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生平纪实_中华许氏
nav_top
  通行证 |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中华许氏  中华许氏导航  简体中文 
Logo
Home首 页 许姓传说 许氏地图 各地族谱 许氏文化 历代人物 现代名人
许氏人才 我的家谱 许氏宗祠 许氏社区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RSS
    现代名人 淘宝购物频道综合·商城·电器·男人·女人·数码·家居玩具·美容·饰品鞋包·食品·台湾馆·风云榜 
许世友生平纪实


许世友(1905-1985)
河南省新县人。一九二六年在国民革命军第一师任连长,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一九二七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黄麻起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三十一师班长、排长、营长,红四方面军第十二师三十四团团长,红九军副军长兼二十五师师长,红四军军长,红四方面军骑兵司令员。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校务部副部长,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副旅长,山东纵队第三旅旅长,山东纵队参谋长,胶东军区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司令员,东线兵团司令员,山东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山东军区司令员,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华东军区第二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南京军区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兼南京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军委常委。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是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第八届候补中央委员,第九、十、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在中国共产党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被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副主任。
许世友同志一九O五年二月二十八日出生于今河南省新县泗水店区许家村一个贫苦农 民家庭里。少年时,他因家贫给武术师傅当杂役,后到少林寺学习武术,一九二六年八月,他在武汉国民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任连长时,接受革命思想,于当年九月参加 了共产主义青年团,投身革命。一九二七年八月,在革命处于低潮时,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于当月返回家乡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十一月参加了著名的黄麻起义, 开始了在人民军队的漫长革命生涯。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许世友同志历任班长、排长、营长、团长、副军长兼师长、军长、红四方面军骑兵司令,在徐向前同志领导下,参加了鄂豫皖苏区、川陕苏区的反“围剿”和长征。他曾七次参加敢死队,两次担任敢死队队长,四次负伤,表现了为革命奋不顾身的英勇精神。一九三四年在川陕苏区反“六路围攻”时,他指挥三个团保卫四川省万源城,以与阵地共存亡的气概,运用灵活机动的战术,打垮了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敌人,坚守三个月之久,为保卫川陕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大贡献。一九三五年八月下旬,毛泽东主席、周恩来副主席率红军右路军长征北上走出草地时,国民党军胡宗南部第四十九师在甘南包座“堵剿”,他奉命率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和红三十军一道,与敌鏖战两天两夜,将该敌全歼,打开了向甘南进军的门户。由于张国焘的分裂活动,许世友同志所在的红四方面军先后三次往于草地,历尽千难万险,倍尝艰辛。一九三六年七月,第三次过草地,他指挥骑兵部队担任前卫,沿途进行了频繁的战斗,为红四方面军渡过艰险、北上甘南创造了有利条件。到达陕北后,他进红军大学深造,投入了清算张国焘罪行的斗争。
抗日战争开始不久,许世友同志随朱德总司令出师太行山,投身于伟大的抗日斗争。一九三八年十月,他任八路军第一二九师第三八六旅副旅长。同年年底,在刘伯承、邓小平同志指挥下进军冀南。一九三九年二月上旬,他和旅长陈赓同志在威县以南香城固地区,以预伏的方式,诱歼日军一个加强步兵中队,毙敌大队长以下二百余人, 生俘八人,给日军以沉重打击,一九四O年九月,他调任山东纵队第三旅旅长,同日、 伪、顽军在渤海之滨和清河两岸展开了激烈的斗争。1941年元月8日,许世友旅长命令山东纵队九团团长赵寄舟,率其二、三营由广北马家楼子出发进军垦区,解
放了八大组(今永安镇)及民丰社附近的部分村庄。但因战事的需要部队很快撤出垦区,参加胶东反顽战役。一九四一年春,他指挥胶东地区八路军和地方武装,横扫敌伪,开辟了胶东地区抗日斗争的新局面。 1941年7月,胶东反战役胜利结束后,8月2 6 日,三旅旅长许世友与副旅长杨国夫、参谋处处长马千里率三旅部队大部第二次进军垦区,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扫长期盘踞垦区的国民党投降派反动武装,收编、歼灭了多如牛毛的土匪。至10月初,垦区全境解放。许世友同志为垦区抗日根据地创建和垦区的解放,做出了巨大贡献,他是垦区抗日根据地主要创始人之一,深受垦区人民的崇敬和爱戴。一九四二年二月,他任山东纵队参谋长。同年十月起,任胶东军区司令员,领导胶东军民开展了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发展壮大人民武装,粉碎日、伪军频繁的“扫荡”和蚕食,打得敌人心惊胆寒。一和四五年春,他率部讨伐国民党投降派赵保原、克万第战左村,席卷五龙河两岸,清除了胶东抗日的障碍。许世友同志为
胶东抗日根据地的发展和巩固作出了重大贡献。
