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代牙板显现许逊斩蛇治水两大神迹_中华许氏
nav_top
  通行证 |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中华许氏  中华许氏导航  简体中文 
Logo
Home首 页 许姓传说 许氏地图 各地族谱 许氏文化 历代人物 现代名人
许氏人才 我的家谱 许氏宗祠 许氏社区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RSS
    许氏文化 淘宝购物频道综合·商城·电器·男人·女人·数码·家居玩具·美容·饰品鞋包·食品·台湾馆·风云榜 
晋代牙板显现许逊斩蛇治水两大神迹


晋代牙板显现许逊斩蛇治水两大神迹
  许真君名逊,字敬之,道号真君,相传为三国两晋时南昌人,祖籍为河南许昌。自古以来,许真君被奉为净明忠孝道教的开山鼻祖及万寿宫主神,一千多年来在江西民间享有极其崇高的信仰。然而,让人遗憾的是,有关许真君其人的生平身世,至今仍停留在神话与传说中,正史上并无记载。

  令人惊喜的是,日前,江西地方史专家、知名考古历史学者陈江凭借其最新考古发现,一举揭开了许真君的身世之谜。陈江认为,许真君既不是江西本土文化的象征,更不是江西本土人氏,而极可能来自西域。他是将西域文化在江西传播并最终与中土文化结合后树立民间信仰的第一人。陈江之所以得出这一结论,与他最近对一件两晋时期极其重要的文物——牙板的研究有关。这块牙板到底潜藏着怎样神秘莫测的玄机?它和许真君之间究竟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关系?10日,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陈江先生,听他详细解读这一重大考古发现。

  发现历程 古玩市场淘出珍宝

  8年前即1998年9月的一天,南昌收藏爱好者侯先生在滕王阁古玩市场淘宝,当走到一个青瓷摊位时,看到这些瓷器旁分散放着一些滑石猪和看似木头形状的两块木板片。侯先生拿起两块“木板”一看,质地竟是象牙的,颜色为深黄色与浅棕色夹杂,高20多厘米,宽约5厘米,厚约半厘米,牙板呈两面。再细看,两块“板”本是一块,由于年代久远或者保存不善的原因,已经从中间裂成了两块。他把两块“板”拼接在一起看,一面雕刻着一个“观音像”,另一面是一盆像兰花状的植物图形。侯先生当时就决定买下这个牙板,同时买下的还有和这个牙板放在一起的两个拇指大小的滑石猪。问及出处,卖东西的人用浓重的高安口音告诉他,这两样东西和青瓷都是在高安大城附近一水库边的村庄里收购的,据村民称滑石猪和象牙板是一坑出土。凭经验,侯先生判断这两块板片和滑石猪可能是晋至南北朝的器物,而且很可能是一坑之器。

  今年2月底,侯先生偶遇考古学家陈江,于是向其请教这块牙板究竟为何物。在详细了解了这块牙板的来历后,陈江郑重地告诉侯先生,通过对牙板老化程度的判断以及雕刻的图案观察,牙板可初步断定为晋至南北朝之物,是道教圣物。

  年代判断 牙板距今1500年至1700年

  陈江就牙板的丰富文化内涵向记者做了详细解读。据陈江介绍,首先从这块牙板的伴出物——滑石猪就很容易判断牙板的年代。因为滑石猪是两晋到南朝末年墓葬中必有的,具有断代意义,由此可判断这块牙板出自两晋到南朝期间。

  陈江称,牙板在历史上被称为“笏”(hu,去声),一般是朝廷官员上朝时手持之物。通常笏板上是不能刻东西的,而这块牙板可确定是经过有意识加工的。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牙板的材料很昂贵,是象牙的,在古时属于一种地位身份的象征,应与出土地域高安原生态许真君信仰早期教主崇拜有关。

  陈江告诉记者,随着时间的延长,象牙的牛毛纹逐步加宽、加长并变黑,最终变成裂缝并纤维化。从这块牙板材质看,年代很久远,应该在公元3世纪至5世纪末,距离现在1500年至1700年时间。

