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只有学出来的大师——花鸟画家许鸿宾的意义_中华许氏
nav_top
  通行证 |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中华许氏  中华许氏导航  简体中文 
Logo
Home首 页 许姓传说 许氏地图 各地族谱 许氏文化 历代人物 现代名人
许氏人才 我的家谱 许氏宗祠 许氏社区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RSS
    现代名人 淘宝购物频道综合·商城·电器·男人·女人·数码·家居玩具·美容·饰品鞋包·食品·台湾馆·风云榜 
世上只有学出来的大师——花鸟画家许鸿宾的意义


世上只有学出来的大师

深圳商报

世上只有学出来的大师
——花鸟画家许鸿宾的意义

结识多年,我一直视许鸿宾先生为性情中人,是真正的踏踏实实做学问、全力以赴搞艺术的画家,虽然默默乡里,但是实在值得画界重视,事实上,倒是收藏者更早地认识了许鸿宾。在历次运动浩劫之后,汉语词汇有很多受到了扭曲,否则我是想用榜样或楷模这样的字眼的。艺术风格与成就永远是见仁见智,不过,在艺术态度与文化立场上却千古不变、世有定则,学画当如许鸿宾!

1.“自学”是要本钱的

如今的中国书画家,按背景大致可分为自学与科班两路。自学的往往以齐白石为宗。太多的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的人存在着对科班出身的“酸葡萄”心理,夸大了自学的作用,连基本的学问门径都无从得知,仅靠一点小技术就混迹于书画界,根本不知道“自学”是要本钱的,没有受过正规教育或高人指点,哪里谈得上会自学?未进大学,只靠自学,知识有缺陷,不成体系,不知规范,没有见识,也就是野路子,难成大器;与此相比,只是进了大学,没有自学精神,则容易妄自尊大,花拳绣腿,眼高手低,不易成材。很多名牌院校出身的因为自视过高,把学历当成了学问,不肯下苦功夫,最终难于大成。世界上没有教出来的大师,只有学出来的大师,六十年代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入学前即已多年自学、毕业后仍自学不休的许鸿宾,在学院理论知识与师承上无懈可击,而在自学实践中刻苦探索,称得上是科班加自学的完美结合。

中国现在的社会环境崇尚表现,而缺少发现。对于艺术家来说,作品就是其最好的表现,而认识到其价值与意义就相当于发现。在中国当今画坛,许鸿宾是个例外,这是一位有待于更多的人发现的画家。

五十年代就已经在中央级报刊发表国画作品并参加全省大型美展,六十年代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正式毕业,一直从事国画创作与教学,却直到七十岁还没有出过一本画册,这种作法与近年来学画没几年就大出画册,而且动辄就是精装大部头的风气相比,实在是有天地之隔。我所认识的老辈画家中,许鸿宾是惟一还没有出版画册的。我所认识的年轻画家,几乎每位都出过不止一本画册。这其中的差异不在于作品数量、质量还是出版的条件与机会,而是对艺术的态度。在美术界举世滔滔皆言名利、急功近利不择手段的环境中,许鸿宾有与众不同之处。

许鸿宾先生论资历与能力、成果,不说虚的只讲硬件,在国内画坛都不愧一流,但是因为身处小城市,又不喜欢张扬交游,因此,在知名度与市场价位上就有些吃亏。不过,对于一生追求艺术的人来说,重要的是画得好不好,而不是卖得好不好,更何况许鸿宾的画市场一向畅销,只不过价位不如当下那些会炒作的大名家而已。

搞艺术是寂寞之道,但是当今真能做到“板凳要坐十年冷”的并不多。许鸿宾却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毕业后,“冷板凳”一坐就是三十多年!这倒不是命运对他不公平,事实上,这都是他自觉的选择,求仁得仁,求义得义,他对此心满意得。出身乡村,朴实、沉稳、平和是他的性格,也是他所从事的花鸟画创作的艺术风格。没有心平气和、怡然自得,在艺术上就画不出他的工笔草虫,在学术上也就建立不了他的体系完整的花鸟画教学理论。