解放战争时期,许世友同志历任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司令员,东线兵团 (后称山
东兵团)司令员,山东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党委副书记,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委员。
一九四七年上半年,他在陈毅同志指挥下,率部参加了莱芜、孟良崮等重大战役。同年八月,他和谭震林同志一起,指挥四个纵队两个师,接连取得胶东保卫战和张(店)、周(村)、昌(乐)、潍(县)、兖(州)诸战役的胜利,粉碎了国民党军对山东的重点进攻。
一九四八年九月,他和谭震林、王建安同志一道,按照中央军委和华东野战军指挥部的部署,指挥部队经八昼夜激战,攻克山东省会济南城,歼灭国民党军十万余人,基本上解放了山东省,使华东、华北两大解放区完全连成一片。
在长达二十余年的革命战争中,许世友同志南征北战,战功卓著,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许世友同志于一九五三年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他参与了当年夏季反攻战役。这个战役在朝鲜金城地区突破敌人防线,促进了朝鲜停战的实现。归国后,许世友同志历任华东军区第二副司令员、党委第三书记,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南京军区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兼南京军区司令员、党委第二书记,中共中央华东局书记处书记,中共江苏省委第一书记、省革命委员会主任,广州军区司令员、党委第一书记,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常务委员等职,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在此期间, 许世友同志把主要精力放到保卫国防安全和加强部队建设上,他奔波于海防前哨,深入基层和国防施工现场,带头下连当兵,抓紧合成训练,重视部队作风建设。一九六
四年,他在叶剑英、罗瑞卿等同志倡导下,积极推广“郭兴福教学法”,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群众性练兵运动。一九七四年一月,他任广州军区司令员期间,指挥西沙自卫反击战,严惩了入侵的南越军队。一九七九年初,越南霸权主义者不断向我国边境挑衅进犯,许世友同志为保卫祖国边疆,保卫四化建设,不顾年逾古稀,在广西方向指挥边防部队胜利地进行自卫反击作战,取得了重大胜利,为人民再立新功。
十年动乱中,许世友同志同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他 反对造反夺权,重视保持部队稳定,林彪“四人帮”视他为眼中钉,阴谋将他打倒。
由于毛主席、周总理的关怀,他才幸免于难。林彪反革命阴谋败露后,许世友同志奉命迅速逮捕了其在华东的几个死党,为人民除了害。
许世友同志是党的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央委员。在党的九届、十届、十一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均当选为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他还担任过国防委员会委员和第四、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一九八二年九月,在党的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许世友同志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常务委员、副主任。退居二线后,他仍经常深入农村、工矿、学校调查研究,关心生产发展和群众疾苦,向地方党政机关提出过许多建设性的意见。他还深入部队视察,关心部队现代化建设,教育部队要继承和发扬人民军队的优良传统和作风。
在近六十年的戎马生涯中,许世友同志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英勇善战,出生入死,把毕生精力贡献给了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他善于学习和用毛泽东思想,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指挥过一系列的重要战役、战斗,组织过大兵团作战,表现出卓越的军事才能,是我军战士逐级成长起来的难得的优秀军事 指挥员之一。
许世友同志对共产主义有着坚定的理想和信念,在斗争中锻炼和培养了坚强的无产阶级党性。他的组织观念强,执行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命令坚决,在思想上、政治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他坚决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拥护党的十二大确定的伟大战略目标和全国党代表会议所作出的决策。
许世友同志襟怀坦白,光明磊落。他处事果断,雷厉风行,有开拓新局面的气魄和勇于创新的精神。他在病重期间,仍对党的事业和军队建设极为关注,对祖国前途充满着必胜信心,表现出一个老共产党员对党的赤诚之心。
正当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进行全面改革的时候, 我党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军卓越的军事指挥员,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许世友同志,因病医冶无效,于1985年10月22日16时57分在南京逝世,终年80岁。他的逝世,是我党我军的一个重大损失。但他的功绩将永载史册。
他那坚强的革命精神,崇高的品德和艰苦朴素的作风,永远值得我们怀念和学习。
受命擒获林彪死党 文革中的许世友与肖永银
许世友秘召肖永银嘱托东海舰队司令陶勇遗孤
1967年盛夏的一天,南京军区装甲兵司令肖永银接到二十七军军长尤太忠的一个电话:“老肖,你好啊?……你到我们这里玩玩吧?我们这里蛮不错哟!”
两人彼此意会,心照不宣,肖永银痛痛快快接受了尤太忠的“盛情邀请”。
他知道,尤太忠的身后站着的是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
果然,一到无锡,尤太忠一见他就说:“许司令找你!”
许世友劈头就说:“抓部队!把部队稳住!”
肖永银告诉他,坦克师稳如磐石,许世友粗黑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一些。东拉西扯一阵后,许世友像是漫不经心地说道:“陶勇的孩子到处流浪呀,怎么办?你们是不是把他们收起来呀?”