  出土地点 高安大城之说可信

  据卖主介绍牙板出土地点是高安大城镇,陈江认为经过他的考证是可信的。陈江说,他检索高安地方志发现,清同治十年县志记载大城乡曾有“笏山”这个古地名,同治十二年县志又称“插笏里”,至今当地仍有一个叫“插笏刘家”的村子。陈江认为,这证明大城历史上和净明忠孝道教的“笏”文化以及真君神秘崇拜仪式是有密切关联的。一个更重要的信息是,在两晋期间,许真君许逊就是以新建西山、高安大城一带为中心,在半径50公里的范围内活动与传教的。

  江西省收藏学会会长、国家著名考古专家、古器物鉴定权威刘新园,也判定该牙板为隋唐之前的物品,对陈江的判断深表赞同。

  解读 读图揭开许真君西域身世谜底

  陈江告诉记者,“高安牙板”双面图像携带大量历史文化信息,给他从图像学解读牙板并重构江西汉晋许真君信仰前史提供了实物证据。图像学分析的原则应按顺序对图像资讯进行有序逻辑解读,陈江据此把牙板暂定为A面(有人物一面)、B面(有植物一面)。

  对牙板A面的图像,陈江从画面自上而下开始了分析:从人物头像说起,画面显示头像后面有背光,也就是神圣光芒17条,由此可以证明牙板人物造像具备宗教神性,肯定不是普通凡人。从人物的发型看是“披发”,陈江认为这非常重要,这是明显的西域文化的特征。陈江说,全世界唯一一个也是目前仅存的一个元代摩尼教教主摩尼的石刻造像,位于今天泉州城区南郊的晋江市罗山镇华表山麓,那上面的摩尼教教主像就是披发状的,而且也有背光,牙板上的人物在形状上与此一模一样。而已有的研究结论表明,摩尼教教主摩尼来自西方的古巴比伦。

  从服装线条的画风上看,陈江认为属于魏晋年间的一个画派。这个画派传自西域,画风最大的特点是衣服的纹饰很多,层层叠叠,牙板人像的衣服可以明显看出这个特点。这也是江西迄今出土的两晋南北朝时期西域画派作品的仅见的实物遗存。

  陈江还告诉记者,从牙板人像的坐姿看,完全不是佛教的跏趺(jiafu一声,两腿叠加而坐),而是两腿自然下垂,两手轻放在膝盖上,这些画面信息再次否认这个人像不是佛。坐姿的随意,同时证明这个宗教早期的形成带有很大的民间性、不确定性,还没有很严格的教义。

  赤脚踏蛇、踏龟 表现许逊斩蛇、治水两大神迹

  在牙板人像的下方,记者注意到一个很独特的画面,那就是人像的一只脚踩着乌龟,另一只脚踩着一条蛇。据陈江介绍,对许真君的研究最早就是与蛇有关的,唐代释道宣有关许真君研究所著的《叙高升传》中就写到,安西国(古西域国,今伊朗西部)王子安释高来江西鄱阳看望他的教友(他的教友也是安西国人),但是发现他的教友变成了一条巨蟒,这个就是许逊斩蛟传说的“古本”。与安西国版斩蛇神话相比,乌龟象征着“治水”则完全是中国本土文化脱胎而来的。陈江说,从战国时期起,人们普遍相信神州大地是浮在巨鳌背上的,大地四面都是海,巨鳌如果动一动必发洪灾地震。而据相关记载,两晋南朝许真君教派就是把洪州(今南昌)当作“浮州”的,并在洪州铸立铁柱、设下八索钩锁地脉以治水患,“铁柱镇洪州”的千古佳话即由此而来。

  陈江说,牙刻造像中赤脚踏蛇与踏龟的画面,正是蕴含了许真君神话史核心的斩蛇、治水这两个母题,同时,这一造形也凸现了中土文化与西域文化元素的巧妙结合。

  牙板B面

  仙茅崇拜与许逊信仰互证

  陈江说,B面显示的信息是一个完整的画面,看上去整个画面是一个器皿里种植了一株像兰花的植物,但就是这株植物,使B面的考古重要性丝毫不亚于A面。

  据陈江分析,对这株植物的判断非常重要。他说,宋元以后关于许真君信仰的许多记载,经常提到一种叫“茅”的植物,B面的这株植物会不会就是“茅”呢?

