夺目的理想之光,所以《春桃》既不是纯现实主义作品,也不是纯浪漫主义作品,而这恰恰是它具有经久不衰的魅力的秘密,它标志着许地山在艺术上找到了新的更成熟的自我。

1938年3月27日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文协)在武汉成立了,周恩来同志任名誉理事,郭沫叵、茅盾等四十五人为理事,其中即有许地山。1938年由许地山出面联络上层各界,方将香港文协建立起来,成立大会就在港大礼堂举行,由许任主席。1941年8月4日,他因心脏病猝发逝世,终年仅49岁。



纪念许地山诞辰110周年


有两类作家:一类是,随着时间的消逝,他们的名声越来越小,终于湮没不闻;一类是,他们的意义和价值,在时间之流中越来越彰显。许地山(1894——1941)则是后一类作家的代表之一。在他诞辰110周年之际,他的意义和价值被愈来愈多的专家和学者所认识。
许地山是道地的台湾著名作家。还在明朝嘉靖年间,他的远祖许超即从广东揭阳移到台湾的赤嵌(今台南)居住。许超是许氏入台的一世祖。到他的父亲许南英(1855——1917),已是第九代。许地山于1894年2月3日出生于台湾省台南府台南西坊武馆街延平郡王祠(即郑成功祠)附近的窥园里。1895年,许南英抗日失败,带着他的家小离开台湾到了厦门,但许氏的其余族人仍留在台湾。许地山从小受父母的教育,对台湾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怀有深厚的感情。
许地山于1922年发表名文《落花生》,记叙了他们一家人种植花生的经过,以及父亲对他们兄弟姐妹们的教育。尽管许地山一家人在1896年就离开了台湾,但许地山却把种植花生的园地安置在台湾台南的老家窥园:屋后的“半亩隙地”,“园里底茅亭”,与他三哥许敦谷手绘的《窥园之一角》(载《窥园留草·窥园词》的首页)何其相似乃尔!许地山对他“生于斯”的台湾是一辈子记在心头的。
许地山写台湾最出色的当数他的小说《读〈芝兰与茉莉〉因而想及我底祖母》(原载1924年《小说月报》15卷5号)。原来,1924年2月,许地山收到他的友人顾一樵寄给他的长篇《芝兰与茉莉》,开宗第一句便是“祖母真爱我”,由此“想起我底祖母来了”,因而写成了这篇小说。小说情节引人,人物形象个个鲜明,反封建的思想倾向,不是由作者道出,而是在情节和场面中自然流露。它是台湾现代作家写的第一篇反封建小说,在台湾文学史上应占有一席地位。
1933年秋,许地山与夫人周俟松到台湾省亲。此时台湾还在日本侵略者的统治之下。他们先后在台南、台中、台北待了十余天,与在台的许氏亲属晤谈。许地山的母亲在离开台南上船之前,曾到关帝庙去求签,询问台湾何时才能归还祖国。签诗的大意是:中国如同一株枯杨,要等到它的根发新芽的时候才有希望。许地山于1933年秋在台湾省亲时,想起母亲离台前求签的事。后来,许地山感慨地说:“但她永远不了解枯树上发新芽是指什么,这个谜到她去世时还在猜着。”可见许地山对台湾是何等地一往情深,又是何等地盼望台湾早日回归祖国!
冰心在《忆许地山先生》一文中说:许地山的“文学方面的成就,那的确是惊人的。”“他是台湾人,又去过许多东南亚国家和地区,对于那些地方的风俗习惯,世态人情,都描写得栩栩如生,使没有到过那些地方,没有接触过那些人物的读者,都能从他的小说、戏剧、童话、诗歌、散文、游记和回忆里,品味欣赏到那些新奇的情调,这使得地山在中国作家群里,在风格上独树一帜。”
许地山多才多艺,小说之外还写剧本、杂文。既能写歌词,还能作曲。瞿秋白的歌词《赤潮曲》,就是由他谱写成歌曲因而传唱于音乐界的。许地山又是个著名翻译家,他翻译了《孟加拉民间故事》,印度故事《二十夜问》、《太阳底下降》以及泰戈尔的作品等等。许地山是文学研究会十二名发起人之一。许地山又是位编辑家,在“五四”运动中,他曾和郑振铎、瞿秋白等人一起,编辑、出版了《新社会》。许地山有关于文字改革的论述多篇,在他逝世后,以《许地山语文论文集》为书名在香港光夏书店出版。正因为许地山在新文化运动中有着这么多方面的突出成就,1935年,胡适向香港大学负责人推荐许地山主持香港文学院。胡适说:“在中国新文化运动中,表现好、值得佩服的,除了二周(余思牧按:指周树人即鲁迅和其弟周作人)之外,许地山是第三名。”
尤其难能可贵的,许地山还是位大学者。他以比较研究的方法,研究儒、道、佛三教。其中对道教史(上册)的研究,可谓开山之作。此外,许地山对历史、印度文学也颇有研究。集这么多学问家于一身,在现代作家中也是罕见的。








更新时间:2006-9-28 23:06:15

友情链接: 中华许氏族谱  新加坡许氏总会  许由与许氏文化研究会  中国根源网  许广崇  明宗网  鸣谢:高山网络 提供本站网络空间


 
CopyRight(C)2006-2010,中华许氏 www.ChinaXu.net
联系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大英三里66号,邮编:570206
琼ICP备06002430号,Powered by:Jixin Studi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