尤太忠和肖永银两人会意地互相看了一眼。肖永银回到南京后,很快,东海舰队司令的三个遗孤由尤太忠秘密转送给他。孩子们从大到小排成一排站在他面前,衣衫褴褛,面色蜡黄,最小的才13岁,天真无邪地吮着一根黑炭样的手指。肖永银鼻子一酸,摸着陶勇幼子的头说:“当兵吧……”

陆军中将张震“托孤”肖永银“招兵买马”

就在肖永银为东海舰队司令的悲剧命运而叹息的时候,相隔两条街,宁海路上一幢灰色小楼,危机四伏,陆军中将、南京军事学院院长张震,满面忧愁地望着自己的爱子……张震预感到自己将面临灾难,他唯有对自己的孩子放心不下,他要趁自己尚未丧失自由的时候,办完这件事,想来想去,觉得只有把孩子交给一个人放心,匆匆写了张纸条,塞给儿子海宁:“去,找你肖叔叔。”

肖永银看完用铅笔写的潦潦草草的纸条,愣了半天。他能够理解张震此时此刻的心情,他是以深厚的父爱,把儿子送到自己这里来的。
肖永银把一封准备好的信交给孩子,叮嘱道:“你拿着我的信,今晚就走。悄悄地走。不管谁问你,你就说去串连,去杭州报名。记住,你爸爸是大树,树大招风,对谁也不要说出他的名字!”
海宁瘦小的身影终于在夜幕中消失了……
海宁也是13岁。
由陶勇、张震的孩子开始,便发生了以后被人称作“招兵买马”的事件。
各地被“打倒”的军队干部,大约通过“人造通讯卫星”或“秘密串连”之类,很快便获悉了在当时“红色恐怖”之中有这么一块净土,于是从神州大地的四面八方送来了自己已力不能保的爱子娇儿:被“火烧”的云南军区后勤部长的儿子,遭贬河南某农场、此时又雪上加霜的王近山的几个孩子……乘火车的、坐轮船的,靠“11”号的,纷纷投奔而来。
肖永银无法拒绝这些昔日战场上的“战神”们的后代,下了一道命令:“男的,只要是军队上、地方上干部的子弟,家庭不行的,就收起来。”
南京军区装甲兵的营房,倏忽间变出了一个“娃娃兵营”,大的十六七岁,小的十三四岁,爬高上低,你打我闹,像一群猢狲般活泼可爱,仿佛忘记了百里或千里之外的父母亲人们的劫难……

受命擒获林彪死党

林彪出逃坠机身亡之后第三天,许世友被秘密召进北京。半夜两点,许世友又秘密回到南京。十几分钟后,守在作战部的肖副司令员被召进许世友的家。

“主席叫我们把‘三国四方’抓起来。你愿意带谁带谁,立即出发!首先到上海,把王维国抓起来。王洪文协助你。然后到杭州去,把陈励耘抓起来。”

次日,肖永银一行人在王洪文的配合下,在上海锦江饭店设下埋伏。空四军政委王维国乘坐一辆雪亮的轿车滑进锦江饭店门厅前。几分钟前,他接到了王洪文的一个电话,请他来开会。

王维国走到房门口,几步跨进房门。

房间正中坐着肖副司令员。王维国猛地僵硬在那里,眼睛瞪得溜圆。

“你被捕了!”

肖副司令员冷冷地宣布道。

接着他又用同样办法把陈励耘召到上海擒获,在南京逮捕了周建平。

林彪折戟沉沙后的第八个清晨。南京。中山陵八号许世友住处。许世友、肖永银正在对饮,一瓶茅台,很快喝了个底朝天。这天早上的酒,他们喝得痛快,也喝得尽兴!

