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氏家族在安州_中华许氏
nav_top
  通行证 |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中华许氏  中华许氏导航  简体中文 
Logo
Home首 页 许姓传说 许氏地图 各地族谱 许氏文化 历代人物 现代名人
许氏人才 我的家谱 许氏宗祠 许氏社区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RSS
    各地族谱 淘宝购物频道综合·商城·电器·男人·女人·数码·家居玩具·美容·饰品鞋包·食品·台湾馆·风云榜 
许氏家族在安州


多少年来,总有这样一些问题在笔者的脑海里萦绕:唐代浪漫主义诗人李白,生在中亚的碎叶,也就是现俄罗斯的托克马克,长在四川的江油,为什么离乡背景,在我家乡安陆市(唐代为安州)一个名叫烟店的小镇偏安十年、乐不思蜀呢;诗人晚年曾有“酒隐安州、蹉跎十年”的感叹,是诗人谦虚,还是真在安陆吃喝玩乐了十年,什么成就也没有;诗人自称蹉跎,他蹉跎的是什么,是仕途上的失意,还是诗歌创作上的低迷?

  借着采访湖北省50个历史文化名镇的契机,我来到烟店小镇,寻访诗人留下的踪迹,感染诗人的灵气,也试图解开这些困扰着我,也困绕着很多人的谜团。
  烟店是一个依山傍水、风景如画的小镇。它的西边,源自大洪山的涢水象一条白练逶迤而来、飘然而去,水上白鹭点点、小船悠悠。北边的寿山山恋叠障。云飞雾绕,李白称赞它“罄宇宙之美,殚造化之奇。”南边离小镇不足二里地的白兆山(又称碧山)更是安州名山。侧削掩月的峰岩、静穆清心的溪谷、浓荫蔽日的林木、烟霭沉沉的野色、临风摇曳的春烟,使白兆山如同仙境。即使是游遍无数名山大川、人间美境的李白也叹为观止。公元725年,李白“仗剑出川、辞亲远游”两年多后,终于将云梦泽的首邑安州、将如诗如画的白兆山作为出游的终点站,安顿憩息下来,安陆因此成为一代诗仙的第二故乡。
  徜徉在李白千余年前走过无数次的山间小道上,总感觉诗人并没有远去,他的诗魂酒气仿佛还隐匿、荡漾在一草一木之间。在诗人的主要憩息地桃花洞、读书台,诗人对这里自然风光的生动描述跃然脑海:“对岭人共语,饮潭猿自连。树杂日易隐,崖倾月难圆。芳草换野色,飞萝摇春烟。”好一个世外桃源。离桃花洞约200米的地方,有一自然形成,长宽各4米、深2米的石池,泉水常年不涸,相传李白挥毫泼墨后在此洗笔。1200多年的光阴弹指而去,李白已成匆匆过客,但泉水还在、洗笔池还在,游人视之,仍澄可见底、色泽如墨。一代诗仙如同这汪泉水,从秋流到冬,从春流到夏,流过了一年又一年。
  在白兆山顶,有一棵硕大的银杏树,《安陆县志》说是李白亲手所栽。虽经千年风雨侵蚀、电闪雷击,仍然顽强地活下来。笔者儿时站在县城制高点极目远眺,30华里外的这棵千年老树,巍然屹立的雄姿如同剪影。工作后,每到踏青时节,都要到树前顶礼膜拜。令人遗憾和心痛的是,笔者离开安陆也就十二三年的功夫,当我再来瞻仰这棵老树时,已是一株枯干的植物标本。可怜,李白在安陆的最后一点实物遗存就这样随风而去,时间真是一位消弭痕迹的高手。
  李白在安陆的日子,除了政治上的失意有些窝心外,应该说是潇洒惬意的。他遍游了救苦寺、般若寺、石岩寺、玉女汤等安州名胜,他在碧波荡漾的涢水上泛舟垂钓、在白兆山读书台浅吟低唱、在桃花洞盛宴宾朋,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弄之以绿绮、卧之以碧云、漱之以琼液、饵之以金沙”,好不逍遥自得。正是有了这种高卧云林、悠然山水的闲适,他在回答友人为何弃名山大川不顾,独钟小小白兆山的诘问时,留下了这样的经典之作:
  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诗人对安州山水由衷地称颂,使白兆山名气陡增,唐代以后如宋祁、秦观、范雍、汤绍恩、程正度、余冠英、冯友兰等无数的名人骚客,都慕名而来,真可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最好的山水,如果没有美人的陪侍,也是难以留住这个“一生好入名山游”的诗游侠的。在安陆定居不久,李白怀着强烈的入世用事的愿望,到洛阳一带干谒求仕。在河南臣许谏的府上,他邂逅了同样来自于安州白兆山的许小姐,许小姐乃名门之后,是唐高宗时左相许圉师的嫡亲孙女。一个是身材伟岸、禀性豪放、才高八斗的浪漫诗人;一个是知书达礼、袅袅婷婷、闭月羞花的名家小媛,两人一见钟情,才子配佳人,真乃天作之合。
  许氏家族在安州可谓呼风唤风,许氏一门9世32人中,除宰相1人、光禄卿1人、节度使1人、监察御史3人外,刺史就有13人。笔者在白兆山大安寺探访许圉师的故居时,年近八旬的村民万普学告诉我:相传许圉师退休后寓居白兆山,逝世时有42口棺椁同时出殡,建有42座坟茔,真真假假,唯恐盗贼掘墓,可见当时许氏家族富甲一方。当然,这只是传说而已,根据笔者查《新唐书列传第十五》,许圉师身后陪葬在乾陵高宗墓旁。李白在安州十年,没有一官半职,也没有干过任何赚钱的营生,却能广交宾朋、花天酒地、云游四方,是多亏许夫人这个“财政部长”的。