2.学画捷径是系统学习经典作品

许鸿宾走的是一条险途,因为他选择的是工笔草虫这一特殊的艺术领域,其中有个两难:功夫不到画不好;年纪大了,眼一花、手一颤就画不了。

中国书画是综合性艺术,除了造型、笔墨、线条与色彩等绘画技法,更重要的是文化内涵,需要的是沉静与功夫,最怕的是浮燥与火气。

因此,和西画是中青年的天下、上了年纪就画不好了截然不同,中国书画需要时间的积累与磨炼,很少有年轻而能成大家者(人们津津乐道的王希孟,终归并非信史,而只是传说),要修习完成中国书画所需要的全部应有知识与技能,没有二三十年是不可想象的。清邵梅臣谈到学习书画必须假以时日时说:“集众长亦必登楼十年,天姿高敏,似乎较易,易亦得七八年也”。(转引自俞剑华《中国古代画论类编》)而这只是临摹古今画家的技法层面。因此,中国书法史与画史上,几乎找不出神童来,多的是大器晚成。

凡是成功的画家,几乎都是天赋加努力的结果。许鸿宾的道路,在中国美术史上是比较典型的那一种,也就是学画是发自天性、自孩童时代就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与才能,十二岁就有名于乡里,甚至达到了卖画的地步。在考上美术学院之前,他就已在天津的荣宝斋与劝业场卖画作以谋生。这就是天赋的最好证明。换上会讲故事的画家,这些经历都是可以大书特书的传奇,而许鸿宾从未就此写过什么,直到对我回忆起来学画经历才提到,只当成生活所迫、平平淡淡一段往事。

经过在中央美术学院的科班学习,特别是亲聆李苦禅、王雪涛、郭味蕖等国画大师的教诲,许鸿宾有了在国画艺术中登堂入室的宝贵机会。师出名门在任何学科都是能否有成就的重要因素,重视动手能力的书画之道尤其如此,而许鸿宾的老师是名留史册的巨匠。可能正是因为曾经向大师们问学求教的经历,使得他懂得什么叫实力与境界,所以更为谦虚。艺术圈里夜郎自大的井底之蛙们,除了主观上的自以为是以外,很重要的是限于客观的眼界见识。

许鸿宾有绘画天份,但是并不依恃天份,他受其师李苦禅、李可染的影响甚大,是苦学派。他有一句经验之谈:学画的捷径就是系统地学习经典作品。他所临摹的前辈杰作之多,是超乎寻常的。世人皆知齐白石有手摹芥子园与印谱的佳话,而我在许先生的画室看到他五六十年代临的画稿成捆成堆,其中任伯年、吴昌硕都是整本原色临摹的,从头到尾清清爽爽,几乎就是画集的复制品。这里面凝聚了多少功夫与心血!他说是因为当年穷,买不起画册,于是就借来用画册临。即使是到他人艺俱老、年过花甲之后,仍然整本地勾临大家作品。有一本印制精美的周历,正反面一百多页,因为纸地精良,空白恰好,被他用来勾临,满满当当,我细心地看了周历的年份是1995,这才明白许鸿宾是何等用功。

在临摹前人作品之外,他对写生也投入了同样的精力。他当初选择到保定工作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更接近田野,写生更方便。当然,另一个极关键的理由,是为了把家乡的老婆孩子带进城。生在农家,亲近乡野,他对河北的草虫与庄稼、蔬菜、花草几乎无不精细观察研究,尤其是他偏爱的蝈蝈,更是朝朝暮暮相伴案头。以往的蝈蝈最迟到清明也就过季了,而今到了五一都有蝈蝈在画室为他伴奏。

许鸿宾最喜欢画、也是画得最多的是蝈蝈,一画就是五十多年,在他笔下的蝈蝈,已经脱了几次皮、蜕了几次壳,成为带有许氏鲜明风格的图腾。但是,从他的学画历程来看,却是由人物画入手的,山水、花鸟都下过很大功夫。其实真正杰出的画家,尤其是受过系统科班训练的画家,必然不是只能画某一题材或画种的。从许鸿宾早年的画稿与临摹作品稿来看,国画的各个题材与流派也是无所不学的,而且到如今也偶尔会即兴画张人物,线条之纯熟、形象之传神,不亚于专业人物画家。他在学画的最后由博返约,性之所好,集中于工笔草虫。小小草虫,其实较之马、虎等动物,不惟不简单,反而更难画。在画家圈里,在年长或出名后,都难免图省事,特别是应市的作品,能简则简,可是许鸿宾却反其道而行之,于工细小虫乐此不疲。