许世友简介

1906年2月28日出生在河南省新县。1927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11月参加黄麻起义,加入工农红军,并转为中共党员。抗日战争时期,任胶东军区司令员,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司令员,山东兵团司令员。参加了济南、淮海等战役。1949年起任山东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1953年赴朝作战,任志愿军第3兵团司令员。1954年2月回国后,任华东军区第二副司令员,10月兼解放军副总参谋长。1955年3月任南京军区司令员,1959年9月任国防部副部长兼南京军区司令员。1973年12月调任广州军区司令员。1980年1月起任中央军委常委。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是中共第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央委员(递补),第九、十、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十二届中顾委副主任。1985年10月22日在南京病逝,终年79岁。(摘自《西柏坡人物》,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赵福山/著)

许世友五跪慈母诉衷情


张浏清
1905年2月28日,许世友出生于河南新县的许家洼。祖母盼望多得几个孙子,于是给许世友取乳名“又得”。
又得13岁那年,父亲许存仁在贫病交加中离开了人世。临死前,父亲把母亲叫到床边,指着最小的女儿说:“为了全家十几张嘴,就把么妹送人吧,也好换来几个活命
钱……”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两个人贩子拿着五块大洋来领么妹,恰好被刚从田里回来的许世友碰上,当他弄清怎么回事之后,便从人贩子手里用力拉回么妹,然后“扑通”跪在娘面前,大声哭着说:“娘,么妹还小,不能把她送进火坑啊,俺姊妹八人中要是一定要卖一个人的话,那谁也别卖,就卖我吧!”儿子的话犹如一把利剑穿进母亲的心,许母流着眼泪,快步走到人贩子跟前,一把夺回女儿,又转身拉起跪在地上的世友,万分悲伤他说:“孩子,起来吧,娘向你保证,以后就是饿死,全家人也要死在一块儿!”
1926年,许世友在王树声的带领下参加了革命。第二年,便率领着良己的炮队杀向“黄麻起义”的战场,由于许世友等炮队队员的英勇善战,暴动取得了成功,古老的黄安城
头,插上了鲜艳的革命红旗,老百姓为纪念斗争的胜利,把“黄安县”改名为“红安县”。
从此,武装斗争的烈火,在黄麻大地熊熊燃烧。也就从这时开始,许世友成了“清乡团”搜捕的主要对象。
“抓不住许世友,就拿他母亲是问!”“清乡团”的头目高喊着。许母心里明白,三儿子和二儿子都参加了炮队,“清乡团”决不会放过她的。于是,许母带着全家老小躲进了深山。几天之后,许母下山打探消息,恰巧被进村搜捕的“清乡团”碰上,匪徒不由分说,捆绑起许母,逼问许世友的下落。许母咬紧牙,一个字不说,匪首恼羞成怒,皮鞭雨点般地抽在许母的身上、脸上。
许世友听说母亲被抓,登时怒火中烧,他掏出笔,唰唰写了几行字,令人送给“清乡团”头目李静轩。李静轩匆匆看完落款为“炮队队长许世友”的短信,知道许世友就在附
近,顿时吓得脸色苍白,便暗中把许母释放了。
许世友惦念母亲,连夜赶回去探望,当他在三舅家看到母亲的时候,未及问候,便双膝下跪:“娘,不孝的儿子让你受苦了。”说完,孩子般地扑进母亲怀抱,失声痛哭起来。深明大义的母亲抚摸着儿子的头,平静地说:“孩子,不要哭了,娘虽不憧什么,却知道你于的是救穷人的好事,娘不拦你。”接着母亲告诉他,他的妻子朱锡民已经“有”了,再过几 个月,他的儿子就要出世了。许世友听罢,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这一次,许世友没来得及把话说完,便匆匆告别了母亲,踏上了革命征程。以后,在转战南北的战斗中,许世友的部队英勇杀敌,威震四方,令敌人闻风丧胆。一次,在战斗胜利 结束之后,王树声等领导同志下令部队整编,而整编的地点离许家洼不算太远。一天,王树声把许世友叫到跟前,笑着说:“你该回去看看大妈和你的媳妇还有你那未见面的小伢子了。”