  李白与许小姐结合,不仅有一张厚实的权贵关系网可资利用,就是在诗歌创作上也获益匪浅。一天,李白作《长相思》乐府一首取悦夫人:“日色欲尽花含烟,月明如素愁不眠……昔时横波目,今作流泪泉,不信妾肠断,归来看取明镜前。”许夫人看后觉得后两句似有剽窃之嫌,并当即将武则天皇后的《如意娘》吟诵出来:“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常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听到这,李白脸上一热,深深为这样一位才女而折服。李白和许氏鸾凤和鸣、齐眉举案,在安州度过了甜蜜而又幸福的时光。许夫人为他生下了一双儿女,分别取名伯禽和平阳。
  李白是27岁到37岁隐居安陆的,可谓人生的嘉年华。这十年是李白人生观形成并定型的重要阶段,更是其诗歌创作的黄金期。据李白族叔李阳冰为侄儿所编《草堂集》记载及安陆市李白纪念馆专家考证,现存李白的诗有900多首,而在安州期间创作的就有百首之多,其中迭有名篇佳句。
  李白人生的主基调是诗人,却兼有强烈的安社稷、济苍生、匡扶天下的用世之心,然而他一生不走运,除进宫当过三年的文学弄臣外,一生没当过什么象样的官。因此他的诗时而激越昂扬、抱负宏大;时而又情绪低落、愤懑不平。《将进酒》、《行路难三首》、《剑阁赋》、《蜀道难》等在安州留下的名篇佳作,就集中体现了诗人激情而又惆怅、矛盾并且郁闷的心情。《行路难》第一首他还在高歌“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第二首就悲悯:“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行路难!”《蜀道难》更是把进身的仕途视作险阻重重的蜀道,官场险恶,对于不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诗人来说,真是进身难,难于上青天。空有满腹经纶,想为而不能为,此情何堪?只有将进酒,杯莫停,“但愿长醉人不醒,惟有饮者留其名。”酒是诗人最好的安慰,诗是李白最好的发泄,斗酒诗百篇,正是李白在安陆的真实写照。
  除了抒发政治胸意的诗作,李白在安州留下更多的是讴歌自然、珍惜友情、怀念故乡等作品,这些作品清新自然、别具一格。如今三岁小孩都能吟诵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就是诗人初来安州,受到地方长官李长史之流轻慢羞辱后的怀乡之作。脍炙人口的:“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则是李白送别诗友孟浩然时,那种惜别、空灵、失落、惆怅心情的抒发。由此可见,所谓蹉跎十年,笔者揣摩是政治上的虚度光阴、仕途上的一事无成,绝不是文学创作上的懈怠。
  站在白兆山广场李白的巨大雕像前,一个念头涌上心间:如果当初李白天遂人愿,顺利跻身官场,还会有《将进酒》、《行路难》、《蜀道难》这样的惊天之作吗;还会有“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这样的名句吗?没有了这些,诗人的光芒会黯淡许多。正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对于中国人,对于中国文化而言,少一个官吏算不上什么,少一个李白这样在海内外都有重大影响的杰出诗人,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大的、远的且不说,就小小的烟店镇而言,来自日本、韩国、俄罗斯、港澳台等国家和地区的朝拜者络绎不绝,国内游客更是纷至沓来,旅游已经成为烟店镇的支柱产业之一,烟店乃至整个安陆捧李白饭碗的人不计其数。李白这棵千年大树,福荫着今天的我们,还将福荫我们的子子孙孙。(记者 彭锡胜)
[摘自http://www.chinaxu.net/club/bbs/disp.asp?owner=A101&ID=250,由xzb08提供]


更新时间:2006-9-29 16:39:34

友情链接: 中华许氏族谱  新加坡许氏总会  许由与许氏文化研究会  中国根源网  许广崇  明宗网  鸣谢:高山网络 提供本站网络空间


 
CopyRight(C)2006-2010,中华许氏 www.ChinaXu.net
联系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大英三里66号,邮编:570206
琼ICP备06002430号,Powered by:Jixin Studi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