工笔草虫求得形似并不难,在西画透视与素描方法普及后,画得像已经不是什么问题。难在工笔草虫神似。许鸿宾在1959年参加河北省庆祝建国十周年美术展览会的作品就是“蝈蝈长卷”,当时的蝈蝈就已经在形似过关了,他考中央美术学院的试卷也是蝈蝈,能够得到主考官叶浅予的“钦点”录取,很大程度上也是托了他画的蝈蝈之福。到了现在,他还在画蝈蝈,只要把他不同时期画的蝈蝈比较一下,就可以看出其中的演变是何等的艰苦,又是何等的细致微妙。国人自古以来喜欢把画家与其最擅长的题材联系在一起,如郑板桥的竹子、齐白石的虾,因此,许鸿宾得到“蝈蝈许”的绰号也就是题中应有之意。

3.学画当如许鸿宾

如果把国画分为理论与实践两大系统的话,最科学的便是理论与实践密切结合。此事说来容易,做来很难。一般画家在掌握了画理与画法,进入了创作的天地后,往往就再也不回头去读技法书,而许鸿宾因为教学的需要,系统地对中国花鸟画的教学方法与作品进行过梳理,他的《新编芥子园画谱草虫卷》与《中国花鸟画诗画》,就是中国画教材中极有学术价值的扛鼎力作。而八十年代所出的《怎样画草虫》更是行销数以十万计,成为草虫画技法书发行量最大的一种。画谱与技法书的整理撰写,让他从学术角度对工笔草虫写意花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与认识。

准确地说,许鸿宾虽然是李苦禅的弟子,但是在艺术上他更是齐白石的再传弟子。从作品风格上可以看出,他的工笔草虫与写意花鸟,承绪的是齐派画风,对比强烈,行笔老劲,傅色妍丽。题材不避俗,这也是齐白石的作风。画家要依靠市场生存,而国画的购买者,总体的品位并不高,因此,许鸿宾也就有一些吉利富贵的传统题材画作。

诗文题跋也是齐白石一路,“我家水仙真怪哉,新年不开啥时开”、“北瓜粥好吃疙瘩粥也好吃”就都是平白如话而又生动活泼。另一首咏蝉也是自喻的诗:“半愚半痴亦半颠,脱却污壳便入禅,世态炎凉皆不觉,咽声依旧噪高天”,颇得唐人韵致。许鸿宾受过私塾教育,有旧书底子,可是不故弄玄虚。

今年许鸿宾画的一批画明显有新的面貌与气象,尤其是大幅巨制,已经从八十年代的拘谨、摆拍(摄影摄像术语),化而为左右逢源、自由自在。以我所观摩的上百幅近作而论,总的感觉是越大画得越好。这与市场崇尚大画的风气并没有直接关系,因为许鸿宾创作大幅面作品,是自1980年为北京人民大会堂作画《杜鹃飞蝶图》开始的,其后1983年又为人民大会堂创作巨幅《百蝶图》,再后他创作了《百虫长卷图》,这一脉络演进的痕迹很清楚,也就是许鸿宾作为画家如何把草虫画从小品中走出来画大当成了一个探索的课题,不懈地反复尝试,终于找到了感觉。工笔草虫而有巨作,这是许鸿宾对中国画的贡献。

结识多年,我一直视许鸿宾先生为性情中人,是真正的踏踏实实做学问、全力以赴搞艺术的画家,虽然默默乡里,但是实在值得画界重视,事实上,倒是收藏者更早地认识了许鸿宾。在历次运动浩劫之后,汉语词汇有很多受到了扭曲,否则我是想用榜样或楷模这样的字眼的。艺术风格与成就永远是见仁见智,不过,在艺术态度与文化立场上却千古不变、世有定则,学画当如许鸿宾!
[摘自http://www.chinaxu.net/club/bbs/disp.asp?owner=A101&ID=377,由xzb08提供]


更新时间:2006-9-29 14:52:18

友情链接: 中华许氏族谱  新加坡许氏总会  许由与许氏文化研究会  中国根源网  许广崇  明宗网  鸣谢:高山网络 提供本站网络空间


 
CopyRight(C)2006-2010,中华许氏 www.ChinaXu.net
联系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大英三里66号,邮编:570206
琼ICP备06002430号,Powered by:Jixin Studi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