许世友双脚一并,向领导行了一个军礼,转身向许家洼方向跑去。
一路上,许世友边走边想:“母亲苦了大半辈子,现在抱孙子了,她老人家可该高兴高兴了。”
哪知,当他到自己的家门口时,顿时呆往了:五六间房屋已被烧光,残垣断壁间,搭起了两座低矮的草棚。他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这时,母亲正从院墙外向院内走来,许世友紧走几步,上前抓住母亲的手,哽咽着说:“娘,您老人家受苦了。”说着,便跪在了母亲脚下。
母亲拉起儿子的手,像小时候一样为他擦去眼泪,只字不提自己的苦,只向儿子报告喜讯:“因为世道黑暗,你的儿子小名叫黑伢;又因为希望咱家平安无事,先生给取学名叫许大安(1949年,许世友和夫人田普为许大安改名为许光)。”许世友正和母亲说话间,妻子朱锡民抱着孩子从娘家回来了。许世友赶紧迎上去,一边问候妻子,一边接过小黑伢亲了又亲。母亲在一旁看着,笑了,妻子也笑了。母亲和妻子的笑容,许世友多少年之后仍记忆犹新。
1932年8月,许世友率部队出发,一天晚上在离许家洼不远的西张店村扎营。细心的陈赓再次安排许世友回家探亲。“师长,军务在身,我离不开呀!”许世友认真地说。“回去住一晚,明天一大早归队,其余的事情由我安排,你就放心去吧,见了大娘和嫂夫人,别忘了代我问个好。”陈赓笑着催促他。
许世友“啪”地一个立正,满怀谢意地向首长鞠了一个躬,便大步流星地向许家洼方向走去。
其实,许世友何尝不想回家看看母亲和亲人?屈指算来,1929年那次回家探母,距今已有三个年头了,现在母亲和妻子怎么样了?小黑伢又长高了吧?被敌人烧毁的房子又重新翻盖了吗?
许世友走着想着,不觉一会儿工夫便来到了自家门前,推开虚掩的篱笆门,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院落,许世友沉吟良久。
忽然,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追赶看一只小鸡,从路那边跑过来。
“这是谁家的伢儿?”许世友说着,伸手便抱。那男孩吓得转身就跑,正巧与一位挎着竹篮的青年妇女撞满怀,小男孩一把拽住青年妇女的衣襟,叫道:“娘,这个人要把我抱
走,我好害怕呀!”
那青年妇女一抬头,夫声叫道:“哎呀,黑伢他大回来了,黑伢,这是你大,快叫呀!”
“你二哥情况啥样?你俩一起去的部队,这几年他咋连个口信也没捎给我?你四弟去年得绞肠痧死了,要是你二哥再有个好歹……”母亲说不下去了。
面对母亲的发间,许世友的心颤抖了。该怎样向母亲说呢?头年里,叛徒张国焘为剪除异己,假借“肃反”的名义,杀害了一批部队干部,二哥许仕胜就是被张国焘活埋的。这个不幸的消息,许世友一直瞒着母亲。可眼下,面对母亲的发问,该怎么回答呢?说假话吧?
许世友是个孝子,不忍心欺骗母亲,照实说吧?那对母亲的打击该有多大呀!许世友清清嗓子,镇定一下情绪,故作轻松他说:“娘,我和二哥不在一个部队,也好久没见过他了。”
“见了你二哥,对他说可别老惦着我,打白匪,才是大事啊!”母亲交待儿子。
许世友再也忍不住了,眼泪马上就要流出来,他赶紧站起来走到门口,对着厨房喊:
“锡民,饭好了吗?我可早就饿了。”
“我去看看。”母亲去厨房了,许世友快步走出院门,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将军用头抵住一棵老柳树,失声痛哭起来。
天快亮时候,许世友来到母亲床前,轻轻地喊道:“娘,我该走了,您老就不用起来了。”
哪知母亲披衣下床,把一手巾兜鸡蛋塞到许世友手里:“儿啊,娘下半夜就把鸡蛋给你煮好了,带着路上吃。”
“娘,我年轻力壮的,用不上这个,还是留着给娘补补身子吧!”许世友把鸡蛋塞到母亲手里。
母亲不由分说,解开儿子的衣扣,把鸡蛋塞迸儿子怀里,重新把扣子扣好。儿子要走了,母亲为儿子拉拉领角,拽拽袖口,又把手伸到儿于袖筒里摸摸棉袄的厚薄。此时无声胜