  陈江查找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来印证这一想法。他将牙板上的植物比对古时历代兰花的图谱,发现叶子和花完全不同。后来他在本草纲目的植物分类图谱及现代植物分类学图谱资料中查找比对,有了惊人发现,这株植物正是一株“仙茅”。

  欣喜之余,陈江又找到了《四库全书》中《仙茅述》里的记载:“豫章之新建黄堂隆宫(万寿宫)道士罗君大年为予言,仙茅事甚异,其言曰:昔晋之乱,有神入,许旌阳者,出于豫章之境西山之下……”这里的许旌阳就是许真君。

  陈江称,宋代崇仁人吴曾《能致斋漫录》卷中也有类似记载:“洪州西山有谌母观,母乃许旌阳授道之师也,观有母仙种仙茅”。文中还交待,仙茅又称“婆罗门参”,由西域一个叫婆罗门的僧人引进。而无独有偶,最早记载婆罗门参即仙茅的人是五代南梁筠州的刺史,而当时的筠州正是今天的高安。



  除此之外,陈江说,《本草纲目》草部第十二卷也有对仙茅的描述:仙茅为“婆罗门参,其叶似茅,久服轻身,故名仙茅……仙茅生西域,叶似茅”。这些叙述都可以证明仙茅出自西域。

  在经过对数部现代中国的医药大典进行查证后,陈江发现史料中记载仙茅的叶子为3至6片,花5瓣,让他惊讶的是,牙板上的植物刚好是6片叶子、5片花瓣,完全可以印证牙板B面上的植物就是仙茅。

  盘口罐与伊朗有关联

  陈江对B面盛放植物的器皿图形进行了考证,得出的结论是该器皿是西晋才出现的盘口罐(这个时期盘口罐的外形特征是束颈、鼓腹、足底往外撇)。盘口罐由伊朗传入,这又是一个与西域关联的文化元素。

  陈江告诉记者,通过上面的信息,得出的结论是非常惊人的:牙板上面的人物图像所代表的人物不是别人,就是崇拜西域植物仙茅的许真君。陈江说,自唐代开始一直到宋元时期,凡是提到许真君,都要提及仙茅,实际上许真君和仙茅是联系在一起的。整个仙茅信仰与许真君信仰是同始同终的,这是许真君信仰里典型的西域文化元素。

  影响 牙板将重构许真君研究框架

  陈江告诉记者,现在江西研究许真君的人,提到的大都是神迹与传说,如变牛、变龙、斩蛇、治水等,不具备科学性。在2005年10月全国首届万寿宫文化学术研讨会上,他就首次提出许真君信仰的西域文化背景,而这次通过这块新出现的牙板传递的丰富信息,进一步证实了他此前的论断。

  陈江最后告诉记者,牙板上各种各样的信息丝丝入扣,一个个皆被证实和许真君相关,对于这块牙板他可以得出以下的结论:

  其一,这块牙板上的人像就是许真君像。仙茅和斩蛇这两个传说是许逊信仰和研究中的核心,这块牙板同时携带了这两个信息;人像背光说明了有神性,受人崇拜,而两晋期间,江西民间信仰中形成了早期信仰崇拜的只有许逊;出土地点是在高安,两晋时期许逊就在这一带进行传教。

  其二,对牙板文化信息的解读,如人物发型、服饰、画风、仙茅、盘口罐等,都是西域文化的强烈体现。

  其三,由此推断,许真君极有可能来自西域,他是把西域文化和中土文化融合并在江西民间树立教义信仰的第一人。

  陈江认为,这一结论除了颠覆此前对许真君研究结论外,依托这块信息量可望超过一个小型博物馆的牙板,还将重新构筑对许真君及其净明忠孝道教研究的框架,因为它的出现,已经把江西对于许真君的研究推向了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也将把赣文化的研究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摘自http://www.chinaxu.net/club/bbs/disp.asp?owner=B101&ID=412,由xzb08提供]


更新时间:2006-9-29 20:06:25

友情链接: 中华许氏族谱  新加坡许氏总会  许由与许氏文化研究会  中国根源网  许广崇  明宗网  鸣谢:高山网络 提供本站网络空间


 
CopyRight(C)2006-2010,中华许氏 www.ChinaXu.net
联系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大英三里66号,邮编:570206
琼ICP备06002430号,Powered by:Jixin Studi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