有声,许世友再也忍不住了,眼泪扑籁籁掉下来。透过泪眼,望着母亲那满头的自发,想想二哥的不幸和四弟的夭折,再想想母亲的孤单及以后孤儿寡母的艰难,许世友禁不住哭出声来。“娘,做儿的不孝,让你独自一个人在家受苦,我读过私塾,懂得应该孝敬父母,但是……”许世友难过地低下了头。“孩子,娘不怪你,娘虽然不识字,可娘懂得,大丈夫尽忠不能尽孝。娘愿意让你去尽忠,尽孝只为我一个人,尽忠是为咱普天下的穷人哪!等打跑了白狗于,还怕没有好日子过。”母亲说完,便催他快赶路。
母亲的深明大义越发令儿子心里难过了,在即将迈出大门的时候,许世友忽然转过身,
流着泪喊道:“娘啊,儿这一走,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您老就受儿一拜吧!”说着,便跪在了地上,像是对母亲说话,又像是对着大地发誓:“我许世友活着为国尽忠,死后为娘尽孝;活着不能伺侍娘,死后也要埋在娘身边,日日夜夜陪伴娘。”说完,站起来力母亲擦去眼泪,理理头发,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了。许世友怎么也没有想到,与母亲这一别,竟隔了那么长时间,母子再次相见,已是17年之后的事情了。
1949年,许世友己是华野山东兵团司令员,全国接近解放,可国民党残余势力还在负隅顽抗,许世友仍在战火中奔忙。这年3月的一天,许世友接到司令部打来的电话:“你的大儿子从老家找你来了!”“大儿子?是黑伢?他……”许世友扳着指头算了算,可不,儿子已经长到19岁了。
儿子还告诉他:“奶奶这几年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因为不知你的死活,奶奶天天夜里睡不着觉,眼睛都哭坏了。”
将军急忙背过身去,为的是不让儿子看见他落泪。
几个月后,舅舅也从家乡赶来看他了。舅舅告诉他:“自从你那次走后,家里就遭了殃,你媳妇被迫改嫁,你娘拉扯着黑伢东躲西藏,靠给人家纺线织布度日,后来就住到了我
家。自打你娘知道你还活着,就每天在村头看呀,等呀!巴不得你一下子就站在他面前。”
听了舅舅的话,将军愧疚他说:“我这个不孝的几早该回家看看娘了,可是现在战火没有停,我走不开呀!”
舅舅回去的时候,将军含泪给母亲写了一封信,信上说:“等全国解放以后,我头一件事就是回去看娘。”
然而,七个月之后,开国大典的礼炮点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将军却又接受了新的任务,眼看着回乡探母的计划又要落空了。无奈,将军只好让大儿子回新县老家把母亲接来。
在母亲即将到来的这一天,将军提前处理完身边的事务,一门心思专等。当黑讶扶着奶奶从吉普车里走出来的时候,将军却如雕塑股地“定”住了。这就是娘吗?头上的自发都快掉完了,腰身也弯曲得直不起来了,连走路都有点颤巍巍的了。岁月无情,娘老了!“娘……”将军喊着,不顾一切地扑上去,紧紧握住母亲那双干瘦的手,当着100多名部下的面,“扑通”跪在了地上。“孩子,我终于见到你了!”母亲用颤抖的手抚摸着儿子的双肩,稍顷,母亲像是意识
到了什么,对儿子说:“孩子,快起来,一个大将军怎么能同着这么多部下跪着我一个老太婆!”将军则泣不成声地说:“我当再大的官,还是娘的儿,您老就让我多跪会儿吧,这样我心里好受些!”
“孩子,你也变样了,要是在路上,我还真认不出你呢。”
“娘,我实在脱不开身回去看您,您老人家不会生我的气吧?”
将军和亲娘,就这样一个随着,一个俯着身子,构成了一幅“孝子与慈母”的永恒雕塑。
在场的官兵和将军的妻子田普,都被这凝重的画面感动得流出了眼泪。
晚上,将军来到了母亲的房间,抓抓被子,按按枕头,生怕母亲睡不舒服。
“娘,您这一生吃的苦大多了,俺这一次要孝敬您到老,说什么您也不能走了。崐”
“好,好,娘不走了。”
可是,不到一个月,母亲便住不下了。。。。。。


更新时间:2006-11-26 23:25:49

友情链接: 中华许氏族谱  新加坡许氏总会  许由与许氏文化研究会  中国根源网  许广崇  明宗网  鸣谢:高山网络 提供本站网络空间


 
CopyRight(C)2006-2010,中华许氏 www.ChinaXu.net
联系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大英三里66号,邮编:570206
琼ICP备06002430号,Powered by:Jixin Studio
.